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周盘龙

2020年3月5日 - 文史百科

周盘龙,是北兰陵兰陵人。宋朝实行户籍编定时,属于东平郡。周盘龙胆气过人,尤其擅长骑马射箭。泰始初年,他随军讨伐赭圻贼人,亲自冲锋陷阵,身先士卒。逐级升官至龙骧将军,积射将军,受封晋安县子爵,食邑四百户。元徽二年,桂阳王发动叛乱,其时周盘龙任冗从仆射、骑官主、领马军主,跟随太祖屯兵新亭,和屯骑校尉黄回一起出于城南,与反贼对阵,不久引军还城中,合力拒战。事情平定后,周盘龙被任命为南东莞太守,加授前军将军,不久官至骁骑将军。升明元年,他出为假节、督交、广二州军事、征虏将军、平越中郎将、广州刺史,没到官,参与平定石头的战役。升明二年,沈攸之被平定,司州刺史姚道和因朝廷对他不放心而被征调,朝廷任命周盘龙督司州军事、司州刺史,假节、将军如故。又被改封为沌阳县子爵。太祖即位,周盘龙进号右将军。
建元二年,北虏犯寿春,朝廷任命周盘龙为军主、假节,协助豫州刺史垣崇祖决水淹敌。周盘龙率辅国将军张倪马步军在西泽中奋勇打击,杀死杀伤敌人数万,获牛马辎重无数。皇上闻报大喜,下诏说:“丑虏竟敢侵掠寿春,无异于送死。垣崇祖周盘龙率领义师,迅疾出击,水中陆地,皆获大胜,转眼之间,西蕃便平定了。这实在是将帅效忠之功,文武争伐之力,应对所有立功人员,及时奖赏提拔,上报朝廷。”周盘龙的爱妾杜氏,皇上送她金钗镊二十枚,亲笔写道:“赏给周公的阿杜。”周盘龙转任太子左率。又被改授持节,军主如故。
第二年,北虏犯淮阳,包围角城。以前皇上派军主成买守卫角城,成买对别人说:“我现今任角守将,我儿当成一‘子’。”有人问那是什么缘故?成买说:“角城与北虏同在北岸,危险很大,我岂能让北虏不敢向南觊觎。我若非全军覆没于北虏,就应大破北虏。我儿如果不因我死而作孝‘子’,便当因我立功封王而作世‘子’了。”这时北虏层层围困成买,皇上派领军将军李安民任都督去救援他。命令周盘龙说:“角城、涟口贼人又开始进攻了,西道这时还没有贼人,你可率马步军直下淮阴同李领军会合。钟离船少,只能装载辎重及数日粮食,士兵可沿淮步行前往。”成买和北虏苦战,亲手伤杀敌人无数。早晨起来,忽见手中有数升血,这天他就战死了。
周盘龙儿子周奉叔单马率二百余人陷于敌阵,北虏军一万余骑从左右包围上来,一骑士兵跑回来,向周盘龙报告周奉叔已阵亡,周盘龙正在吃饭,闻听此讯扔下筷子,飞马持矛,直冲虏阵,口称“周公来了”!北虏平素就很畏惧周盘龙骁勇的威名,马上望风披靡。其时周奉叔已大大杀伤北虏兵,得以冲出重围,周盘龙不知道,仍声东击西,奔南突北,贼人无人敢挡。南齐书周奉叔见他父亲很长时间不出来,又跃马入阵。父子两匹马,在数万人中横冲直撞,虏军大败。周盘龙父子因而名扬北国。周盘龙外表衰弱朴讷,而临阵勇猛果敢,诸将无人能及。
永明元年,周盘龙迁任征虏将军、南琅笽太守。永明三年,又迁任右卫将军,加给事中。永明五年,他又转任大司马,加征虏将军、济阳太守。世祖多次讲武,常令周盘龙领马军,作骑马使矛示范。周盘龙后来因病改任光禄大夫。不久出任持节、都督兖州、淮河一带诸军事、平北将军、兖州刺史。后来他被晋封为侯爵。
角城守将张蒲,和北虏暗中勾结,趁着大雾乘船到清河中采樵,船上载虏兵二十多人,将武器藏在底下,直往角城东门而来,防守城门的没有阻挡,敌兵于是登岸拔兵刃来争夺城门。戍主皇甫仲贤率军主孟灵宝等三十余人在东门抵抗,杀敌兵三人,剩下的敌兵被杀伤跳入水中,而这时虏军的骑兵步兵已有三千多人到了城外,被堑壕阻住不能前进。淮阴军主王僧庆等领五百人赶来救援,虏军这才退走。周盘龙因此事被有司弹劾,皇上下诏让他以白衣的资格代理职务。不久朝廷八座长官都奏请给他恢复官位。加领东平太守。周盘龙上表说自己年老才弱,不能镇守边地,请求辞官,被朝廷批准,还京任散骑常侍、光禄大夫。世祖调侃地说:“卿穿文官的貂蝉,比你以前的军装如何?”周盘龙说:“这貂蝉就是从那军装里挣来的呀。”永明十一年,周盘龙病死,死时七十九岁,被追赠为安北将军、兖州刺史。
本史作者认为:公侯捍卫城池,是守卫国家的倚仗。必须长期熟习军事,而不是靠一战之功就可以的。吕安国等人为历任皇帝效力,忠勤有名,并能认清形势,知道为谁而战。周盘龙骁勇善战,独冠三军,当年匈奴害怕李广,也不如北虏之害怕盘龙,太雄壮了!
赞语:吕安国本是旧将,协同了改朝换代,参予了保卫九江,并为建设中夏出力不少。周盘龙杀敌英勇,令敌人闻风而逃。

