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澳门新蒲京赌场0044揭秘:末代皇帝溥仪如何三次登上「皇帝」的宝座

2020年1月11日 - 澳门新蒲京赌场0044

导读:1918年的北京,在各色人物尽情表演的大舞台上,有一个小孩子却常常被人们忽视。他时常骑着单车,在锯掉门槛的巨大庭院里转来转去。他就是躲在紫禁城里的清逊帝
。 的确是个与众不同的人物。他不仅是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的
,而且也是唯一一个当了三次「 」的人。 溥仪第二次当
是1917年的「张勋复辟」。当年,张勋率领「辫子兵」气势汹汹地进入北京城,到处叫嚣著「奉还大政」。那时,北京满大街嚷嚷着「大清复辟啦」,穿着
袍褂的前清遗老遗少大摇大摆地走在街上,脑袋后面拖着已经消失了好几年的辫子——那是他们不失时机地赶到店舖里订做的。而一度冷冷清清的紫禁城内,也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在小
的心里无疑盼望着复辟的成功。北京大学王晓秋教授讲了这样一个小故事:当张勋的「辫子兵」与段祺瑞的军队打仗时,有太监告诉溥仪说,宫里供著的关帝显灵了,昨天晚上帮助张勋的军队打仗,关帝的坐骑赤兔马都跑出汗来了。溥仪急忙去看,说是不是真的。
可是,12岁的溥仪跟着太妃、王公、师傅、太监们高兴了没几天,形势就变了。段祺瑞重新执政,「辫子将军」张勋和他那支怪模怪样的军队终于被赶了出去。经历过这次复辟的溥仪虽然还未成年,但他也从失败的痛苦中感受到一丝希望:看来天下渴望复辟者大有人在,他重新登上皇位的愿望更加强烈了。溥仪怀着对祖先的无限崇敬痛下决心,一定要把辛亥革命夺走的东西再夺回来!
对紫禁城里的人来说,1918年并不存在,他们称其为「宣统十年」。他们也并不关心在那高高的宫墙外面正在发生著什么事情,心中所想的就是两个字「复辟」。然而,高墙外面的变化却正在发生著。
一年又一年过去了外面的世界似乎总是在闹个不停各路军阀打打杀杀北京的政权像走马灯似的换来换去。溥仪在一天天长大他的危机感越来越强烈。他很清楚形势如此复杂与其这样被动地熬日子何不想办法去找洋人帮帮忙?再有势力的军阀也得怕洋人!
因此溥仪一心一意想出洋。
然而他知道有那一大帮王公大臣的反对想走出宫去是不可能的更别说大摇大摆地出洋了。他绞尽脑汁想出一个办法:与弟弟溥杰合谋把宫里最好最值钱的东西以赏赐溥杰为名
运出去存到在天津租界的房子里以备将来逃出王宫时可充作经费。但不知是谁连夜放了一把火把存放宝物的建福宫统统烧了个干净。其实在溥仪的内心深处也许巴不得这把火再烧得大些能给他烧出一条逃亡的道路因为此时被高墙环绕的紫禁城在他眼里已无异于一座监狱。他没有想到这个愿望很快就实现了。
1924 年10 月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第一个行动就是驱除满清小朝廷出宫。11
月5
日早晨北京警备区总司令鹿钟麟等人带领军警进入紫禁城把皇宫与外界相连的电话线统统切断然后直奔储秀宫找到了正在与「皇后」婉容吃水果的溥仪限令他3小时之内出宫。溥仪狼狈地迁出了皇宫回到他的老家——原先的醇亲王府去了。冯玉祥的行动在客观上倒是为溥仪第三次登上「皇帝」的宝座创造了机会。刚刚出宫时的溥仪还不知道他已经成了各种力量争夺的对象。在他身边的人各有各的打算各有各的主意。表面看他有多种选择他可以顺应形势放弃帝王尊号老老实实当个蛮有些积蓄的普通老百姓;他还可以寄希望于支持自己的军阀指望他们掌握政权之后恭恭敬敬地把自己请回紫禁城去;他也可以按照原来的想法「借外力谋恢复」出洋争取外国势力的支持。
溥仪自己自然是倾向于「出洋」的。他只有一个心思就是「恢复祖业」!正是怀着这样的心情他自北京至天津一步步走进了日本人为他计画好的圈套。1931
年「九·一八」事变后一个多月溥仪在日本人的安排下偷渡出津辗转到达东北重新成为一个「国家元首」。奇怪的是这个国家不是原来的「大清国」而是一个莫名其妙的「满洲国」;那「首都」也不是在沈阳而是在长春;溥仪当的也不是皇帝而是什么稀奇古怪的「新国家执政」。
对于这种安排
溥仪一万个不满意但是溥仪很会自我心理调节他决定忍住委屈把这个机会作为将来登上皇帝宝座的阶梯。1932
年3 月8 日溥仪乘专列到达长春穿着西式大礼服举行了就职典礼。
这个「满洲国」既不是封建君主制也不是民主共和制而是被日本人独出心裁地称之为「执政制」。其实说穿了溥仪根本没什么「政」可执他根本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傀儡!
后来日本人出于形势的需要居然决定让满洲国实行帝制而且承认溥仪是「满洲国皇帝」。更让溥仪感激涕零的是在经过协商后竟同意他穿龙袍祭天!1934
年3 月1
日溥仪在长春郊外杏花村那个用土垒起来的「天坛」上穿着真正的龙袍举行了告天即位的所谓「古礼」。他身上的那件龙袍可不简单是光绪皇帝曾经穿过的在太妃身边珍藏了几十年这次是专程从北京取来的。这是溥仪第三次当皇帝了这一次比以往的哪一次都排场都威风。他有些飘飘然了觉得自己总算尝到「真龙天子」是什么滋味了。
其实溥仪当「满洲国皇帝」那十几年是他一生中最让人恶心的一段时间他充分表现出他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奴才。二次世界大战以后在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上溥仪作为证人出庭的时候曾经含着眼泪「控诉」日本人如何威逼和迫害自己但是没有人同情他因为在他「统治」东北的十几年里老百姓受尽了苦难他有无法推卸的责任。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同一天正在逃亡途中的溥仪发布了所谓的「退位诏书」就此彻底结束了他的皇帝生涯。按旧时算法这一年他恰好40
岁。

