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霍维华

2020年3月12日 - 典籍名著

王绍徽,咸宁人,尚书王用宾的从孙。考中万历二十六年进士,被授予邹平县知县,后升任户科给事中。他为官刚直不屈,颇以品行清廉而闻名。汤宾尹拉帮结党,企图掌权用事。吏部尚书孙丕扬因绍徽是汤宾尹的门生,便引用年例让绍徽出任山东参议,绍徽称病不去。泰昌时期,他起任通政司参议。又升任太仆寺少卿,被弹劾,称病而去。不久他因规谏皇上,被罢官。
天启四年冬,魏忠贤逐去左光斗后,便招绍徽代为左佥都御史。第二年六月升任左副都御史,不久晋升户部侍郎,督理仓场。他刚上任理事,又改任左都御史。十二月拜为吏部尚书。魏忠贤为从子魏良卿求世袭封爵,绍徽即上书为他奏请封魏良卿为伯爵。请求推崇魏忠贤三代祖宗时,绍徽也上书建议准其所请。到魏忠贤派遣宦官出外镇守时,绍徽才与同僚一起上书提出有四不可行。王恭厂、朝天宫都失火,绍徽说是因为诛罚过多造成的。他因忤逆了魏忠贤,受到谴责。过后他又上书说:“四方多事,九边缺饷,难免发生催征赋税之事,乞请确定各边塞分额,宽给年限,将权衡缓急之权交给巡按官员。正殿修成后,另外两殿的工程宜延缓,请敕令工部裁省织造、瓷器等方面的冗费,用来资助大的工程。奸党被削除已尽,但恐他们藏祸蓄怨,反受中伤。对于封疆、显过、三案方面的巨奸,宜加以逮捕,处以重刑,使人心悦服,至于其他的人,应该宽大处理。”这次又触忤了魏忠贤的意愿。
当初,绍徽在万历一朝中,素以排挤攻击东林党而得到其同党的推崇,所以魏忠贤首先用他掌管要害部门。绍徽仿民间的《水浒传》,将东林党一百零八人编成《点将录》,献给魏忠贤,让他按名加以黜退,他因此更受魏忠贤喜爱。后来奸党势力转盛,后进的人想要早日晋升,妒嫉那些人妨碍自己,便计划逐个将他们赶出。孙杰于是图谋让崔呈秀入阁,先赶走绍徽,令御史袁鲸、张文熙诋毁绍徽朋比为奸。袁鲸又上疏历述他卖官的秽状,绍徽遂被撤职,而以周应秋取代他。逆案判定后,绍徽被从官籍中除名,判了徒刑。

王绍徽,咸宁人,尚书用宾从孙也。举万历二十六年进士。授邹平知县,擢户科给事中。居官强执,颇以清操闻。汤宾尹号召党与,图柄用。吏部尚书孙丕扬以绍徽其门生,用年例出为山东参议,绍徽辞疾不就。泰昌时,起通政参议,迁太仆少卿,被劾引疾。寻以拾遗罢。

