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满洲第一勇士鳌拜的后裔竟然在这里出现!

2020年3月25日 - 典籍名著
满洲第一勇士鳌拜的后裔竟然在这里出现!

图片 1

康熙八年五月的一天,鳌拜的孙子尔坠刚受命来到岫岩州地区催缴当地税款,在得到爷爷被皇帝捉拿查处的消息后,他紧忙带着10余名家眷连夜向南逃难,仓皇奔行了65公里后,在庄河县仙人洞20里处(今庄河市蓉花山镇金家屯)寻觅到一处无人的荒地。

鳌拜是康熙初年的辅政大臣之一。鳌拜前半生军功赫赫,号称“满洲第一勇士”,后半生则操握权柄、结党营私。康熙八年,鳌拜被擒,卒于康熙八年公元1669年,在影视剧中鳌拜的形象众人皆知。康熙五十二年,念其前功,追赐鳌拜为一等男,令世袭。雍正时特赐鳌拜祭葬,复一等公,世袭罔替,加封号曰超武。尽管在其死后的第44个年头获得了最高的荣誉,然而,鳌拜家族毕竟是被皇帝“处理”过的人,所以其后人在清朝始终也没能等到翻身之日。

鳌拜的老婆是谁 鳌拜的后代今何在 2015-06-17 兵马俑在线 字号:T|T

后人;石板;身世;搭桥;证明

图片 2

父亲名卫齐,费英东的第九弟;供事于太祖。跟随特尔晋等率兵伐虎尔哈,得五百户以归;授世职备御。天聪年初,跟随太宗伐明,伐略遵化;进世职游击。皇帝统率大军出征,总是让卫齐留守盛京,任八门提督。卒,顺治间追谥“端勤”。[鳌拜其弟卓布泰,太宗年间任官,授牛彔额真。八年,以弟鳌拜得罪,夺世职。十六年,再复世职。十七年,卒;谥“武襄”。

图片 3

虽然他已死了几百年,但是在辽宁省却发现了鳌拜的后人。现代在辽宁省庄河市蓉花山乡蓉花村金家屯,发现了鳌拜后代。院落主人金福元家中,保留了一本家谱《金氏谱书》,在谱书中“一世祖”的位置上,赫然写着“鳌拜”两个字。

鳌拜另一弟为穆里玛,
鳌拜之侄为塞本得。鳌拜有子达福,官至散秩大臣、前锋统领。另一子那摩佛后与鳌拜同处锢禁。达福瓜尔佳氏,满洲镶黄旗人,鳌拜孙,清朝将领。康熙五十二年,圣祖追录鳌拜战功,赐一等阿思哈尼哈番。达福袭职,管佐领。累擢正蓝旗满洲副都统。

图片 4

图片 5

青格儿是《康熙秘史》虚构的人物。清朝康熙帝时的辅政大臣之一鳌拜的养女,明朝名将沈钧的遗孤。她清丽脱俗,美若天仙。鳌拜之女有女儿,但绝对不是青格儿。青格儿在康熙秘史中是鳌拜手下一名沈姓军官的遗孤。其实这是不可能的,鳌拜一生是反对满汉一家的,不可能会收养汉女。电视剧中的人物是使故事情节更丰满,事实上查无此人,确切的答案可以看看《这里是北京》专门有一期的说明。而《康熙秘史》的青格尔历史上的原型是江南才女沈宛,此人才是真实人物。

数百后人聚居在庄河市金家屯 为避难改姓金 世代务农

据说康熙将鳌拜全家终身监禁期间,他的一名叫“尔坠”的孙子侥幸逃脱,后来辗转经岫岩来到蓉花山镇隐居,他们都是“尔坠”的后代,在鳌拜后第六世,全家改为金姓,这个屯子里95%都姓金,原先鳌拜后人的话只是祖辈传下来的,一直没有得到考证,直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该村曾在伪满时期任奉天府警狱任职的金中天通过在沈阳故宫的资料查阅和另一位编撰《大连市民族志》的瀛云萍都来到庄河调查研究后,他们才得知,鳌拜后人仅存此一支,虽然已经有人搬离了村子去黑龙江等地居住,但是金家屯仍是“鳌拜后人”居住最密集的地方。

