菜单

麝月的判词中“荼蘼花事了”寓意其以后命运如何?

2020年4月11日 - 典籍名著
麝月的判词中“荼蘼花事了”寓意其以后命运如何?

[摘要]麝月与袭人、晴雯都是贾宝玉身边的大丫头,文中说麝月公然又是一个袭人,脾气秉性都与袭人相似。同时她还有晴雯的泼辣活泼的一面,可以说是兼具晴雯袭人之美。但是这样一个角色,其

问:麝月的判词中“荼蘼花事了”寓意其以后命运如何?

麝月与袭人、晴雯都是贾宝玉身边的大丫头,文中说麝月公然又是一个袭人,脾气秉性都与袭人相似。同时她还有晴雯的泼辣活泼的一面,可以说是兼具晴雯袭人之美。但是这样一个角色,其实在《红楼梦》整个故事中,仿佛是袭人的一个影子,并不为人所熟知。若不是脂砚斋对她的批注,想来大家定会错过这个女子。

图片 1

我们看麝月,只觉她名字实在出奇。《玉台新咏》云金星与婺女争华,麝月共嫦娥竟爽,麝月之名大概便来自于此。同时在书中在第二十三回中,宝玉四时即事诗中的《夏夜即事》中有:窗明麝月开宫镜,室霭檀云品御香。在第七十八回的《芙蓉诔》中,有镜分鸾别,愁开麝月之奁;梳化龙飞,哀折檀云之齿。麝月与檀云相对,麝月指得是镜子,而檀云指得是檀木做的梳子。麝月的名字,其实含有镜子的一丝,这就非常值得人深究了。因为《红楼梦》别名又叫《风月宝鉴》,照尽的是红楼众人的命运波折。而麝月名为镜子,只这一点就说明了,麝月在书中绝不仅仅起到一个大丫鬟的作用。风月宝鉴有正反两面,脂砚曾举好知青冢骷髅骨,就是红楼梦里人,说的就是这个意思。13回贾天祥正照风月鉴直指贾府之衰,贾瑞死是贾府败的征兆,可卿死是影射风月繁华恶兆。而麝月作为镜子,是不是也同风月宝鉴一样呢?通读《红楼梦》,你会发现,事实好像确实如此。麝月虽然在文中,一直都很低调,并不像袭人那般,引人注目。但是她却是一直存在的,是陪在贾宝玉身边的最后一人,一直陪着贾宝玉红楼梦尽。麝月如镜子般,安静的呆在一旁,却忠实的映照着贾府的衰败。麝月在前八十回中皆是正面,所以前半部说的是风花雪月,后半部变故迭起,即为反照。

荼蘼花总是开在夏季其它花儿都快凋零的时候开,所以等到荼蘼开尽了,整个花季也都过去了,也就有了现在常说的“开到荼蘼花事了”。有人说,荼蘼花开,意蕴生命中最灿烂、最繁华或最刻骨铭心的爱即将失去.表示感情的终结。有人说,荼蘼花开代表女子的青春已成过去。有人说,花儿的翅膀,要等到死亡才懂得飞翔。

第六十三回 寿怡红群芳开夜宴
死金丹独艳理亲丧。麝月在此抽了一个花签,荼蔗花韶华胜极开到荼蔗花事了。签上还有一条小注:在席各饮三杯送春。此花签被宝玉看见了,当时就觉着了其中的不妥,连忙将此签藏了起来。说了声咱们且喝酒,遮掩了过去。为什么贾宝玉会将此签藏起来呢?当然是因为这个签代表的意思,极为不详,在大家都夜宴饮酒,畅快欢乐的时候,极为不好。

我想人的一生若能真正的遇到一个人为她/他开一次心瓣,然后开开心心,等着凋谢或结果就足够了。
哪怕只是一场荼蘼花事,也可以无怨无悔了。

荼蔗花是开的最晚的一株花,当荼蔗花开花后,也就意味着春日将尽,开到荼蔗花事了。且不说后来,还有一个小注在席各饮三杯送春。已经是明明白白的点出来了。这个花签不单说春日将尽,同时也暗示韶华胜极的贾府,马上就要走到尽头了。而由麝月抽到这支花签,最后也确实是她陪伴贾宝玉走到最后,成为荣府衰亡的最后见证人,和其名字也相互对上了。

