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宋任穷女儿宋彬彬简历照片 曾被称“宋要武”(图)

2020年3月26日 - 文史百科
宋任穷女儿宋彬彬简历照片 曾被称“宋要武”(图)

登上城楼,为领袖亲手戴上红袖章,宋彬彬被很多人羡慕。回到学校后,很多人和她握手,还有人开玩笑:“彬彬,你以后就改名叫要武吧!”宋彬彬说,那是毛主席说的,她不配。

图片 1

图片 2

宋彬彬宣读《我的道歉与感谢》时,不断哽咽、泪流满面。而刘进道歉发言时亦是如此。

开国上将之女宋彬彬为“文革”道歉

宋彬彬简历照片

1月12日,在北京师范大学附属实验中学,五十多人参加的老三届校友与老师见面会。举行见面会的会议室里,矗立着三年前立起的老校长卞仲耘的塑像。

她曾在天安门城楼为毛泽东戴红袖章,人称“宋要武”;她说“我们这次站出来的是一个群体”

2014年01月13日,宋彬彬在北京师大女附中(现“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向文革中受到伤害的老师和同学郑重道歉。这是继陈小鲁道歉后的又一起重要的忏悔事件。宋彬彬是文革学生领袖的“符号”之一,她的道歉具有指标意义。

作为第一个被打死的北京市教育工作者,卞仲耘一直是师大女附中乃至文革史上一个难以愈合的伤疤。而作为文革时师大女附中红卫兵的一个代表,宋彬彬的道歉尤为瞩目。她说,她一直都不曾拥有宋要武这个已化身为文革暴力符号的名字。

宋彬彬曾作为红卫兵代表,在天安门城楼为毛泽东戴红袖章

宋彬彬简历

在其67年的人生道路上,宋彬彬、宋要武、宋岩代表了三个不同的人生阶段,也构成一个轮回,或将逐渐拨开47年前的一段公案迷雾。

宋彬彬向“文革”受伤害的老师、同学道歉

宋彬彬(1947–)宋任穷之女

上将之女

闽南网1月14日讯
前日,北师大女附中(北师大附属实验中学前身)“老三届”的20多名学生与30多名老师、家属举行见面会。其中,66届的刘进和宋彬彬最为人熟知。前者是女附中“师生代表会”主席。后者是开国上将宋任穷之女,曾因登天安门城楼给毛主席献红袖章,人称“宋要武”。

1960年-1968
年,北京师大女附中学生。1966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为预备党员。

这并非宋彬彬第一次道歉和反思。在2012年初,她在共识网发表《四十多年来我一直想说的话》,甚至更早以前,宋彬彬已开始对大众敞开心扉,谈及往事。

而1966年8月,时任北师大女附中副校长卞仲耘去世,是“文革”中北京首名蒙难的教育工作者。

1966年6月文革开始,团中央派工作组进校,成立
“革命师生代表会”,由七人组成,宋为副主席之一。

宋彬彬为开国上将宋任穷之女,生于1947年。1960年,她进入师大女附中。1966年6月1日,《人民日报》发表了《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社论。

刘进发言说:“48年前发生的劫难,卞校长被殴打折磨致死。”话音未落,刘进哽咽地摘下眼镜擦拭泪水。刘进最后还向宋彬彬道歉,“是我让你和我一起贴大字报,是我作为总领队派你带同学们上天安门城楼。”

1966年8月18日,毛泽东在天安门第一次接见红卫兵。宋彬彬向毛泽东献了红卫兵袖章。毛泽东问她叫什么名字,答:宋彬彬。毛又问:“是文质彬彬的彬吗?”她说是。毛说:“要武嘛”。
当天下午光明日报记者来校采访了她。

次日,师大女附中正在锻炼的刘进听到了广播里播放的北大聂元梓的大字报,特别激动。她立刻找到了同学马德秀以及住校的宋彬彬,一起署名发表了师大女附中第一张大字报,被认为是该校文革的开始。

宋彬彬数度落泪

1966年8月20日《光明日报》发表署名宋要武(宋彬彬)的文章《我给毛主席戴上了红袖章》,翌日《人民日报》转载。

两天后,在中央统一部署下,工作组进入师大女附中。在工作组的主持下,师大女附中成立了革命师生代表会,刘进担任学代会主席,宋彬彬为四名副主席之一。

见面会上,宋彬彬数度落泪。她做了1500多字的发言。宋彬彬首先向当年在校的所有老师、同学道歉。她称卞校长被“暴力致死”前,自己和刘进曾两次阻止,看到同学散了也就走了。“我对卞校长的不幸遇难是有责任的……”

