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蒋介石对抗战的两次奇怪反省:蒋介石如何反思失败蒋介石对抗战的

2020年3月22日 - 新蒲京棋牌手机下载

导读:新蒲京棋牌手机下载 ,淞沪、浙赣,两次会战,两种反思;一者检讨“坚持”;一者检讨“放弃”。此般犹如精神分裂,该如何理解?

抗战期间,蒋不止一次拿淞沪的教训告诫自己不要重蹈覆辙。最典型的例子,就是1942年夏的浙赣会战。

淞沪会战,蒋事后检讨,认为自己错在太“坚持”

日军发动浙赣会战,旨在占领浙东的中国机场,尤以衢州机场为志在必得,以防美国空军利用这些机场轰炸日本本土。蒋介石自1942年初,即判断日军将对衢州发起进攻,故一再指示战区积极备战。至5月16日,日军正式发起进攻。

抗战八年,作为所有重大战役的最高指挥者,蒋介石受到了前线将领的诸多诟病。譬如,1937年淞沪会战,国军数十万部队鏖战数月,损伤惨重。李宗仁事后评价称:“检讨京沪会战的得失,我们不能不承认我们的最高统帅犯了战略上的严重错误。我们极不应以全国兵力的精华在淞、沪三角地带做孤注的一掷。”①

蒋最初认为,日军此役所调动兵力,乃杂凑而成,当不难击破。但稍后即发现,日军实际上了集中了六个师团以上的精锐兵力,以及200架以上的飞机。蒋不得不向美国求援,提醒其不可漠视中国战场,且明言:中国军队虽早有准备,但因缺乏空军和重武器,形势相当严峻。

与李宗仁等前线将领不同的是,作为最高统帅,针对具体战役,蒋不但要考虑“战略”,还要考虑“政略”。七七事变后,蒋之所以决定开辟淞沪战场,一个极重要的“政略”考量即是:“在北方打仗,国际上是不大注意的;上海是一个国际市场,在上海打仗,就容易引起国际注意。”②

不过,与淞沪会战时的思考方向不同的是,蒋很快就意识到,美援和国际观感均是未知之数,不可过分看重。故在5月23日,蒋已在考虑破坏衢州机场和丽水机场。蒋认为,不必因为这些机场与美国存在着军事合作的约定,而“置本国本军得失成败于不顾也。”

事实上,蒋最初并无计划在上海投入巨量兵力。战斗打响的第二天,8月14日,蒋在日记中写道:“唯望神圣保佑中华,使沪战能急胜也。”并希望引入英国等国际政治力量进行调停,迫使日军离开上海——“使倭得转圜离沪,以恢复我经济策源地”。但日本拒绝调停,并不断增兵,战争扩大化已在所难免,蒋的内心遂逐渐转为忧惧,一再在日记中自我开导:“存亡盛衰之理,冥冥中上帝自有主宰,吾何忧何惧?”“上帝必不负真诚之人也。”③

至5月27日,蒋终于下定决心,认定防守衢州已无必要。蒋在日记中写道:“敌军抽调在华各地战区精强部队约五万人,集中干浙东。进攻我衢州等处之空军根据地,势在必得,而滇西怒江西岸腾冲一带残敌仅千余人,顽强负隅。余乃注全神于此,雅不欲调美空军志愿队赴援浙东,而留其在滇协助我陆军肃清滇西之残敌。盖以今日情势而论,后方重于前方,尤其滇西不能不从速肃清。至于金衢之得失,已不关今日战局之胜负。”

军事无胜算,蒋也绝不愿做城下之盟,故仍寄望于国际干预:“国军如能在上海多保卫一二个月,将可引起国际方面的干涉和支援,因而应不惜牺牲,尽力固守上海。”鉴于国际社会无动于衷,蒋甚至考虑过转移战场重心以加强刺激:“外交重点在英俄,如何运用之?引敌深入黄河以南,使英俄着急,不得不参加远东战争,可乎?”④

6月2日,蒋再次在日记中强化自己的决定:“我为政略计,固应放弃衢州,万不可以无关紧要一地之得失,争一日之荣辱,而致忘最后成败之大计也。”6月3日,蒋又在日记中用淞沪、南京等往日的教训告诫自己:

进入10月份,国军伤亡惨重,淞沪之役大局已定。但蒋仍在“战略”与“政略”之间痛苦地来回摇摆。先是,蒋曾采纳白崇禧、刘斐等人建议,命部队后撤,依托工事节节抵抗,以保存战力。但当外交部声称——“《九国公约》国家正在开会,只要我们在上海能继续顶下去,《九国公约》国家可能会出面制裁日本”,蒋又改变主意,收回成命,命各部队原地坚守,并亲自上前线劝说后撤部队返回阵地。10月6日,国联开会;8日,蒋即命桂军加入战场。至11月7日,国际干预仍无影踪,蒋终于决定:“保持战斗力以图持久抗战,与消失战斗力以维持一时体面相较,则当以前者为要”;但同时仍在纠结:此时撤退,“于将来之战局有利,然于九国公约会议之影响,其不良必甚大,使此心苦痛不已。”⑤