霍维华,东光人。万历四十一年中进士,被授予金坛县知县,又被征回任兵科给事中。天启元年六月,宦官王安应执掌司礼监印,他称病推辞住在外邸,希望得到温旨劝慰即起来理事。王安与魏忠贤有矛盾,阉人陆荩臣是霍维华的内弟。探知这一情况后告诉了维华。维华原与魏忠贤同郡交好,便趁机弹劾王安,魏忠贤即假传圣旨杀了王安。刘一火景、周嘉谟都厌恶维华,便用年例让维华出任陕西佥事。维华的同僚孙杰说,维华在兵科任职三月并无过失,是刘一火景、周嘉谟仰承王安的鼻息,故意将他排挤到外地。魏忠贤大喜,立即将刘、周二人逐出,而维华也因遭父丧归家。
四年冬,朝事大变,南京御史吕鹏云将自己受外转一事上告朝廷。魏忠贤传圣旨将他和被检查的徐大化、年例外转的孙杰都升为京卿,维华和王志道、郭兴治、徐景濂、贾继春、杨维垣并得恢复原官。维华得任刑科给事中。那些被赵南星斥退的人,竞相起来任事。维华更锐意攻击东林党,弹劾御史刘璞、南京御史涂世业、黄公辅、万言扬,使他们被罢免。他追论三案,痛诋刘一火景、韩火广、孙慎行、张问达、周嘉谟、王之肕、杨涟、左光斗,而赞誉范济世、王志道、汪庆百、刘廷元、徐景濂、郭如楚、张捷、唐嗣美、岳骏声、曾道唯。他还请改编《光宗实录》,向史馆宣示他的奏疏。魏忠贤立即传圣旨将刘一火景等五人除名,逮捕王之肕,免除李可灼的遣戍,提升范济世为巡抚,王志道等人为京卿,唐嗣美以下各人也都被起用,并重修《实录》,但因阁臣之言免了刘一火景等人之罪。不久维华说,总督张我续宜加罪,尚书赵彦宜斥退,御史方震孺不宜逮捕。韩敬宜复官,汤宾尹宜平反昭雪。这触忤了魏忠贤的意志,被传圣旨谴责。五年冬维华升为太仆寺少卿,第二年升为本寺卿。不久升为兵部右侍郎,代理兵部事务。他每次陈奏,必定歌颂魏忠贤。七年,延绥奏捷,维华升为右都御史,庇荫儿子为锦衣卫千户。宁远、锦州叙功,维华晋升兵部尚书,掌侍郎职权内事务,仍照前例庇荫儿子。不久叙三殿功,维华加封为太子太保。
维华个性邪佞,与崔呈秀做魏忠贤的谋主。他所亲近的都是皇上贴身宦官。所以宫闱秘事他都预先知道,因而他向皇上进献仙方灵露之饮。皇上最初很喜欢吃,后来逐渐讨厌了。到后来皇上得病,身体浮肿,魏忠贤颇以此归咎于维华。维华非常害怕,又担心有后患,便想先主动背叛魏忠贤,于是他极力辞去宁远、锦州功劳的加恩,将功劳推让给袁崇焕,乞请将给自己的庇荫转授给袁崇焕。魏忠贤察觉出他的心意,便传圣旨严厉斥责。不久,熹宗逝世,魏忠贤败,维华和杨维垣等人千方百计地弥补漏政。这一年十月,维华以兵部尚书协理军政事务。
崇祯改元后,依附于魏忠贤的人多被罢免,维华依旧在职。辽东督师王之臣被免职,继任的袁崇焕还没到任,维华图谋行边以巩固自己的地位。皇上已批准了,给事中颜继祖极力论奏维华的罪行,他说:“维华为人狡猾,宦官势力旺盛时便借助宦官,宦官势力一倒便攻击宦官。攻击杨涟、左光斗的,是维华。杨、左被逮捕后,假装救助他们的,也是维华。他以一名给事中,三年便升到尚书,每次叙功,他都有份,每有赏赐,他必得加封,就是他维华本人也难以自解。”皇上于是收回先前的命令。不久,弹劾维华的人接踵而至,维华于是引退。逆案判定后,维华遣戍徐州,但气势犹盛。七年,骆马湖淤塞,维华向沿河的尚书刘荣嗣建议,请从宿迁到徐州开一条长二百余里的水渠,引黄河水来通漕运,期望得叙功复职。刘荣嗣采纳他的建议,耗费金钱五十余万,结果工程不成,刘荣嗣被下狱判了死罪,维华这才丧气。九年,边事紧急,都御史唐世济推荐维华有治边之才,维华到后,被下狱遣戍。维华于是忧愤而死。
福王时期,杨维垣翻逆案,为维华等人诉冤,他的奏章下到了吏部。尚书张捷重述三朝旧事,极力称赞维华等人忠诚,给他们追赐给恤典。赠给庇荫和祭葬、谥号俱全的,有维华和刘廷元、吕纯如、杨所修、徐绍吉、徐景濂六人。赠给庇荫和祭葬,但不给谥号的,有徐大化、范济世二人。赐给官衔和祭葬的,有徐扬先、刘廷宣、岳骏声三人。恢复官衔但不赐予抚恤的,有王绍徽、徐兆魁、乔应甲三人。其他像王德完、黄克缵、王永光、章光岳、徐鼎臣、徐卿伯、陆澄源,虽然他们名不入逆案,但为清议所指责,所以也被赐予抚恤。

天启四年冬,魏忠贤既逐去左光斗,即召绍徽代为左佥都御史。明年六月进左副都御史。寻进户部侍郎,督仓场,甫视事,改左都御史。十二月拜吏部尚书。忠贤为从子良卿求世封,绍徽即为奏请良卿封伯。请推崇其三世,绍徽亦议如其言。至忠贤遣内臣出镇,绍徽乃偕同官陈四不可。王恭厂、朝天宫并灾,绍徽言诛罚过多。忤忠贤意,得谯让。已复上言:“四方多事,九边缺饟,难免催科,乞定分数,宽年限,以缓急之宜付抚按。正殿既成,两殿宜缓,请敕工部裁省织造、瓷器诸冗费,用佐大工。奸党削除已尽,恐藏祸蓄怨,反受中伤。逮系重刑,加于封疆、显过、三案巨奸,则人心悦服,余宜少宽贷。”复忤忠贤意。

初,绍徽在万历朝,素以排击东林为其党所推,故忠贤首用居要地。绍徽仿民间《水浒传》,编东林一百八人为《点将录》,献之,令按名黜汰,以是益为忠贤所喜。既而奸党转盛,后进者求速化,妒诸人妨己,拟次第逐之。孙杰乃谋使崔呈秀入阁,先击去绍徽,令御史袁鲸、张文熙诋绍徽朋比。鲸再疏列其鬻官秽状,遂落绍徽职,而以周应秋代。逆案既定,绍徽削籍论徒。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