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王俭

2020年3月5日 - 传奇人物

王俭字仲宝,是琅笽临沂人,祖父昙首,曾任宋的右光禄。父亲王僧绰,官至金紫光禄大夫。王俭出生时,其父遇害,叔父僧虔收养了他。过了几年,他便袭封爵位为豫宁侯,受封的时候,王俭流涕呜咽。
王俭幼时便很有神采,专心笃学,手不释卷。丹阳尹袁粲知道了他的名声,便说给宋明帝,明帝便把阳羡公主许配给王俭,拜官驸马都尉。皇上因为王俭的嫡母武康公主参与了太初年间的巫蛊事件,不能享受公主的婆婆的名义,要开墓分葬,王俭便通过有关人士向皇上自陈,并暗中以死请求皇上,这事才算过去。
起初王俭任秘书郎,太子舍人,破格提拔为秘书丞。他上表请求校阅古代典籍,仿照《七略》撰写《七志》四十卷,上表献给皇上,此表的辞采非常典雅。又撰定《元徽四部书目》。母亲去世,王俭服丧结束后被任命为司徒右长史。依照《晋令》,公府长史要穿朝服,宋大明以来穿红衣服。王俭上书说应该恢复旧规矩,当时讨论没被通过。
苍梧王暴虐,王俭很忧惧,便向袁粲要求出京做地方官,援引晋新安公主婿王献之为吴兴太守的先例,王俭被补为义兴太守。后还朝任黄门郎,转任带吏部郎。升明二年,迁任长兼侍中,他考虑到父亲最后一任也是这个职务,坚决辞让了。
王俭察知太祖为人雄异,便先做了太祖领军府的衣裾,太祖任太尉后,便援引王俭为右长史,恩礼隆重而且亲密,受到专门任用。转任左长史。后来皇上授太祖太傅之职,也是王俭活动的结果。王俭少年时便有做宰相的抱负,人们在谈论时也都很推许他。当时即将举行禅位大典,王俭佐命,所有礼仪诏策,都出王俭之手,褚渊只写了禅诏文,还让王俭参与修改。齐王府开始设置建制时,王俭迁任右仆射,领吏部,当时才二十八岁。太祖曾从容对王俭说:“我现在要以青溪为鸿沟。”王俭回答说:“天应民从,但愿不要有楚、汉争斗之事。”建元元年,改封王俭为南昌县公,食邑二千户。次年,转任左仆射,领吏部之职仍旧。
皇上拆掉了宋明帝的紫极殿,用它的材料建宣扬门。王俭与褚渊及叔父王僧虔连名上表谏止说:“我们认为德是立身的基础,俭是行走的车船。晋代将建春台时,公卿们都发议论,汉代要造北宫时,大臣们都来规劝。这二个君主,一个是列国常侯,一个是守文中主,尚且能够乐于接受谏诤,何况陛下是圣哲天子呢。我们这些人的责任重大,愿意就以前的诏令,发表点意见。陛下自从登基御宇以来,简约节省的品德已经照耀天下了。外面建造的乾华殿,朴素简洁,而现在要用紫极殿的旧材料来建宣阳门,我们便有些弄不明白了。我们觉得把心病转到胳膊腿上来,这不是良医的高明;害怕影子脚印便发足奔跑,也不是获得安静的方法。况且农活正忙,田园事多,现在反而停下争取丰收的劳动,来大兴土木之役,这不是宣扬您的伟大品德所该做的。如果说门在宫南,属于重阳之处,年月稍久,渐渐破旧的话,这只要适当修理调整一下就行了,不必大事改作。如果我们的建议有道理的话,就请付诸施行。”皇上手诏表示采纳并予以奖赏。宋朝时京城的外六门设有竹篱,这年初,有人挖到了白虎樽,传说“白门三重门,竹篱穿不完”。皇上鉴于这话,要改建都墙。王俭又谏止,皇上答复说:“我要让后世无以复加!”当时朝廷初奠基,一切制度都在草创之中,王俭懂得旧事,问无不答。皇上曾感叹说:“《诗》中说:‘维岳降神,生甫及申。’现在上天也为我生了一个王俭呀!”
