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织田信孝的评价如何?织田信孝是怎么死的

2020年3月31日 - 典籍名著

这个时候,什么战术、谋略,都已经不重要了,而是变成了一场关于勇气和意志的较量,双方就是拿着刀枪,红着眼互相乱砍乱刺,谁退让谁就输了,谁能撑住谁就会赢!丰臣秀吉一方,勇将倍出,加藤清正、福岛正则、糟屋武则、片桐且元、加藤嘉明、平野长泰、胁坂安治七人,更是其中的佼佼者,人称贱岳七本枪!
这七个人身先士卒、一马当先,率先冲入敌阵,所到之处,人挡杀人,佛挡杀佛!挡在他们前面的,要么是找死的,要么是活腻的。
敌将宿屋七左卫门等人死于他们刀下!
这特么不科学啊!见过猛的,没见过这么猛的!

 
前田利家看似两不相帮的撤军,其实对羽柴军的胜利起了决定性的作用,导致柴田军溃退。之后,利家在越前的府中城暂驻,这是柴田胜家逃向北庄城的必经之路。然而,利家并没有拿着柴田的人头去向秀吉领赏,相反的还提供给柴田军帮助。“义父大人,利家对不起您,临阵撤退,使您战败。”“唉,义父岂不知你和那猴子的关系,我尊重你的选择。但是我跟他实在是处不到一块儿。”“您有何打算,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尽管吩咐。”“败军之将还能有什么要求,给我一碗泡饭吧,好几天都没有怎么吃东西了。”“阿松,准备泡饭。”利家亲自吩咐妻子下厨。柴田胜家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两人看着这位历经沧桑,又再次战败的老人,心中不由得一阵酸楚。“饱了饱了,阿松的泡饭真是美味啊。利家,我回去北庄城后,秀吉必然来攻,你可以争当先锋。义父没有什么能留给你的,就把讨伐我的首功让给你吧。”“义父大人,我怎能做这种大逆不道之事。”“我已经老了,之后的时代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我情愿把越前托付给你,也不会交给那猴子。”“孩儿明白了。”“好了,我们出发了。”

不破胜光、金森长近等盟友突然觉得自己几分钟后的命运,已经栩栩如生的展现在眼前了。
这个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我们只是出来打酱油的!你们继续,当我不存在好了!
来来,将士们跟我走,你们怎么都跑出来打酱油了?
不破胜光、金森长近等人纷纷撤离,返回各自的领地。 掉节操,掉得真快澳门新蒲京赌场0044,!
柴田胜家大军立马崩溃,退守柳濑的柴田胜家本营,丰臣秀吉率领大军随之而来。
然而兵败如山倒,军溃如垮堤,这种情况下怎么守得住!

 
4月22日,秀吉大军杀至府中城,派堀秀政为使者劝降了前田利家。4月23日,前田利家按柴田的吩咐作为羽柴军的先锋包围了北庄城。24日,柴田胜家带领200余人退守天守阁,准备切腹自尽。据说其采用的是最正式的十字切腹法,是最传统的切腹方法。最后,包括夫人阿市在内,共有80人一同殉死。阿市是由于之前的丈夫浅井长政死于羽柴秀吉之手,所以一直痛恨他,才答应嫁给了比自己大25岁的柴田胜家。虽然是政治婚姻,但老夫少妻,胜家对阿市关怀备至礼敬有佳,对其三个女儿也是无微不至视如掌上明珠。胜家本想将阿市和孩子们托付给前田利家交予秀吉,但是阿市下定决心陪胜家一起死。阿市的辞世句为“人生苦短如夏夜,杜鹃声声催泪别。”享年36岁。胜家的辞世句为“夏梦无常一世名,杜鹃凄鸣上云霄。”享年61岁。阿市的长女茶茶,已经14岁了,看着燃燃大火中的北庄城天守阁,又回想起了当年小谷城的情景。暗下决心,一定要为母亲和两任父亲报仇,杀死羽柴秀吉。

结果自然是毫无悬念,柴田胜家大败,只得率残兵退守北庄。四月二十一日,堀秀政率领先锋部队抵达前田利家的居城府中城。
堀秀政派人向前田利家传达了和解的意愿,遭到了前田利家的拒绝。
堀秀政下令大军用铁炮射击,府中城守军不甘示弱,也用铁炮还击。
形式这种东西,做做样子就够了!
次日,丰臣秀吉到达府中城,单人匹马来到城门下,高声大喊:我就是筑前守,请不要开枪!
连续的惨痛经历告诉前田利家,千万不要惹恼丰臣秀吉,那样只会死得又快又惨,最正确的做法就是臣服,彻底臣服!
前田利家打开城门,迎接丰臣秀吉进城。