1969年,赴内蒙古锡盟阿巴嘎旗插队。

根据刘少奇制定的八条指示,工作组以揭发批判为主,不准打人。但革命的大潮非计划般控制。6月17日,师大女附中就出现了反对工作组的大字报,卞仲耘随后也遭受了批斗。

女附中曾参与批斗的几个同学也临时发言。“如果我曾批斗过的高老师今天来的话,我会当面道歉。她90多岁了,再不道歉真来不及了。”66届王思梅说。

1972年-1975年在长春地质学院学习,毕业分配在中国地质科学院地质矿产研究所,任研究助理。

7月下旬,毛泽东对刘邓的工作组表示不满。不久工作组被撤销,师大女附中的工作组在7月30日撤出学校。作为保工作组派的宋彬彬陷入了苦闷:撤了工作组的感觉就像找不到组织一样我不明白工作组怎么就成了阻碍文化革命运动的消防队,也不明白跟着工作组走怎么就犯了错误。

去年8月,陈毅之子陈小鲁为参与“文革”道歉。刘进说,“陈小鲁的道歉是一个催化剂,我们也看到社会上对他的道歉很认可。这是一个时机,我们希望让更多的人知道真相。”

1978年-1980年,考入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读研究生。

此后几天,一直到1966年8月5日卞仲耘被打死那一天,宋彬彬所在的保工作组派每天在办公室里反思,研究下一步该怎么办。随后传来了卞仲耘被打的消息。刘进、宋彬彬等阻止不力、反应迟缓,卞在被送入医院后不久去世。

到场的女附中老师,有的发言表达了宽容和理解。当年的教师储瑞年认为,情况超出了学生处置的能力,他为学生的诚恳道歉感动。女附中“文革”时期的校长胡志涛的女儿丁东红说,母亲经常提起那些批斗她的学生,说这些学生都是好孩子。在丁东红的记忆里,母亲是一个讲原则的人,很多问题宁死不弯。唯独这个问题,特别宽容。

1980年赴美留学。1983年获得美国波士顿大学地球化学专业硕士学位。1989
年获得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地球化学专业博士学位。

对于卞的去世,今年1月12日的师大女附中师生见面会上,宋彬彬说:我对卞校长的不幸遇难是有责任的担心别人指责自己反对斗黑帮,没有也不可能强势去阻止对卞校长和校领导们的武斗。

“我一直反对打人”

1989年-2003年在美国麻萨诸塞州环保局任环境分析官员。

卞校长之死,让刘进、宋彬彬等人慌了。向北京市委汇报过之后,她们坐了一夜,没有合眼。在经过几天的考虑后,她们在师大女附中成立了文化革命筹备委员会。

宋彬彬是中共元老宋任穷之女,1960~1968年就读于北师大女附中。

2003
年,原北京101中学68届高中毕业生卡玛(美籍)在美国拍摄了文革纪录片《八九点钟的太阳》(未在中国正式上映)。宋彬彬接受采访,第一次公开声明,文革中她从未参与过打人、抄

而高层的形势发展更是她们当时所无法预判的。1966年8月16日,中央决定召开百万人的庆祝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群众大会。师大女附中筹委会接到参会通知后,就开始组织积极分子在大礼堂赶制装备。

1966年6月1日,北京大学贴出“全国第一张大字报”。次日,北师大女附中也贴出了第一张大字报,署名的学生为“刘进、宋彬彬”。6月6日,北师大女附中成立“革命师生代表会”,宋为副主席之一。

家、破四旧等暴力行动;《光明日报》署名宋要武的文章,事先没有征求她的意见。

毛泽东也准备了自己的装备。据最新出版的《毛泽东年谱》记载,毛泽东在这一天表示要出席大会,并吩咐为他准备一套军装。

当年8月18日,毛泽东在天安门第一次接见红卫兵,宋彬彬作为红卫兵代表向毛泽东献了红卫兵袖章。8月20日,《光明日报》发表署名“宋要武(宋彬彬)”的文章《我给毛主席戴上了红袖章》,翌日《人民日报》转载。文中称,“毛主席问我叫什么名字,我说:‘叫宋彬彬。’主席又问:‘是不是文质彬彬的彬?’我说:‘是。’主席亲切地说:‘要武嘛。’”宋彬彬后来否认这篇文章为自己所写。

宋彬彬否认文章为本人撰写,也未授权记者代笔。

城楼上

1980年代,宋彬彬移民美国,取得麻省理工学院地球化学博士学位。她在一部纪录片中表白:“破‘四旧’呀,抄家呀,我一次都没参加过……因为我一直反对打人,反对武斗。”