吕安国,是广陵郡广陵县人。宋大明末年,吕安国作为将领而受到任用,他为人稳重而干练,受到刘面力的称许。泰始二年,刘面力在寿春征讨殷琰,吕安国作为建威将军出任刘面力的军副。众军在横塘击破殷琰的长史杜叔宝的军队,吕安国率军包抄截断了对方的粮道,烧毁对方的运输车,并大量歼灭了对方力量。殷琰逃退,刘面力派吕安国追击,作为先头部队赶到寿春。殷琰闭门自守,吕安国则和辅国将军垣闳屯兵占据城南,于是各路大军相继赶到。事后论功,吕安国功为第一,被封为彭泽县男,他没有接受,次年,改封钟武县男,增加食邑至四百户。不断升官至宁朔将军、义阳太守。泰始四年,改封湘南县男。敌虏攻陷汝南,司州失守,朝廷任命吕安国为督司州诸军事、宁朔将军、司州刺史。泰始六年,义阳设立州治,吕安国领任义阳太守。不久迁任右军将军,假辅师将军。元徽二年,吕安国任晋熙王征虏司马,辅师将军仍旧。转任游击将军。元徽三年,出任持节、都督青、兖、冀三州沿淮前锋诸军事、辅师将军、兖州刺史。次年,进号冠军将军,回朝后任游击将军,加散骑常侍、征虏将军。
沈攸之事件暴发后,太祖任命吕安国为湘州刺史,仍旧担任征虏将军。此前,王蕴罢去了湘州刺史,南中郎将南阳王刘岁羽还没到达镇所。王蕴的宁朔长史庾佩玉权且主持州里的工作,朝廷先派南中郎将中兵参军临湘县令韩幼宗领军防卫本州。沈攸之起事后,他们二人互相猜疑不让,庾南齐书佩玉便把幼宗给杀掉了。平西将军黄回到了郢州,派军中主将任候伯主管湘州工作,又把庾佩玉给杀了。候伯和黄回与卫将军袁粲密谋石头之事,黄回命令候伯水军乘舸前往石头接受袁粲指令,正赶上众军已到,候伯不能进入。太祖便命令吕安国前往镇所,把任候伯抓来杀了。不久进号前将军。建元元年,吕安国晋封侯爵,增加食邑六百户。转任右卫将军,加给事中。
建元二年,敌虏寇掠边境,皇上派吕安国出兵司州,安民集户。下诏说:“郢、司州一带,流民繁杂广多,应当统一加以区别,确定其隶属关系。但考虑到二州没有专职官员负责此项工作,便暂派吕安国前往主持。”于是吕安国以本官的资格任使持节、总荆、郢诸军北讨事,驻军义阳西关。敌虏还没到来,吕安国又移驻沔口以待接应。改封吕安国为湘乡侯。世祖即位后,任命吕安国为使持节、散骑常侍、平西将军、司州刺史、领义阳太守。永明二年,移任都督南兖、兖、徐、青、冀五州诸军事、平北将军、南兖州刺史,又任都督、湘州刺史。永明四年,湘川蛮部骚动,吕安国督兵前往讨平。
吕安国生病后,被征为光禄大夫,加散骑常侍。吕安国很高兴被授文职,告诉他儿子说:“你以后不要穿着军服被驱使了,盛服犹恨不称意,应当做穿朱衣的官才是。”皇上派中书舍人茹法亮敕命吕安国说:“我一直为卿的疾病忧虑,有何要求只管说,不要作难。”第二年,调任都官尚书,领太子左率。永明六年,调任领军将军。吕安国屡任将帅,在朝中以老臣身份被礼遇。不久调任散骑常侍、金紫光禄大夫、兖州中正,赐给扶助侍从人员。皇上又敕命茹法亮说:“我看吕安国的病情,不宜劳累,并且脚上经常不舒服,让人搀扶到我面前,于礼望实在是不合适,我很难敕令他。这个人很忌讳说到病,你可以旁敲侧击探问他的意思,他如果转好不需别人扶持,就按规定入朝,一定不要勉强。”永明八年,死去,其时六十四岁。追赠使持节、镇北将军、南兖州刺史,常侍如故,给鼓吹一部。谥号“肃侯”。