沿着蓉花山镇蓉花村金家屯的崎岖山路一直向里,便会看到一座面朝原野斜倚青山四敞大开的院落。院落的主人叫金福元。在他家中保留着的一本家谱,“一世祖”的位置上赫然写着“鳌拜”两个字。当年因结党专权被康熙抄家灭族的鳌拜,怎么会有后人传世?今年75岁的金福元老人告诉记者:他就是鳌拜的第十二世孙。在这个屯子里,有90%以上的村民姓金,他们都是本家,都是鳌拜的后人。据说,鳌拜家族的血脉之所以能得到延续,只是因为在康熙将鳌拜全家终身监禁期间,他的一个名叫“尔坠”的孙子侥幸得以逃脱,后来辗转经岫岩来到蓉花山镇定居。到了鳌拜第六世时,全家改为金姓。

鳌拜第十一世孙金玉慧在自家门前

图片 6

谱书的第一页,我们可清楚地看到这样的文字:“我们金家的老祖先,元明以前,无从考证,据谱书记载,清朝初年康熙辅政大臣鳌拜是我们的先祖,我们称他为一世祖。”金福元说,金中天曾在伪满时期任奉天府警狱,所以有机会到沈阳故宫里查询一些珍贵资料。在查询过程中,他复原了鳌拜以后世代子孙的家谱,为了将家谱书写完全,已90多岁还依然健在的金中天在20多年前来到庄河,在金福元的帮助下完成了《金氏谱书》。谱书记载,金家辈行排序为“润中洪玉、福国兆庆、立志修学、振启文明、秉诚守正、继世显恒、绍祖惟德、长保繁荣”,金福元为十二世孙。在谱书记载到第六世时,由瓜尔佳氏改姓“金”。

鳌拜后人的《金氏谱书》

往事虽已如烟,但作为鳌拜后人的他们看到一些史书上将“除鳌拜”与“平三藩”、“定台湾”并称为康熙的三大功绩时,心里很不是滋味:“特别是有的影视剧作品,鳌拜的形象被‘脸谱化’,这样的结论很难让我们这些后人接受,但是我们又没办法去说些什么。”

■本组图片由华商晨报 掌中沈阳客户端记者 陈卓 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康熙八年五月的一天,鳌拜的孙子尔坠刚受命来到岫岩州地区催缴当地税款,在得到爷爷被皇帝捉拿查处的消息后,他紧忙带着10余名家眷连夜向南逃难,仓皇奔行了65公里后,在庄河县仙人洞20里处(今庄河市蓉花山镇金家屯)寻觅到一处无人的荒地,从此隐居下来。

历史没有记录那次逃亡是如何艰难,但尔坠的此次南行,为鳌拜留下了惟一一支血脉。生活在蓉花山镇金家屯的金姓人家,在岁月中一代一代延续着自己的生命……

历史上的鳌拜威风八面,鳌拜的后人如今过着怎样的生活?近日,记者走进鳌拜后人聚居地——大连庄河市蓉花山镇金家屯。

鳌拜孙子逃难隐居庄河

金家屯地处庄河市北部,四面环山,一条小河在村西自北向南穿过。村间小路旁满是的杂草,几头黄牛悠闲地咀嚼着荒草。这里的砖瓦房舍星散铺开,窗户上都贴着红通通的福字。

鳌拜第十二世孙金福成与记者同行,路上三三两两的村民对金福成“哥哥、叔叔”地叫着。金福成说:“屯子里95%都姓金,这些人都是本家,现在这里有280多人,要是算上走出去的,我们家族的男性族人一共有574人,所以只要一进屯子就全是亲戚。”记者注意到,屯子里几乎所有的人家都敞着院门,屋门也很少有锁着的。金福成说:“都是本家,治安非常好,一直也没有什么案件发生,所以我们这里家家是常年日不关门夜不闭户。”