2007年9月,北京师大附属实验中学(原师大女附中)90周年校庆,宋彬彬被评为“知名校友”。

8月18日凌晨三点多,师大女附中的学生在领队刘进的带领下前往天安门。那一天,毛泽东凌晨5点就上了天安门城楼。

123显示全文

个人经历

参加过当日接见红卫兵的指挥所参谋张辉灿曾撰文回忆说,当日登上天安门城楼上的中央领导人,是按照六天前中央八届十一中全会新选出的中央政治局11名常委的名单次序列位的,其中林彪列位第二、刘少奇降为第八。刘远远地站在毛的东边,不言不语。与台下欢迎鼓舞的热烈场面相比,城楼上的国家领导人看起来有些冷清。为打破这种气氛的冷清,周恩来提议组织1500名红卫兵代表上城楼,各校分配名额。

文革期间

师大女附中分到40个名额。宋彬彬挑选了40个学生,出发点名时,因多出一个,第41个学生没有上去,当场就哭了。

宋彬彬的老师同学都可以证明她不但从未改名为宋要武,也从未参与或组织过任何打人等暴力行为。在女附中八五事件中她曾与同学两度劝阻殴打卞校长的暴力行为,并参与抢救卞校长。但她与毛泽东的照片使她格外突出,《光明日报》和《人民日报》的冒名文章更使全国人民都相信她改名为宋要武。虽然她和她的家庭都被江青及其亲信迫害而成为文化大革命的受害者,但40多年来对她持续的造谣污蔑也是文革迫害的最长时间的继续。请看电子版《记忆》47期和49期,是女附中校友历经7-8年采访了上百位师生而成的师大女附中文革初期专辑,40多年来关于宋彬彬的传说应该还原真相了!

据张辉灿回忆,周恩来将红卫兵分成两个方队,并轮流指挥她们唱《大海航行靠舵手》、《东方红》等歌曲。随后,周恩来陪同毛泽东接见了这1500名红卫兵代表。楼上的红卫兵代表和楼下的红卫兵一起欢腾,毛主席万岁的欢呼声此起彼伏。

红卫兵代表们纷纷拥向前,要求领袖签名,有些代表开始给领导人戴袖章。宋彬彬身后的一个男生推了她一下:你这袖章挺好的,为什么不去给毛主席献呢?

宋问了站在她身边的公安部长谢富治,能不能给毛主席献袖章,另一位女同学说她也要去献红领巾。谢曾和宋任穷一起工作过,得知眼前的这个女孩是宋任穷的女儿时,便让她们过去了。

于是,历史在那一刻定格:宋彬彬为毛戴上了那个毛边红条、印着黑色的红卫兵字样的袖章。毛那天穿了新的军装,由于天热,宋还担心袖章的别针会不会扎到领袖。

这张照片后来被修饰了多次,大部分的彩色照片证明了那个鲜艳的红底黄字的红卫兵袖章,但显然,那个时候宋彬彬还没能做出那样精致的袖章。

毛泽东问她:你叫什么名字啊?她说叫宋彬彬。毛泽东问:是文质彬彬的彬吗?宋说是。毛又说:要武嘛。

毛泽东爱开玩笑,宋彬彬以为这是一句玩笑话,没觉得有什么特殊的含义。

宋要武

登上城楼,为领袖亲手戴上红袖章,宋彬彬被很多人羡慕。回到学校后,很多人和她握手,还有人开玩笑:彬彬,你以后就改名叫要武吧!宋彬彬说,那是毛主席说的,她不配。

《光明日报》的一位男记者前来采访宋彬彬。宋彬彬回忆说,当她把主席说的那两句话告诉记者后,记者让她写下来,她觉得没啥可写的,就不写。

也有人表示反对。刘进回忆说,当天下午回去后,有一位反工作组的同学梁某找到她们说,你们保工作组,是犯了错误的人,怎么能给主席戴袖章呢?刘进、宋彬彬觉得很惭愧,于是将反工作组的袖章拿去给王任重,希望他转交给毛主席。

受到反工作组的学生抨击后,刘进、宋彬彬检讨一番,于8月19日写下一张大字报,宣布退出筹委会。

出乎宋彬彬意料的是,《光明日报》在8月20日刊发了署名宋要武的《我为毛主席戴上了红袖章》,文中对要武嘛三个字大加阐述。这哪是我能写出来的?40多年后,宋彬彬撰文回忆说。她说曾经试图找过那个记者,但一直没有结果。