卷二十九

列传第十  吕安国全景文周山图周盘龙王广之

  吕安国,广陵广陵人也。宋大明末,安国以将领见任,隐重有干局,为刘勔所称。泰始二年,勔征殷琰于寿春,安国以建威将军为勔军副。众军击破琰长史杜叔宝军于横塘,安国抄断贼粮道,烧其运车,多所伤杀。琰众奔退,勔遣安国追之,先至寿春。琰闭门自守,安国与辅国将军垣闳屯据城南,于是众军继至。安国勋第一,封彭泽县男,未拜,明年,改封钟武县,加邑为四百户。累至宁朔将军、义阳太守。四年,又改封湘南县男。虏陷汝南,司州失守,以安国为督司州诸军事、宁朔将军、司州刺史。六年,义阳立州治,仍领义阳太守。稍迁右军将军,假辅师将军。元徽二年,为晋熙王征虏司马,辅师将军如故。转游击将军。三年,出为持节、都督青兖冀三州缘淮前锋诸军事、辅师将军、兖州刺史。明年,进号冠军将军,还为游击将军,加散骑常侍、征虏将军。

澳门新蒲京的官方网站,  沈攸之事起,太祖以安国为湘州刺史,征虏将军如故。先是王蕴罢州,南中郎将南阳王翙未之镇,蕴宁朔长史庾佩玉权行州事,朝廷先遣南中郎将中兵参军临湘令韩幼宗领军防州。沈攸之之难,二人各相疑阻,佩玉辄杀幼宗。平西将军黄回至郢州,遣军主任候伯行湘州事,又杀佩玉。候伯与回同卫将军袁粲谋石头事,回令候伯水军乘舸往赴,会众军已至,不得入。太祖令安国至镇,收候伯诛之。寻进号前将军。建元元年,进爵,增邑六百户。转右卫将军,加给事中。二年,虏寇边,上遣安国出司州,安集民户。诏曰:「郢、司之间,流杂繁广,宜并加区判,定其隶属。参详两州,事无专任,安国可暂往经理。」以本官使持节,总荆郢诸军北讨事,屯义阳西关。虏未至,安国移屯沔口以俟应接。改封湘乡。