所谓开到荼縻花事了,荼縻花开代表着花季的终结。开到荼蘼花事了,就是荼縻花开时,春天那些五色斑斓,美艳不可方物的各类花儿,都悄悄地把喧嚣让给即将到来的如火夏天。

脂砚斋批语:闲上一段女儿口舌,却写麝月一人,袭人出嫁之后,宝玉宝钗身边还有一人,虽不及袭人周到,亦可免微小敝等患,方不负宝钗之为人也。故袭人出嫁后云:好歹留着麝月一语,宝玉便依从此话从这儿我们知道,麝月在袭人离开后,一直陪在宝玉身边,这就说明了麝月与他人的不同之处了。

荼縻是最后盛开的,前面的灿烂与它无关,以后的凋零也与它无关,它的归宿是当一朵被遗忘在永恒中的彼岸花。一切事情到了该结束的时候就该让它结束,不用加任何限期,如荼縻一样自开自落,命运也正如荼蘼花一样。

有一回袭人、晴雯他们都出去寻热闹去了,独麝月一人留着。宝玉见了便问她为什么不去玩,麝月说都去玩去了,这儿谁来守着。宝玉听了这话,公然又是一个袭人。因笑道:我在这里坐着,你放心去罢。麝月道:你既在这里,越发不用去了,咱们两个说话顽笑岂不好?宝玉笑道:咱两个作什么呢?怪没意思的,也罢了,早上你说头痒,这会子没什么事,我替你篦头罢。麝月听了便道:就是这样。说着,将文具镜匣搬来,卸去钗钏,打开头发,宝玉拿了篦子替他一一的梳篦。只篦了三五下,只见晴雯忙忙走进来取钱。一见了他两个,便冷笑道:哦,交杯盏还没吃,倒上头了!宝玉笑道:你来,我也替你篦一篦。晴雯道:我没那么大福。说着,拿了钱,便摔帘子出去了。上头,是古代女子婚假习俗,这儿晴雯说交杯盏和上头,大部分人都认为,这是暗示麝月最后给了宝玉。这也就是为什么袭人走后,让宝玉将晴雯留下的原因。除了麝月稳重外,大概还有这么一层关系在。

红楼诸芳的命运,我们主要是根据判词、曲子和占花名里的签来推断。别的都很好理解,可是麝月的签却让人不解,为什么说她“开到荼蘼花事了”?

这句签词的字面意思很简单,荼蘼花是夏季的花,等到它开花,夏季就差不多要结束了,它是绚烂的花季里最后盛开的花。因此用荼蘼比麝月,就是说麝月现在虽然低调,但会有主场的一天。而当她“登上大舞台”,就意味着贾府的末日要来了,是诸芳流散的日子了。这个兆头不怎么吉利,所以宝玉看一眼就收起来了。我们就来讨论一下:麝月为什么能陪宝玉到最后?这样的签为什么会被麝月抽中?

麝月能陪宝玉到最后,和她的性格分不开。她是袭人与晴雯的综合体,有袭人的稳重,也有晴雯的直爽伶俐。前八十回对她着墨不多,但她每次出现,表现都很精彩。比如袭人不在,大家都去玩,宝玉问她怎么不去,她说要看屋子,那些老婆子小丫头都很累,应该给她们放个假。这样细心周到,在上上下下都得欢心。

和芳官干娘拌嘴那次,麝月说得有理有据,用规矩来压她,让她辩无可辩,后来夏婆子惹了莺儿,春燕娘打春燕,麝月再次用规矩堵她,还打发人叫平儿,作势要赶她出去。在这一节里,麝月表现出了充分的领导才能,婆子无礼,宝玉不满,袭人的息事宁人无法调停,晴雯的牙尖嘴利只会让事情闹得更大,只有麝月的有理有据压得住。因为她每句都在理,是用规矩说婆子做得不对,而不是用大丫鬟的身份压她,不会让婆子对她心怀怨恨,她把事情圆满解决,在宝玉那里也得了个好分数,可以说是聪明至极了。