 
逃亡中的佐久间盛政,被黑田官兵卫手下擒获,后于京都六条河原斩首示众。美浓国的织田信孝,由于失去了柴田胜家这一后盾,只能向自己的哥哥织田信雄投降,但没想到被哥哥要求切腹,于4月29日自尽。再说孤军作战的泷川一益,继续奋战守城,但见已无人响应也于7月开城投降。秀吉本想杀死一益,但一益不光交出了全部领地还剃发出家,而且献上了朝山日乘的名画,这才保全性命。之后得到丹羽长秀的庇护,在越前蛰居。被柴田胜家安排在越中国防御上杉景胜的佐佐成政剃发出家,并交出了女儿为人质向秀吉投降。

残存于北庄的柴田胜家,成为了丰臣秀吉下一个目标。
四月二十三日,丰臣秀吉任命前田利家、堀秀政为先锋,率领大军包围了北庄。
今天的事,明天再说吧! 次日上午,丰臣秀吉下达了总攻的命令。
丰臣大军如潮水一般蜂拥攻城,三下五除二,就把守军砍得满地找牙,本丸就此陷落。
柴田胜家不敢再和丰臣大军纠缠,率领守军且战且退,最后退到了天守阁。
虽然柴田胜家的军队仍然在坚守,但就算是再蠢的家伙也知道,在丰臣秀吉大军面前,这种抵抗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织田信雄通过此战获得了尾张国、北伊势、伊贺等新的领地,但其还不满足。想像哥哥信孝一样进入安土城,成为三法师的辅佐人。可刚到安土城没多久就被羽柴秀吉下令轰了出去。织田信雄大怒,原以为秀吉讨伐织田信孝、柴田胜家、泷川一益是为了帮自己继承信长的家业,但没想到秀吉其实是自己想夺权。1584年新年,秀吉下令向织田家的遗臣们报捷,并要求众人来送上贺礼,其中就包括织田信雄。信雄大怒,不仅把使者乱棍打出,更决心准备与秀吉一战。之后,信雄通过姐姐德姬,联系上了德川家康。

柴田胜家将残存的家将们召集起来,命令他们出去投降丰臣秀吉。
疾风知劲草,板荡识诚臣,家臣们异口同声地说:让我们到那个世界侍奉您吧,没有一个人离开!
柴田胜家又叫自己的妻子阿市带着三个女儿离开,但阿市坚决反对,只将三个女儿送出了城。
柴田胜家和妻子在家臣们的陪伴下,携手走上天守阁,随后命人撤去了天守阁的梯子。
见过自残的壮观场面吗?要是你从来没有见过,那么现在就要看到了!

 
由于本寺之变的缘故,之前被分封在武田领地的织田家武将全部撤走。导致甲斐、信浓、上野三国一时之间处于没有领主的状态。德川、北条、上杉趁势为争取三国之地展开了战斗,史称“天正壬午之乱”。直到1582年10月,由织田信雄出面调停,三家才结束争斗,北条氏直迎取了家康的女儿督姬结为同盟。最后甲斐、信浓由德川家掌管,上野由北条家掌管。夹在中间的真田幸昌,先臣从于上杉,中间又降服于北条,最后又转投德川。但德川、北条两家议和,德川家康下令让真田把沼田城交还北条,遭到拒绝,两家关系由此恶化,真田遂又复投上杉。此时,德川家康不仅有了甲斐、信浓、骏河、远江、三河5国之地,更有了北条氏作为后盾。作为织田信长长久以来的盟友,德川家康有足够的实力跟羽柴秀吉一战。

柴田胜家面对丰臣秀吉大军大喊:你们好好看着胜家大人的死吧!
柴田胜家说完后,先将妻子阿市杀死,然后将侍女和家臣柴田弥左卫门、小岛若狭先后杀死。
凶残到没人性,血腥到没朋友啊!
柴田胜家仇视着丰臣秀吉大军拔刀切腹,亲手拉出自己的五脏六腑抛向人群。
寂静,迷之寂静!
攻城大军看得瞠目结舌,目瞪口呆,像是突然中了定身法,整个天守阁周围鸦雀无声!
看到这一情景的家臣们立刻点燃了藏在天守阁中的火药,将天守阁化为了灰烬。