  世祖即位,授使持节、散骑常侍、平西将军、司州刺史,领义阳太守。永明二年,徙都督南兖兖徐青冀五州诸军事、平北将军、南兖州刺史,仍为都督、湘州刺史。四年,湘川蛮动,安国督州兵讨之。有疾,征为光禄大夫,加散骑常侍。安国欣有文授,谓其子曰:「汝后勿作袴褶驱使,单衣犹恨不称,当为朱衣官也。」上遣中书舍人茹法亮敕安国曰:「吾恒忧卿疾病,应有所须,勿致难也。」明年,迁都官尚书,领太子左率。六年,迁领军将军。安国累居将率,在朝以宿旧见遇。寻迁散骑常侍、金紫光禄大夫、兖州中正,给扶。上又敕茹法亮曰:「吾见吕安国疾状,自不宜劳,且脚中既恒恶,扶人至吾前,于礼望殊成有亏,吾难敕之。其人甚讳病,卿可作私意向,其若好差不复须扶人,依例入,幸勿牵勉。」八年,卒,年六十四。赠使持节、镇北将军、南兖州刺史,常侍如故。给鼓吹一部。谥肃侯。

  时旧将帅又有吴郡全景文,字弘达。少有气力,与沈攸之同载出都,到奔牛埭,于岸上息,有人相之:「君等皆方伯人,行当富贵也。」景文谓攸之曰:「富贵或可一人耳,今言皆然,此殆妄言也。」景文仍得将领为军主。孝建初,为竟陵王骠骑行参军,以功封汉水侯。除员外郎,积射将军。泰始二年,为假节、宁朔将军、冗从仆射、军主。随前将军刘亮讨破东贼于晋陵,除长水校尉,假辅国将军。北讨薛索儿于破釜,领水军断贼粮运。仍随太祖于葛冢石梁,再战皆有功。南贼相持未决,敕景文隶刘亮拒刘胡,攻围力战,身被数十创,除前军将军,封孝宁县侯,邑六百户。除宁朔将军,游击将军,假辅师将军,高平太守,镇军、安西二府司马,骁骑将军。元徽末,出为南豫州刺史、历阳太守,辅国将军如故。迁征虏将军、南琅邪济阴二郡太守、军主,寻加散骑常侍。建元元年,以不预佐命,国除,授南琅邪太守,常侍、将军如故。迁光禄大夫,征虏将军、临川王征西司马、南郡太守。还,累迁为给事中,光禄大夫。永明九年,卒。

  周山图,字季寂,义兴义乡人也。少贫微,佣书自业。有气干,为吴郡晋陵防郡队主。宋孝武伐太初,山图豫勋,赐爵关中侯。兖州刺史沈僧荣镇瑕丘,与山图有旧,以为己建武府参军。竟陵王诞据广陵反,僧荣遣山图领二百人诣沈庆之受节度,事平论勋,为中书舍人戴明宝所仰。泰始初,为殿中将军。四方反叛,仆射王彧举山图将领,呼与语,甚悦,使领百舸为前驱。与军主佼长生等攻破贼湖白、赭圻二城。除员外郎,加振武将军。豫平浓湖,追贼至西阳还,明帝赏之,赐苑西宅一区。镇军将军张永征薛安都于彭城,山图领二千人迎运至武原,为虏骑所追,合战,多所伤杀。虏围转急,山图据城自固,然后更结阵死战。突围出,虏披靡不能禁。众称其勇,呼为「武原将」。及永军大败,山图收散卒得千余人,守下邳城。还,除给事中、冗从仆射、直阁将军。

  山图好酒多失,明帝数加怒诮,后遂自改。出为钱唐新城戍。是时豫州淮西地新没虏,更于历阳立镇,五年,以山图为龙骧将军、历阳令,领兵守城。

  初,临海亡命田流自号「东海王」,逃窜会稽鄞县边海山谷中,立屯营,分布要害,官军不能讨。明帝遣直后闻人袭说降之,授流龙骧将军,流受命,将党与出,行达海盐,放兵大掠而反。是冬,杀鄞令耿猷,东境大震。六年,敕山图将兵东屯浃口,广设购募。流为其副暨挐所杀,别帅杜连、梅洛生各拥众自守。至明年,山图分兵掩讨,皆平之。

  豫章贼张凤,聚众康乐山,断江劫抄。台军主李双、蔡保数遣军攻之,连年不禽。至是军主毛寄生与凤战于豫章江,大败。明帝复遣山图讨之。山图至,先羸兵偃众,遣幢主庞嗣厚遗凤,要出会聚,听以兵自卫,凤信之。行至望蔡,山图设伏兵于水侧,击斩凤首,众百余人束首降。除宁朔将军、涟口戍主。山图遏涟水筑西城,断虏骑路,并以溉田。元徽三年,迁步兵校尉,加建武将军。转督高平下邳淮阳淮西四郡诸军事、宁朔将军、淮南太守。盗发桓温冢,大获宝物。客窃取以遗山图,山图不受,簿以还官。迁左中郎将。