一个人一直理性,会让人觉得冷酷。一个人一直感性,会让人觉得靠不住。麝月在理性和感性之间拿捏得很好,上面体现的都是她理性周全识大体的一面,她同时也有俏皮感性的时候。比如宝玉抢她的扇子给晴雯撕,她委屈得捂脸跺脚,娇态可爱极了。比如她和晴雯一起守夜,和晴雯拌嘴时,也像我们和好朋友说话时一样亲密互怼。

她甚至还做过不讲分寸的事。比如让宝玉给她梳头,晴雯袭人都不敢这么做好吗?她们最多让宝玉哄她们玩,袭人有一次叫宝玉剥栗子,自己手头也在干活呢。哪像麝月,就舒舒服服坐着,让宝玉给自己梳头了。但这种不讲分寸,都在内部,除了怡红院的人,谁都不知道,所以没什么大碍。她们敢这样,还不是被宝玉好脾气惯出来的?不妨碍大的体统,就没什么要紧了。

像麝月这种丫头,很容易被忽视。当她和袭人晴雯站在一起,她不像袭人那样细心妥帖到众人皆知,不像晴雯那般锋芒毕露

“荼蘼花事了”并不是麝月的判词,在贾宝玉梦游太虚幻境时,在金钗册上并没有麝月。这句是在《第六十三回
寿怡红群芳开夜宴
死金丹独艳理亲丧》中,麝月抽签的签语,全句还有两个字,应该是“开到荼縻花事了”。原文如下:

麝月便掣了一根出来。大家看时,这面上一枝荼縻花,题着“韶华胜极”四字,那边写着一句旧诗,道是:开到荼縻花事了。注云:“在席各饮三杯送春。”麝月问怎么讲,宝玉愁眉忙将签藏了说:“咱们且喝酒。”说着,大家吃了三口,以充三杯之数。

麝月是主人公贾贾宝玉身边四大丫鬟之一,在前八十回出场并不多,在袭人和晴雯的映衬下,显得很普通。在八十回内,晴雯死了,在高鹗续的后四十回里,袭人也离开了,是麝月一直陪伴着宝玉。关于高卾续的后四十回,其他内容很多不符合曹雪芹原本构思,但是对于麝月结局描写,还有与作者相似度很高的。

先说说荼蘼,这是很不常见的一种植物,通过查阅资料才知道,荼蘼属于蔷薇科,一个显著特点是花开的晚。荼蘼整个春天和初夏都默默无闻,其他花快开尽了,荼蘼花才开放,所以等到荼蘼开过后,一年的花季就结束了。文人墨客对于荼蘼花描写的很多,很多人称荼蘼花为“末日之美”。苏轼有诗“荼蘼不争春,寂寞开最晚。”,任拙斋诗“一年春事到荼蘼”,王琪也有诗“一从梅粉褪残妆,涂抹新红上海棠。开到荼縻花事了,丝丝天荆出莓墙。”这些都表达一个意思:荼蘼花不争春,繁花过后才是她的天地。

麝月抽签为荼蘼花,这是曹雪芹对于麝月结局的暗示。在大观园一片大好之时,麝月不显山不漏水,在贾府衰败之后,麝月是宝玉身边最靠得住的。

其实在《红楼梦》文本中,对于麝月这种结局还有透露,在第七十四回《惑奸谗抄检大观园
矢孤介杜绝宁国府》王夫人的一句话:

王夫人道:“宝玉房里常见我的人有袭人麝月,这两个笨笨的倒好。”

王夫人作为贾府真正实权派,又是贾宝玉母亲,还是能够左右宝玉身边留谁和让谁离去。

看过《红楼梦》全文的脂砚斋,在批书也多次提到了麝月的结局:

等我捞回本儿来再说话。”说着,一径出去了。[庚辰双行夹批:闲闲一段儿女口舌,却写麝月一人。袭人出嫁之后,宝玉、宝钗身边还有一人,虽不及袭人周到,亦可免微嫌小弊等患,方不负宝钗之为人也。故袭人出嫁后云“好歹留着麝月”一语,宝玉便依从此话。