 
1584年3月6日,织田信雄杀死了手下亲秀吉派劝自己不要出兵的三名家老津川义冬、冈田重孝、浅井长时。秀吉大怒,终于下定决心对信雄出兵。与此同时,织田信雄还号召纪伊国的杂贺党、根来党以及四国的长宗我不元亲和北陆的佐佐成政加入自己的阵营,形成对羽柴家的包围网。针对织田信雄的伊势兵力,羽柴秀吉相继说服了关盛信、九鬼嘉隆、织田信包等有实力的武将加入自己阵营。同时,还派遣堀秀政和蒲生氏乡向伊势进军。针对织田信雄尾张的兵力,秀吉许诺给织田老臣池田恒兴尾张、三河两国的领地,让其作为先锋出击。池田恒兴虽然没参加贱岳之战,但凭借其在山崎合战中的表现和织田家的地位,已经获得了13万石的领地,并成为美浓大垣城的城主。3月13日,恒兴攻取了织田信雄尾张的犬山城。之后,堀秀政和蒲生氏乡也攻取了伊势的峰城。秀吉方先下手为强取得了优势。然而,织田、德川联军的反击速度也十分迅速。

柴田胜家,您的天守阁,上过保险吗?
无论如何柴田胜家都是值得我们敬佩的,他敢作敢当,为自己的行为买了单。织田信雄率领大军攻打歧阜城。
织田信孝的家臣们早就丧失了斗志,纷纷反正,向织田信雄投诚。
织田信孝立马成了光杆司令,除了开城投降之外,别无选择!
织田信孝出城后,对使者中川勘左卫门说:麻烦使者大人转告中将,就说我求他网开一面,我毕竟不是普通人。
织田信孝坚信,织田信雄会念及兄弟之情,前去向丰臣秀吉求情,丰臣秀吉至少会送给他一座小城,让他衣食无忧的过一辈子。

 
3月13日德川家康进入清州城,得知犬山城陷落后,于3月15日向小牧山城进军。同日,兼山城的森长可接到命令,率军出城准备接应池田恒兴。但是情报被德川方的伊贺忍者截获,德川家大将松平家忠、酒井忠次、奥平信昌于羽黑地区设伏。3月17清晨,正在行军的森长可队,遭到酒井忠次5000人部队的奇袭,不敌大败,死亡300余人。3月18日,德川军占领小牧山城,开始在周围修筑堡垒和工事准备抵抗秀吉的大军。3月21日,秀吉率领3万人马从大坂出发,27日到达犬山城。看到织田、德川联军的大营,军师黑田官兵卫不禁感叹道:“德川大人名不虚传,此营攻守兼备,想要速胜很难。”羽柴军也抓紧修筑堡垒和工事,除了骂阵和小摩擦外,双方都没有率先出手。战况进入了胶着状态。

曾经有朋友问我,同样是女的,为啥女朋友好哄,丈母娘就难哄,我答曰,丈母娘已经上过一次当了!
同样的道理,织田信孝已经求饶一次了,这次再求饶,还有人相信吗?
织田信孝到达尾张国知多郡内海的时候,中川勘左卫门带来了织田信雄的命令,要求织田信孝切腹自尽。
这不是商量,也不是请求,而是死亡判决书!
不!谁能救救我们,我还不想死在这里!
事实证明,临时抱佛脚这种事,根本一点都不靠谱。

 
3月22日,纪伊国的杂贺党得知秀吉已向尾张进军,于23日分兵两路向大坂方向进军。一路攻击蜂屋頼隆防守的岸和田城,一路攻击松井友闲管理的堺港。由于正在准备修建新的大坂城,一路之上完全没有任何阻挡。留守的蜂须贺家政(蜂须贺胜政之子)、生驹亲正、黑田长政(黑田官兵卫之子)一面率军奋战,一面向秀吉告急。4月4日,池田恒兴来到秀吉帐中称已想到破敌之策。“秀吉大人,再这样耗下去可不是办法。纪伊国的杂贺党已经攻向大坂,如果四国的长宗我部元亲再出兵,则我后方危矣。德川与北条已经结盟,其无后顾之忧啊。”“我也正在为此事忧虑。”“德川与我在此地相持不下,三河必然空虚,如我军分兵偷袭三河,并放火示威,则德川军必定大乱,一战可定。”“不可,太危险了。若被敌人知道并于半路设伏,分队有全灭的可能。”“我受大人厚恩,甘愿冒险。”“你先退下,容我再思之吧。”4月5日,不愿放弃的池田恒兴和森长可一起又来到了秀吉的大帐请命,森长可更是放出话来要一雪前耻。秀吉最后还是答应了分兵偷袭三河的作战计划。

四月二十九日,二十六岁的织田信孝被押送到了知多郡野间的大御堂寺,被迫切腹自尽。
当年织田信孝的父亲织田信长对丰臣秀吉另眼相看,屡加提拔,换来的却是这样的下场。
切腹自尽前,织田信孝大声高呼:
往昔功高堪盖主,如今伟业似曜星。先主遗孤今何在,岂料筑前断恩情。唇亡齿寒,得知织田信孝被逼自尽的消息后,泷川一益也大为恐惧,连忙向丰臣秀吉献上朝山的画,表示臣服。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