  太祖辅政,山图密启曰:「沈攸之久有异图,公宜深为之备。」太祖笑而纳之。武陵王赞为郢州,太祖令山图领兵卫送。世祖与晋熙王燮自郢下,以山图为后防。攸之事起,世祖为西讨都督,启山图为军副。世祖留据盆城,众议以盆城城小难固,不如还都。山图曰:「今据中流,为四方势援,大众致力,川岳可为。城隍小事,不足难也。」世祖使城局参军刘皆、陈渊委山图以处分事。山图断取行旅船板,以造楼橹,立水栅,旬日皆办。世祖甚嘉之。授前军将军,加宁朔将军,进号辅国将军。攸之攻郢城,世祖令山图量其形势。山图曰:「攸之见与邻乡,亟同征伐,悉其为人。性度险刻,无以结固士心。如顿兵坚城之下,适所以为离散之渐耳。」攸之既败,平西将军黄回乘轻舸从白服百余人在军前下缘流叫,盆城中恐,须臾知是回凯归乃安。世祖谓山图曰:「周公前言,可谓明于见事矣。」

  还都,太祖遣山图领部曲镇京城,镇戍诸军,悉受节度。迁游击将军,辅国如故。建元元年,封广晋县男,邑三百户。出为假节、督兖青冀三州徐州东海朐山军事、宁朔将军、兖州刺史,百姓附之。二年进号辅国将军。其秋,虏动,上策虏必不出淮阴,乃敕山图曰:「知卿绥边抚戎,甚有次第,应变算略,悉以相委。恐列丑未必能送死,卿丈夫无可藉手耳。」虏果寇朐山,为玄元度、卢绍之所破。虏于淮阳。是时淮北四州起义,上使山图自淮入清,倍道应赴。敕山图曰:「卿当尽相帅驭理,每存全重,天下事,唯同心力,山岳可摧。然用兵当使背后无忧虑;若后冷然无横来处,闭目痛打,无不摧碎。吾政应铸金,待卿成勋耳。若不藉此平四州,非丈夫也。努力自运,勿令他人得上功。」会义众已为虏所没,山图拔三百家还淮阴。表移东海郡治涟口,又于石鳖立阳平郡,皆见纳。

  世祖践阼,迁竟陵王镇北司马,带南平昌太守,将军如故。以盆城之旧,出入殿省,甚见亲信。义乡县长风庙神姓邓,先经为县令,死遂发灵。山图启乞加神位辅国将军。上答曰:「足狗肉便了事,何用阶级为?」转黄门郎,领羽林四厢直卫。山图于新林立墅舍,晨夜往还。上谓之曰:「卿罢万人都督,而轻行郊外。自今往墅,可以仗身自随,以备不虞。」及疾,上手敕参问,遣医给药。永明元年,卒,年六十四。诏赐朝服一具,衣一袭。

  周盘龙,北兰陵兰陵人也。宋世土断,属东平郡。盘龙胆气过人,尤便弓马。泰始初,随军讨赭圻贼,躬自斗战,陷阵先登。累至龙骧将军,积射将军,封晋安县子,邑四百户。元徽二年,桂阳贼起,盘龙时为冗从仆射、骑官主、领马军主,随太祖顿新亭,与屯骑校尉黄回出城南,与贼对阵,寻引还城中,合力拒战。事宁,除南东莞太守,加前军将军,稍至骁骑将军。升明元年,出为假节、督交广二州军事、征虏将军、平越中郎将、广州刺史,未之官,预平石头。二年,沈攸之平,司州刺史姚道和怀贰被征,以盘龙督司州军事、司州刺史,假节、将军如故。改封沌阳县。太祖即位,进号右将军。