“过去经历,往往为一时毁誉得失,而贻误战略,且致政略失败,此鉴于北平、南京,以及此次缅甸进退守弃之教训,尤为寒心。故对于衢州方略,决心放弃会战,以敌军抽集在华各战区最大限度之兵力,与其空军之掩护,进攻衢州大机场所在地,志在必得,若我与之决战,不仅无甚意义,而且徒耗兵力,不易补充也,不如放弃决战,使之扑空,不能达成其击破我主力之目的,而且保全我实力,犹可屏障赣湘也。”

1938年2月2日,蒋在日记中检讨称:淞沪会战,自己未能及早命令部队后撤,“而于精疲力尽时,反再增兵坚持,竟使一败涂地,不可收拾,……此余太坚强之过也”。

但匆忙放弃,仍造成了极严重的损失,不但“全军心理犹疑,战斗精神低落”,而且“损失程度过于决战后之牺牲”。7月16日,蒋又在日记中再次检讨:“经此次教训之后,凡决心决战准备完成,待敌逼近时,即再不可变更初衷也。”

抗战期间,蒋介石赴印度视察远征军

淞沪、浙赣,两次会战,两种反思;一者检讨“坚持”;一者检讨“放弃”。此般犹如精神分裂,实际上呈现的,蒋介石内心的一种举棋不定。

浙赣会战,蒋事后检讨,认为自己错在没“坚持”

抗战期间,蒋不止一次拿淞沪的教训告诫自己不要重蹈覆辙。最典型的例子,就是1942年夏的浙赣会战。

日军发动浙赣会战,旨在占领浙东的中国机场,尤以衢州机场为志在必得,以防美国空军利用这些机场轰炸日本本土。蒋介石自1942年初,即判断日军将对衢州发起进攻,故一再指示战区积极备战。至5月16日,日军正式发起进攻。

蒋最初认为,日军此役所调动兵力,乃杂凑而成,当不难击破。但稍后即发现,日军实际上了集中了六个师团以上的精锐兵力,以及200架以上的飞机。蒋不得不向美国求援,提醒其不可漠视中国战场,且明言:中国军队虽早有准备,但因缺乏空军和重武器,形势相当严峻。

不过,与淞沪会战时的思考方向不同的是,蒋很快就意识到,美援和国际观感均是未知之数,不可过分看重。故在5月23日,蒋已在考虑破坏衢州机场和丽水机场。蒋认为,不必因为这些机场与美国存在着军事合作的约定,而“置本国本军得失成败于不顾也。”

至5月27日,蒋终于下定决心,认定防守衢州已无必要。蒋在日记中写道:“敌军抽调在华各地战区精强部队约五万人,集中干浙东。进攻我衢州等处之空军根据地,势在必得,而滇西怒江西岸腾冲一带残敌仅千余人,顽强负隅。余乃注全神于此,雅不欲调美空军志愿队赴援浙东,而留其在滇协助我陆军肃清滇西之残敌。盖以今日情势而论,后方重于前方,尤其滇西不能不从速肃清。至于金衢之得失,已不关今日战局之胜负。”⑥

6月2日,蒋再次在日记中强化自己的决定:“我为政略计,固应放弃衢州,万不可以无关紧要一地之得失,争一日之荣辱,而致忘最后成败之大计也。”6月3日,蒋又在日记中用淞沪、南京等往日的教训告诫自己:

“过去经历,往往为一时毁誉得失,而贻误战略,且致政略失败,此鉴于北平、南京,以及此次缅甸进退守弃之教训,尤为寒心。故对于衢州方略,决心放弃会战,以敌军抽集在华各战区最大限度之兵力,与其空军之掩护,进攻衢州大机场所在地,志在必得,若我与之决战,不仅无甚意义,而且徒耗兵力,不易补充也,不如放弃决战,使之扑空,不能达成其击破我主力之目的,而且保全我实力,犹可屏障赣湘也。”⑦

但匆忙放弃,仍造成了极严重的损失,不但“全军心理犹疑,战斗精神低落”,而且“损失程度过于决战后之牺牲”。7月16日,蒋又在日记中再次检讨:“经此次教训之后,凡决心决战准备完成,待敌逼近时,即再不可变更初衷也。”⑧

淞沪、浙赣,两次会战,两种反思;一者检讨“坚持”;一者检讨“放弃”。此般犹如精神分裂,实际上呈现的,是一个弱国领袖,面对强敌压境之局势时,巧妇难为无米之炊般的左右为难。…

1942年,重庆,蒋介石

注释:

①《李宗仁回忆录》,广西人民出版社1988,P492-493。②黄绍竑:《五十回忆》,云风出版社,1945。③蒋介石:《困勉记》,1937年8月14日、20日、21日、26日。④蒋介石:《困勉记》,1937年9月29日。⑤谌旭彬:《蒋介石因何自责“太坚强”?》,短史记第221期。⑥蒋介石日记,1942年5月27日。转引自张力《从决战到弃守:浙赣会战衢州战役蒋介石的抉择》,下同。⑦蒋介石日记,1942年6月2日、3日。⑧蒋介石日记,1942年7月16日。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