就在这一年,王俭上表请求解除他的吏部职务,表中说:“臣下我考察了古代的身边的君臣关系,发现没有谁能像我这样得到陛下如此的恩幸。为什么这样说呢?子房碰到汉后,公达逢着魏君,史书上都当作美谈,君子们都称颂他们的高义。二臣都怀有王佐之才,受到这样的待遇也不是什么偏爱,而两位君主专权威武,未免不够宽裕,怎么能够和平常之人,到宽弘大量的对待,同日而语呢?这些我都铭记在心,感戴莫名,即使让我倾家丧命,只要能对陛下有一丁点儿益处,我也应该尽力驱驰,报答万一,岂能允许有一丝儿形饰,碌碌无为?至于选拔各类人才合理任用,这乃是风教的首要工作,玉石朱素,都要同此判定。我不是说我的工作没有一点毛病,但我品裁评定,的确是不曾懈怠。虽然我自南齐书己很努力,但由于识力有限不能称意,如果再让我这样不合适地干下去,彼此都会被壅塞;如果让我专心于本职工作,那还差不多能够胜任。况且前代掌管选官工作,未必其在代来,为什么现在,非我不可呢?我这倾心为国,并不是什么退让,既然我们关系休戚相联,难道需要用地位和职务才能表明亲密么?陛下如果不能根据这个道理满足我的愿望,那么我以后就不敢再希望得到您的特别爱护了。频频冒犯您的威严,甘愿受到您的惩处。”皇上答应了。加王俭侍中,他坚决辞让,又恢复了他的散骑常侍之职。
皇上举行私宴招待几个大臣,让大家各献技艺。褚渊弹琵琶,王僧虔弹琴,沈文季唱《子夜》歌,张敬儿跳舞,王敬则表演了空中接刀的杂技。王俭说:“臣下我什么也不通,只知道背诵书本。”于是跪在皇上跟前背诵司马相如的《封禅书》。皇上笑道:“这是盛德君主的事情,我哪里担当得起。”后来皇上让陆澄背诵《孝经》,从“仲尼语”诵起。王俭说:“陆澄真是所谓博而寡要,我请求背诵。”于是背诵了《君子之事上》章。皇上说:“很好!现在更觉得张子布没什么稀奇的了。”

何戢字慧景,庐江飅人。祖父何尚之,宋时任司空。父亲何偃,曾任金紫光禄大夫,受到宋武帝的礼遇。选何戢做山阴公主的丈夫,拜为驸马都尉。初官秘书郎,太子中舍人,司徒主簿,新安王文学,秘书丞,中书郎。
景和元年,山阴公主向帝请求让吏部郎褚渊入宫服侍自己,褚渊受到逼迫,始终不肯从命,与何戢共同起居有一个多月,因此感情特别融洽。明帝即位,何戢调任司徒从事中郎,跟随建安王刘休仁征讨赭圻,报请转任何戢为司马,授黄门郎,出任寅威将军、东阳太守,吏部郎。元徽初年,褚渊参掌朝政,引何戢为侍中,其时才二十九岁。何戢以未到三十岁苦辞内侍之职,表疏频频递上,时人很赞许他。后来改授司徒左长史。
太祖为领军,和何戢往来密切,多次置酒欢宴。皇上喜欢水引饼,何戢让妻女亲自制作以供皇上享用。过一阵子,又任他为侍中,迁任安成王车骑长史,加授辅国将军、济阳太守,代管府、州事务。出任吴郡太守,因病回来。任侍中,秘书监,继而转任中书令,太祖相国左长史。建元元年,调任散骑常侍、太子詹事,不久改任侍中,詹事如故。皇上想调何戢主持吏部,问于尚书令褚渊,因何戢资深,想加授常侍。褚渊说:“宋朝时王球从侍中中书令之职担任吏部尚书,资历和何戢也相似。目前吏部职位比以往稍轻,不可突然加他常侍。圣旨总讲兼职不宜过多,臣与王俭已是为左珥,如果再加上何戢常侍,则朝廷八座之中便有三貂了。如果给何戢另挂骁骑将军或游击将军之号也就够了。”于是任何戢为吏部尚书,加授骁骑将军。
何戢容仪俊美,举止与褚渊相南齐书仿,时人称之为“小褚公”。家业富盛,性喜华侈,衣被服饰,极为奢丽。建元三年,出任左将军、吴兴太守。
皇上颇为喜欢画扇,宋孝武帝曾赐给何戢一把蝉雀扇,是名画家顾景秀画的。当时陆探微、顾彦先都擅画,赞叹其扇巧夺天工。何戢托王晏献给皇上,皇上令王晏重重酬谢他。