——《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甲戊本》

脂砚斋明明白白写了在大观园散尽后,麝月留在了贾宝玉和薛宝钗身边。

综上所述,荼蘼花暗指麝月在贾家衰败后没有离开,是一直陪着宝玉的。不知分析的对否,期待大家留言讨论。

《红楼梦》里面的主角一个个都很耀眼不容忽视,但是《红楼梦》里面的配角丫鬟们也同样不可忽略也一样出彩,别的不论就说怡红院宝玉身边丫头们就很多,有多多呢?多到宝玉都不知道甚至有的都不认识,有一次宝玉要喝茶一些大丫鬟们都不在,恰巧小红听见了就进去给宝玉倒水,宝玉很奇怪怎么没见过这个丫鬟,小红就说:“我们也不在二爷身边端茶倒水不做眼前的活,二爷怎么认识?”宝玉就问:“你为什么不做眼前的活呢?”,小红说:“这话也难答”,其实这话为什么难答呢?因为宝玉身边一等丫鬟个个都是不好招惹的,袭人是公认的集温柔体贴周到细心于一身的花大姐姐,深得宝玉之心,晴雯是公认的长得好看并且伶牙俐齿集娇俏可爱性子火爆于一身的俏丫鬟,除了这两个丫鬟不算,还有个不争不抢不吵不闹但是一有事袭人太贤惠处理不了,晴雯性子爆但是不会说话不会吵架也处理不了,这时候麝月就顺利出场,处理完了还不得罪人还不争风头,就默默的做着自己的事,这样一个人简直就是集袭人的贤与晴雯的伶俐于一身的完美结合体。

袭人是个很厉害的丫鬟,她体贴周到温柔贤惠公认第一,身上有浓厚的贤良标签成为了人人都夸赞的优点,但是她最后却人大心大想要左右宝玉的婚事为自己的姨娘之路铺路甚至弃了贾母投靠了王夫人,这点为人所不齿,甚至怡红院的丫鬟都骂袭人是西洋花点子哈巴来形容袭人谄媚王夫人,可见袭人在姨娘的道路上越来越迷失了自己,身上的贤良标签最后也让宝玉厌烦,最后还不得不离开贾府,做不了尊贵的姨娘只能去做伶人的妻子,成为了一女侍二夫的反面教材,这是袭人的结局。

而晴雯是公认的俏丫鬟,并且脾气火爆性子急眼里还揉不得沙子,一点小事就吵的沸反盈天,还总打小丫头,就连不常进园子的王善保家的都知道晴雯的大名最后还向王夫人告黑状最后晴雯被撵了出去生生断送了一条命,可见晴雯的爆与孤高有多不容于人,可也正是因为晴雯的早夭成为了贾宝玉心中永远的痛,丫鬟里面论亲近袭人第一,论精神契合度晴雯第一,晴雯没死之前宝玉对晴雯是懵懂的,晴雯死了以后宝玉对晴雯的心就明朗了,晴雯赌气撕扇子以及勇补雀金裘这件事成为了宝玉一生最怀念的事。

可是麝月则不同,论亲近排不上第一,论精神契合度也排不上第一,但是你看麝月抽到的花签“开到荼靡花事了”荼靡是夏季最后开的花,花落了也就意味着夏季结束了,这句话不是一句吉利话,所以宝玉看了一眼就把这个花签收起来了,这也意味着麝月是陪着宝玉到最后的丫鬟但是也意味着贾府要衰败的结局,那么麝月凭什么陪到宝玉到最后呢?

因为麝月的低调,袭人是贤惠但是有一次宝玉回来看麝月不出去找人玩却偏偏自己一个人玩骨牌就很奇怪,麝月就说:“满屋里上头是灯下头是火,小丫头们辛苦一年了也该让她们去玩玩,老妈妈们老天拔地服侍了一天也该让她们休息休息,我走了谁看着呢?”宝玉觉得麝月就是另一个袭人,但是麝月跟袭人不一样,贤惠是贤惠可她身上没有标签,没有特色,很是低调,其次麝月也绝不是无能之辈,并且伶牙俐齿刻薄人还绝不输给晴雯,晴雯是块爆炭沾火就着,但是不会讲道理只会拿着大丫头的身份压人,这样下去谁会服气,个个都恨急了晴雯,晴雯的下场固然悲惨其实也有自己的原因里面,可是麝月的吵架就很完美,因为麝月讲理,知道以理服人,说完了还能完美退场,不仅读者忽略就连麝月骂过的人也说不出来一个不字,这就是麝月的本事。