在金福成的引领下,记者来到了鳌拜十一世孙金玉慧家中。已经70岁的老人正在用柴禾和苞米叶子生火,见到记者他紧忙起身,擦了擦沾染灰尘的双手,将大家引进屋内。

坐在炕上,金玉慧老人仍能滔滔不绝地讲述着祖先逃难的故事:“300多年前,我们这一支血脉的祖先尔坠因为爷爷鳌拜被康熙捉拿,就从岫岩一直逃难到了这里,当时这儿是一处荒地,人迹罕至,而且这里四面环山,又有河流经过,土地十分肥沃,这样的自然条件既有利于避开耳目,又能够自给自足,他就选择在这里隐居起来,世代务农,我们家族也从那个时候开始在这里繁衍生息。”

一块搭桥石板证明身世之谜

金玉慧老人说,这些故事都是老辈儿人口口相传下来的,直到二十世纪八十年代,自家老太爷金中天编纂了家谱:“他曾在伪满时期任奉天府警狱,所以有机会到沈阳故宫里查询一些珍贵资料。在查询过程中,他复原了鳌拜以后世代子孙的家谱,并在我侄子金福元的帮助下完成了《金氏谱书》。”

金玉慧拿出了族谱复印件。族谱为细毛笔书写,第一页清楚地写着:“我们金家的老祖先,元明以前,无从可考,据谱书记载,清朝初年康熙辅政大臣鳌拜是我们的先祖,我们称他为一世祖。”

谱书中记载,虽然尔坠逃跑之事后来被人告发,但康熙对尔坠网开一面,令其去职归田,也算是为鳌拜留下了一支血脉。只是尔坠的儿子分别叫“编头”、“七十三”、“苏合纳”和“留明”,既没姓又无名,只能算作一种代称,直到六世才改姓金,可见鳌拜后人当时躲避劫难、掩人耳目的无奈。

在金中天来到庄河之前,祖上就一辈辈传下为鳌拜后人的话,但是一直没有得到考证。十分巧合的是,在上个世纪80年代出现了能够佐证谱书记载的物件。金玉慧说:“当年我们村口的那座小桥是用石板搭架的,镇上有一位历史老师在那里经过时突然发现一块石板上刻有两条龙,还有满、蒙、汉等文字的铭文,他觉得这很有价值,便找来了大连著名民族史学专家瀛云萍先生。”

瀛云萍生前为了写《大连市志民族志》,走遍了东北各个少数民族居住的村镇。当他听说金家屯有鳌拜后裔的族谱,又有石碑铭文时,立即来到这里进行考证,确认那块石板就是尔坠的墓碑,而瀛云萍也成为了国内第一个发现鳌拜后裔的学者。

从那时开始,金家人才确认,他们是鳌拜的惟一一支后人,虽然已经有人搬离了村子去黑龙江等地居住,但是金家屯仍是“鳌拜后人”居住最密集的地方。

金福成说:“当时瀛云萍老先生找金福元要家谱,金福元还说‘我们是罪臣之后,不能拿出家谱’,可见当时我们对自己的身份还是有些忌惮的。”

世代务农但“骨子里依旧尚武”

《金氏谱书》上面记载,金家辈行排序为“润中洪玉、福国兆庆、立志修学、振启文明、秉诚守正、继世显恒、绍祖惟德、长保繁荣”。金福成说:“我是第十二代,现在族人已经传到第十四代了,现在屯子里有男性族人280多人,人丁还是很兴旺的。”