《人民日报》在8月21日转载了该文。从此,宋要武在全国传开,我是百口莫辩,再说什么都没人信了。宋彬彬说。

寄给师大女附中宋要武的信件雪片般飞来,宋彬彬认为那不是寄给自己的,很多很多信,从来没有拆过。也有一些人慕名找到宋要武,失望地说:你怎么是这样啊?一点儿都不是我们想象中的样子。

退出筹委会后,宋彬彬成了逍遥派。她和保工作组的同学组成了一个小组中流击水,取自主席的诗词。她们每天中午去八一湖游泳,有人说她们是中午击水。

改名宋岩

天安门城楼接见后,名字给宋彬彬带来了很大的烦恼。宋要武她不想要,宋彬彬这个名字也不要了。小组的一个同学随手翻开字典,手指一个岩字,就宋岩吧。

此后,她一直用这个名字工作和生活。这个名字很少被人记起,而四十多年来,宋彬彬说,一直存在两个宋彬彬,一个是老师同学们认识、了解的宋彬彬,另一个是成为文革暴力符号的宋要武。

事实上,属于宋彬彬的风光,仅限于城楼上那一刻。八一八接见发生在保工作组派的苦闷思考之时,亦是北京红八月风暴前的一次彩排。宋彬彬参加了这次彩排,但随后登场却没有她。

正如一位评论员指出的,她站在天安门城楼给伟大领袖戴上袖章之时,不是登场,而是谢幕。这一天之后,她所属的保守派红卫兵,已经被革命大潮甩在了身后,甚至成了革命的对象。

不久,邓小平被打倒,宋任穷被打为东北最大的走资派。作为东北一号走资派的女儿,又曾经是保工作组的宋彬彬,深陷困境。次年4月,她与母亲一起被押到沈阳,母亲被批斗,她则被软禁。

1969年初冬,宋彬彬偷跑到内蒙古牧区,投奔早先已经上山下乡的同学。她人未到,宋要武要杀人放火的谣言已经四起。没有户口、没有安置费、没有口粮的宋彬彬被一些北京知青收留。

三年后,大学开始招收工农兵学员,宋要武这个名字带来的是阻力,一位金老师力保她进入长春地质学院,但又受到四人帮在东北的亲信施加的压力。

从此,宋彬彬一心只想平静生活,只和岩石、空气、数据打交道,不经商不从政,不想出名不想升迁。她曾经对刘进说,人怕出名猪怕壮。刘进问她为什么,宋说,猪壮了就该被杀了。

1980年代,宋彬彬赴美读书,1989年成为获得美国麻省理工学院地球和大气系第一位大陆女博士。随后,她在马塞诸塞州环保部门工作。

试图远离尘嚣,但城楼上那一刻带来的影响如影随形。树欲静而风不止,宋彬彬回忆说,2002年,因一篇论文将她和卞仲耘之死联系在一起时,她不能再沉默了。经过调解,该文章的负责人在美国一家学术刊物上公开向宋彬彬道歉。

道歉与反思

宋彬彬们对于文革和八五事件的道歉和反思,大约始于十年前。刘进和校友叶维丽从2002年开始,从不同切入口调查八五事件。宋彬彬在2003年回国定居,也一起参与了文革初及八五事件的调查。

到了2008年,调查进入系统取证和研究的过程,其中有120多人师生提供了当年的日记、笔记、证言和回忆。

这其间,发生了荣誉校友事件的一段波澜。宋彬彬所在的师大女附中在2007年举办九十周年校庆并评选九十名荣誉校友。宋彬彬被同学推荐,盖因其学术上的贡献。宋彬彬第一反应是拒绝,不愿再抛头露面。在同学和朋友的劝说下,她认为这是为自己澄清的机会。此前,她一直被八五事件、宋要武等困扰着,而退出评选则更加令人相信这些传言。宋彬彬回忆说,她在犹豫不决、进退维谷中参加了这项评选。

但令她意外的是,伤疤再次被揭起。她在城楼上为毛泽东戴袖章的照片,不仅出现在母校的网站上,还出现在活动展板上。此事再度被解读,实验中学亦受指责。宋彬彬认为,在卞仲耘遇难当日,她阻止不力、反应迟缓,迟迟不敢去看望卞校长家属,也不想因为自己的敏感身份,给老人带去刺激和哀伤。

去年下半年,陈小鲁为文革道歉,成为一个催化剂。刘进、宋彬彬等人也认为,希望让更多人知道真相。在他们参与的五人谈话会中,叶维丽认为,在卞案中,我们面临的问题,远比揪出几个凶手更为复杂。

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宋彬彬说:我们需要做的是对整个文革的思维和基因进行认识。

参考资料:《对八五事件的记忆与反思》、《毛泽东年谱》等。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