溥仪自己,自然是倾向于“出洋”的。他只有一个心思,就是“恢复祖业”!正是怀着这样的心情,他自北京至天津,一步步走进了日本人为他计划好的圈套。

1918年的北京,在各色人物尽情表演的大舞台上,有一个小孩子却常常被人们忽视。他时常骑着自行车,在锯掉门槛的巨大庭院里转来转去。他就是躲在紫禁城里的清逊帝溥仪。

溥仪的确是个与众不同的人物。他不仅是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的末代皇帝,而且也是唯一一个当了三次“皇帝”的人。

溥仪第二次当皇帝是1917年的“张勋复辟”。当年,张勋率领“辫子兵”气势汹汹地进入北京城,到处叫嚣着“奉还大政”。那时,北京满大街嚷嚷着“大清复辟啦”,穿着清朝袍褂的前清遗老遗少大摇大摆地走在街上,脑袋后面拖着已经消失了好几年的辫子——那是他们不失时机地赶到店铺里订做的。而一度冷冷清清的紫禁城内,也一下子热闹了起来。

在小皇帝的心里无疑盼望着复辟的成功。北京大学王晓秋教授讲了这样一个小故事:当张勋的“辫子兵”与段祺瑞的军队打仗时,有太监告诉溥仪说,宫里供着的关帝显灵了,昨天晚上帮助张勋的军队打仗,关帝的坐骑赤兔马都跑出汗来了。溥仪急忙去看,说是不是真的。

可是,12岁的溥仪跟着太妃、王公、师傅、太监们高兴了没几天,形势就变了。段祺瑞重新执政,“辫子将军”张勋和他那支怪模怪样的军队终于被赶了出去。

经历过这次复辟的溥仪虽然还未成年,但他也从失败的痛苦中感受到一丝希望:看来天下渴望复辟者大有人在,他重新登上皇位的愿望更加强烈了。溥仪怀着对祖先的无限崇敬痛下决心,一定要把辛亥革命夺走的东西再夺回来!