当初坠儿偷了镯子,平儿特特绕过了晴雯单单只告诉了麝月,并且知道晴雯是块爆炭告诉不得,可是没想到被宝玉听见了并且告诉了晴雯,没想到晴雯听了果然爆了,立马就要把坠儿赶出去,还是宝玉息事宁人让晴雯按捺住性子也不枉平儿的心,可是没几天晴雯到了把坠儿赶了出去,并且坠儿的娘很不服气跟晴雯吵了起来,把晴雯气的是话也说不出来,最后还是麝月用道理规矩打压了坠儿的娘,主要说坠儿的娘不识礼数竟然赶跑到这讲理,就连管家娘子来这说话还得说的和软一些,你竟然敢跑到这么吵闹,真是吃了豹子胆了,其次说坠儿的娘不懂里面的规矩,说坠儿的娘就是三等仆人连二门都进不来的下等仆人不知道也是常理,这就是赤果果的讽刺坠儿的娘地位低,麝月这一番刻薄话说出来让坠儿的娘无言以对,最后领着坠儿灰溜溜的走了,可是即使如此人们只记得晴雯不讲道理却忽略了麝月,麝月第二次出来平事就是芳官的干娘偏心,惹得芳官大哭不服,芳官的干娘作势就要打,宝玉最是怜香惜玉的人最见不得这样的事,于是就有了袭人晴雯来为芳官出头,但是袭人太贤惠了不能吵架,晴雯太暴躁了不会吵架,只要派麝月出来震吓芳官的干娘,主要说芳官的干娘不懂规矩,无论是不是女儿的娘,卖给了主子打骂都得让主子做主,何尝轮到奴才的娘动手,一番话说出来芳官的干娘也不敢挑事,后来芳官的干娘又要打自己的亲女儿春燕还是麝月最后说要请平儿来主事才彻底治服了芳官的干娘,可见麝月的口齿比晴雯还厉害一层。

麝月不争不抢不吵不闹永远在背后默默做着事,看似没有标签实则没有标签就是最大的标签,麝月陪着宝玉到最后也不是没有原因的,这才是大智慧啊,凡事都要有个度,像袭人贤惠过了头自己都下不来,晴雯娇纵过了头所有婆子都恨的了不得,唯有麝月也可贤惠也可伶俐还不得罪人,这才是最聪明的人啊,平时都忽视可偏偏也是不容忽视的一个人,只可惜贾府末日来临,麝月的结局也是凄惨的,可惜!

我们看麝月,只觉她名字实在出奇。《玉台新咏》云“金星与婺女争华,麝月共嫦娥竟爽”,麝月之名大概便来自于此。同时在书中在第二十三回中,宝玉四时即事诗中的《夏夜即事》中有:“窗明麝月开宫镜,室霭檀云品御香。”在第七十八回的《芙蓉诔》中,有“镜分鸾别,愁开麝月之奁;梳化龙飞,哀折檀云之齿”。麝月与檀云相对,麝月指得是镜子,而檀云指得是檀木做的梳子。麝月的名字,其实含有镜子的一丝,这就非常值得人深究了。因为《红楼梦》别名又叫《风月宝鉴》,照尽的是红楼众人的命运波折。而麝月名为镜子,只这一点就说明了,麝月在书中绝不仅仅起到一个大丫鬟的作用。风月宝鉴有正反两面,脂砚曾举“好知青冢骷髅骨,就是红楼梦里人”,说的就是这个意思。13回“贾天祥正照风月鉴”直指贾府之衰,贾瑞死是贾府败的征兆,可卿死是影射风月繁华恶兆。而麝月作为镜子,是不是也同风月宝鉴一样呢?通读《红楼梦》,你会发现,事实好像确实如此。麝月虽然在文中,一直都很低调,并不像袭人那般,引人注目。但是她却是一直存在的,是陪在贾宝玉身边的最后一人,一直陪着贾宝玉红楼梦尽。麝月如镜子般,安静的呆在一旁,却忠实的映照着贾府的衰败。麝月在前八十回中皆是正面,所以前半部说的是风花雪月,后半部变故迭起,即为反照。

荼蘼花是夏季最末开的花,最绚烂的时光麝月能享受到只是一瞬间,一转眼什么都没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