记者注意到,包括金玉慧、金福成在内的许多金家族人,身体都很瘦削,身材也不高大,这与传说中鳌拜孔武有力的形象不甚相符。

金福成表示:“其实祖先的身材就是这样的,况且先祖受到朝廷的打击后,就不再参与政事,世代在此务农。不过,族人的骨子里还是尚武的,孩子打小就愿意学点武术之类的,有很多人也出去当兵。”

但是随着岁月的流逝,曾经的满族贵族还是渐渐地失掉了原有的习俗。金福成说:“以前家里还有老人能说得了满语,看得懂满文,但是现在都没人会了。”

鳌拜被“脸谱化”很难让人接受

现代一些历史学者认为,鳌拜确实是居功自傲,触犯了皇权,但要说他不忠于皇帝,有谋反之心,却也未必。据史料记载,康熙五十二年,念其前功,追赐鳌拜为一等男,令世袭。雍正时特赐鳌拜祭葬,复一等公,世袭罔替,加封号曰超武。

鳌拜在其死后的第44个年头获得了最高的荣誉,然而,毕竟是追赐,鳌拜家族毕竟是被皇帝“处理”过的人,所以其后人在清朝始终也没能等到翻身之日。

对于始祖鳌拜,金福成说:“毕竟已相隔十几代人,也不是很清楚先祖当年的事情,是功是过,自己也不好下定论。”

然而,往事虽已如烟,但作为鳌拜后人,金玉慧老人看到一些史书上将“除鳌拜”与“平三藩”、“定台湾”并称为康熙的三大功绩时,心里很不是滋味:“特别是有的影视剧作品,鳌拜的形象被‘脸谱化’,这样的结论很难让我们这些后人接受,但是我们又没办法去说些什么。”

不管是正史,还是戏说,对于鳌拜后人来说已是相隔多少代的事了。金玉慧说:“先祖的荣辱已渐行渐远,我们也已经习惯了这种田园生活,每日里侍弄着庄稼、果园,也是怡然自得。只要这一支人能得以平平安安,就是现在我最大的心愿了。”

■链接

鳌拜出身将门

是清初重要人物

鳌拜,生年不详,卒于康熙八年,出身瓜尔佳氏,满洲镶黄旗人,其叔父费英东早年追随努尔哈赤起兵,是清朝的开国元勋。鳌拜本人随皇太极征讨各地,战功赫赫。顺治去世,遗诏命鳌拜与内大臣索尼、苏克萨哈、遏必隆共同辅佐年仅8岁的康熙皇帝,为辅政四大臣之一。鳌拜出身将门,不仅是战场上的一员骁将,也是皇太极忠心耿耿的心腹。

但成为辅政大臣以后,鳌拜把持议政王大臣会议和六部实权,对康熙的皇权构成了严重威胁。忍无可忍的康熙决意铲除鳌拜集团。康熙八年五月,康熙先将鳌拜的亲信派往各地,离开京城,又以自己的亲信掌握了京师的卫戍权。然后他召鳌拜入宫觐见。等到鳌拜入宫,康熙一声令下,自己身边练习布库的少年侍卫一拥而上,将鳌拜摔倒在地,让他束手就擒。康熙命议政王大臣等审讯鳌拜后,宣布鳌拜30条罪状,应处以革职、立斩。但据载,康熙念在鳌拜曾屡立战功,且无篡弑之迹,遂对他宽大处理,免死禁锢。不久,鳌拜就在禁所死去。

康熙五十二年,康熙因为鳌拜的功绩,将他平反,追赐鳌拜为一等男,令世袭;雍正时特赐鳌拜祭葬,复一等公,世袭罔替,加封号曰“超武”。乾隆四十五年,乾隆宣谕群臣,追核鳌拜功罪,命停袭公爵,仍袭一等男。鳌拜的一生可谓大起大落,大喜大悲,他在清初历事三朝,是重要历史人物。

华商晨报 掌中沈阳客户端记者 陈卓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