  建元二年,虏寇寿春,以盘龙为军主、假节,助豫州刺史垣崇祖决水漂渍。盘龙率辅国将军张倪马步军于西泽中奋击,杀伤数万人,获牛马辎重。上闻之喜,诏曰:「丑虏送死,敢寇寿春,崇祖、盘龙正勒义勇,乘机电奋,水陆斩击,填川蔽野。师不淹晨,西蕃克定。斯实将率用命之功,文武争伐之力。凡厥勋勤,宜时铨序,可符列上。盘龙爱妾杜氏,上送金钗镊二十枚,手敕曰「饷周公阿杜」。转太子左率。改授持节,军主如故。

  明年,虏寇淮阳,围角城。先是上遣军主成买戍角城,谓人曰:「我今作角城戍,我儿当得一子。」或问其故。买曰:「角城与虏同岸,危险具多,我岂能使虏不敢南向?我若不没虏,则应破虏。儿不作孝子,便当作世子也。」至虏围买数重,上遣领军将军李安民为都督救之。敕盘龙曰:「角城涟口,贼始复进,西道便是无贼,卿可率马步下淮阴就安民军。钟离船少,政可致衣仗数日粮,军人扶淮步下也。」买与虏拒战,手所伤杀无数,晨朝早起,手中忽见有数升血,其日遂战死。盘龙子奉叔单马率二百余人陷阵,虏万余骑张左右翼围绕之,一骑走还,报奉叔已没。盘龙方食,弃箸,驰马奋槊,直奔虏阵,自称「周公来!」虏素畏盘龙骁名,即时披靡。时奉叔已大杀虏,得出在外,盘龙不知,乃冲东击西,奔南突北,贼众莫敢当。奉叔见其父久不出,复跃马入阵。父子两匹骑,萦搅数万人,虏众大败。盘龙父子由是名播北国。形甚羸讷,而临军勇果,诸将莫逮。

  永明元年,迁征虏将军、南琅邪太守。三年,迁右卫将军,加给事中。五年,转大司马,加征虏将军、济阳太守。世祖数讲武,常令盘龙领马军,校骑骋槊。后以疾为光禄大夫。寻出为持节、都督兖州缘淮诸军事、平北将军、兖州刺史。进爵为侯。

  角城戍将张蒲与虏潜相构结,因大雾乘船入清中采樵,载虏二十余人,藏伏惣下,直向城东门,防门不禁,仍登岸援白争门。戍主皇甫仲贤率军主孟灵宝等三十余人于门拒战,斩三人,贼众被创赴水,而虏军马步至城外已三千余人,阻堑不得进。淮阴军主王僧庆等领五百人赴救,虏众乃退。坐为有司所奏,诏白衣领职。八座寻奏复位。加领东平太守。

  盘龙表年老才弱,不可镇边,求解职,见许。还为散骑常侍、光禄大夫。世祖戏之曰:「卿著貂蝉,何如兜鍪?」盘龙曰:「此貂蝉从兜鍪中出耳。」十一年,病卒,年七十九。赠安北将军、兖州刺史。

  子奉叔,勇力绝人,随盘龙征讨,所在为暴掠。世祖使领军东讨唐宇之,奉叔畏上威严,检勒部下,不敢侵斥。为东宫直阁。郁林在西州,奉叔密得自进。及即位,与直阁将军曹道刚为心膂。道刚骁骑将军,加冠军将军;奉叔游击将军,加辅国将军:并监殿内直卫。少日,仍迁道刚为黄门郎,高宗固谏不纳。奉叔善骑马,帝从其学骑射,尤见亲宠,得入后宫。寻加领淮陵太守、兖州中正。道刚加南濮阳太守。隆昌元年,除黄门郎,未拜,仍出为持节、都督青冀二州军事、冠军将军、青州刺史。时帝谋诛宰辅,故出奉叔为外援,除道刚中军司马、青冀二州中正,本官如故。奉叔就帝求千户侯,许之。高宗辅政,以为不可,封曲江县男,三百户,奉叔大怒,于众中攘刀厉目,高宗说喻之,乃受。奉叔辞毕将之镇,部伍已出。高宗虑其一出不可复制,与萧谌谋,称敕召奉叔于省内杀之,勇士数人拳击久之乃死。启帝云「奉叔慢朝廷」。帝不获已,可其奏。高宗废帝之日,道刚直阁省,萧谌先入户,若欲论事,兵人随后奄进,以刀刺之,洞胸死,因进宫内废帝。