对紫禁城里的人来说,1918年并不存在,他们称其为“宣统十年”。他们也并不关心在那高高的宫墙外面正在发生着什么事情,心中所想的就是两个字“复辟”。然而,高墙外面的变化却正在发生着。

一年又一年过去了,外面的世界似乎总是在闹个不停,各路军阀打打杀杀,北京的政权像走马灯似的换来换去。溥仪在一天天长大,他的危机感越来越强烈。他很清楚,形势如此复杂,与其这样被动地熬日子,何不想办法去找洋人帮帮忙?再有势力的军阀,也得怕洋人!
因此,溥仪一心一意想出洋。

然而他知道,有那一大帮王公大臣的反对,想走出宫去是不可能的,更别说大摇大摆地出洋了。他绞尽脑汁,想出一个办法:与弟弟溥杰合谋,把宫里最好最值钱的东西以赏赐溥杰为名,
运出去存到在天津租界的房子里,以备将来逃出王宫时可充作经费。但不知是谁连夜放了一把火,把存放宝物的建福宫统统烧了个干净。其实在溥仪的内心深处,也许巴不得这把火再烧得大些,能给他烧出一条逃亡的道路,因为此时被高墙环绕的紫禁城,在他眼里已无异于一座监狱。他没有想到,这个愿望很快就实现了。

1924 年10 月,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第一个行动,就是驱除满清小朝廷出宫。11
月5
日早晨,北京警备区总司令鹿钟麟等人带领军警进入紫禁城,把皇宫与外界相连的电话线统统切断,然后直奔储秀宫,找到了正在与“皇后”婉容吃水果的溥仪,限令他3小时之内出宫。溥仪狼狈地迁出了皇宫,回到他的老家——原先的醇亲王府去了。冯玉祥的行动,在客观上倒是为溥仪第三次登上“皇帝”的宝座创造了机会。刚刚出宫时的溥仪,还不知道他已经成了各种力量争夺的对象。在他身边的人各有各的打算,各有各的主意。表面看,他有多种选择,他可以顺应形势,放弃帝王尊号,老老实实当个蛮有些积蓄的普通老百姓;他还可以寄希望于支持自己的军阀,指望他们掌握政权之后,恭恭敬敬地把自己请回紫禁城去;他也可以按照原来的想法,“借外力谋恢复”,出洋争取外国势力的支持。

溥仪自己,自然是倾向于“出洋”的。他只有一个心思,就是“恢复祖业”!正是怀着这样的心情,他自北京至天津,一步步走进了日本人为他计划好的圈套。1931
年“九·一八”事变后一个多月,溥仪在日本人的安排下,偷渡出津,辗转到达东北,重新成为一个“国家元首”。奇怪的是,这个国家不是原来的“大清国”,而是一个莫名其妙的“满洲国”;那“首都”也不是在沈阳而是在长春;溥仪当的也不是皇帝,而是什么稀奇古怪的“新国家执政”。

对于这种安排,
溥仪一万个不满意,但是溥仪很会自我心理调节,他决定忍住委屈把这个机会作为将来登上皇帝宝座的阶梯。1932
年3 月8 日,溥仪乘专列到达长春,穿着西式大礼服举行了就职典礼。

这个“满洲国”,既不是封建君主制,也不是民主共和制,而是被日本人独出心裁地称之为“执政制”。其实说穿了,溥仪根本没什么“政”可执,他根本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傀儡!
后来,日本人出于形势的需要,居然决定让满洲国实行帝制,而且承认溥仪是“满洲国皇帝”。更让溥仪感激涕零的,是在经过协商后,竟同意他穿龙袍祭天!1934
年3 月1
日,溥仪在长春郊外杏花村那个用土垒起来的“天坛”上,穿着真正的龙袍举行了告天即位的所谓“古礼”。他身上的那件龙袍可不简单,是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