  奉叔弟世雄,永元中为西江督护。陈显达事后,世雄杀广州刺史萧季敞,称季敞同逆,送首京师。广州刺史颜翻讨杀之。

  王广之,字林之,沛郡相人也。少好弓马,便捷有勇力。初为马队主。宋大明中,以功补本县令,殿中,龙骧,强弩将军,骠骑中兵,南谯太守。泰始初,除宁朔将军、军主,隶宁朔将军刘怀珍征殷琰于寿春。琰将刘从筑垒拒守,台军相拒移日。琰遣长史杜叔宝领五千人运车五百乘援从。怀珍遣广之及军主辛庆祖、黄回、千道连等要击于横塘。宝结营拒战,广之等肉薄攻营,自晡至日没,大败之,杀伤千余人,遂退,烧其运车。从闻之,弃垒奔走。时合肥城反,官军前后受敌,都督刘勔召诸军主会议。广之曰:「请得将军所乘马往平之。」勔以马与广之,广之去三日,攻克合肥贼。仍随怀珍讨淮北。

  时明帝遣青州刺史明僧暠北征至三城,为沈文秀所攻。广之将步骑三千余人,缘海救之,俱引退。广之又进军袭文秀所置长广太守刘桃根,桃根弃城走。军还,封安蛮县子,三百户。寻改蒲圻。除建威将军、南阳太守,不之官。除越骑校尉、龙骧将军、钟离太守。迁为左军将军,加宁朔将军、高平太守。又除游击将军,宁朔如故。加给事中,冠军将军。讨宋建平,先登京口,改封宁都县子,五百户。太祖废苍梧,出广之为假节、督徐州军事、徐州刺史、钟离太守,冠军如故。

  沈攸之事起,广之留京师,豫平石头,仍从太祖顿新亭,进号征虏将军。太祖诛黄回。回弟驷及从弟马、兄子奴亡逸。太祖与广之书曰:「黄回虽有微勋,而罪过转不可容。近遂启请御大小二舆为刺史服饰。吾乃不惜为其启闻,政恐得舆,复求画轮车。此外罪不可胜数,弟自悉之。今启依法。」令广之于江西搜捕驷等。建元元年,进爵为侯,食邑千户。转散骑常侍、左军将军。

  北虏动,明年,诏假广之节,出淮上。广之家在彭、沛,启上求招诱乡里部曲,北取彭城,上许之。以广之为使持节、都督淮北军事、平北将军、徐州刺史。广之引军过淮,无所克获,坐免官。寻除征虏将军,加散骑常侍、太子右率。世祖即位,迁长沙王镇军司马,南东海太守,司徒司马,寻阳相,南新蔡太守,安陆王北中郎左军司马,广陵太守,将军如故。出为持节、都督徐州诸军事、徐州刺史,将军如故。还为光禄大夫、左将军、司徒司马。迁右卫将军,转散骑常侍,前将军。世祖见广之子珍国应堪大用,谓广之曰:「卿可谓老蚌也。」广之曰:「臣不敢辞。」上大笑。除游击将军,不拜。

  十一年,虏动,假广之节,招募。隆昌元年,迁给事中、左卫将军。时豫州刺史崔慧景密与虏通,有异志。延兴元年,以广之为持节、督豫州郢州之西阳司州之汝南二郡军事、平西将军、豫州刺史。预废郁林勋,增封三百户。高宗诛害诸王,遣广之征安陆王子敬于江阳,给鼓吹一部。事平,仍改授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江州诸军事、镇南将军、江州刺史。进封应城县公,食邑二千户。建武二年,虏围司州,遣广之持节督司州征讨解围。广之未至百余里,虏退,乃还。明年,迁侍中、镇军将军,给扶。四年,卒。年七十三。追赠散骑常侍、车骑将军,谥曰壮公。

  史臣曰:公侯扞城,守国之所资也。必须久习兵事,非一战之力。安国等致效累朝,声勤克举,并识时变,咸知附托。盘龙骁勇,独冠三军,匈奴之惮飞将,曾不若也。壮矣哉!

  赞曰:安国旧将,协同迁社,同裨九江,翊从中夏。盘龙杀敌,洞开胡马。广之末年,旌旄骤把。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