建元四年,何戢亡故。时仅三十六岁。追赠散骑常侍、抚军,太守如故。谥号“懿子”。其女是郁林王后,又追赠侍中、光禄大夫。

张绪字思曼,是吴郡吴县人。其祖张茂度,曾任会稽太守。其父张寅,官为太子中舍人。
张绪少年时就很知名了。他心性清简寡欲,他的叔父张镜对人说:“这孩子,便是当今的乐广哩。”
州里聘请张绪为议曹从事,后推举他为秀才。他便被任命为建平王护军主簿,右军法曹行参军,司空主簿,抚军、南中郎二府功曹,尚书仓部郎等职务。都令史来询问郡县米事,张绪萧然直视,不曾放在心上。后被授予巴陵王文学,太子洗马,北中郎参军,太子中舍人,本郡中正,车骑从事中郎,中书郎,州治中,黄门郎等职务。
宋明帝每次看到张绪,都要称叹他的性情清淡。转任张绪为太子中庶子,本州大中正,迁任司徒左长史。吏部尚书袁粲对皇上说:“我看张绪为人有正始之风,适合担任宫廷职务。”于是又让张绪任中庶子,领翊军校尉,转任散骑常侍,领长水校尉,不久兼职侍中,迁任吏部郎,参予领导朝廷选拔官员的工作。元徽初年,取消东宫官员编制,有关用人部门拟让舍人王俭任格外记室,张绪考虑到王俭人品和家庭环境都很出色,建议应当让他做秘书丞,皇上同意了。张绪迁官侍中,郎官仍旧。
张绪对荣名利禄从不放在心上,朝野人士一致推重他的风度。他曾和客人闲聊,说到一生不懂得应承人。当时正是袁粲、褚渊把持朝政,有人把张绪的话报告给了他们,于是张绪很快就被派出去做吴郡太守,当时张绪还不知道是这个原因。后来张绪迁任祠部尚书,又领中正,迁任太常,加散骑常侍,不久又领始安王师。升明二年,迁任太祖的太傅长史,加征虏将军。
齐王府设立建置时,张绪转任散骑常侍、世子詹事。建元元年,转任中书令,常侍仍旧。张绪善于谈吐,素望甚重。太祖对他特别予以敬礼。仆射王俭对人说:“在北方士人中寻觅张绪这样的人,过了江是找不着的。不知陈仲弓、黄叔度能否和他相比美?”皇上到庄严寺听僧达道人讲经,由于张绪的座位较远,皇上听不到张绪说话,又不便移动张绪,便给僧达换地方使自己接近张绪。
不久,加张绪骁骑将军。皇上打算让张绪任右仆射,征求王俭的意见,王俭说:“南方士人很少有任此职的。”当时褚渊在座,便启禀皇上说:“王俭还年轻,有些先例恐怕一下子还想不起来。东晋时的陆玩、顾和,都是南方士人。”王俭说:“东晋是衰败政治,不能用作准则。”皇上便作罢。建元四年,国子学校刚刚建立,便任命张绪为太常卿,领国子祭酒,常侍、中正等职仍旧。张绪迁官之后,皇上便让王延之来代替张绪做中书令,当时人都认为这个人选很合适,像晋朝任用王子敬、王季琰一样。
张绪对《周易》很有研究,因此他总是言精理深,被当时人所崇仰。他经常说何平叔所不明白的《易》中的七个问题,其中之一就是各卦中所包含的时义。
世祖做皇帝后,张绪转任吏部尚书,祭酒之职仍旧。永明元年,迁官金紫光禄大夫,领太常。次年,领任南郡王师、加官南齐书给事中,太常之职仍旧。永明三年,转任太子詹事,师、给事等职仍旧。张绪每次朝见,世祖都要目送他老远。对王俭说:“张绪是根据地位而尊敬我的,我是根据德行而显贵他的呢。”后来又迁任张绪为散骑常侍,金紫光禄大夫、师等职仍旧。又配给他亲信二十人。又让他领任中正。长沙王萧晃示意他选用吴兴闻人邕为州议曹,张绪认为他资历不合适,坚持不同意。萧晃派书佐到张绪那里坚持要用闻人邕,张绪便表情严正地说:“这里是我的家乡州郡,殿下怎么可以这样逼迫我!”永明七年,竟陵王萧子良领任国子祭酒,世祖下敕给王晏说:“我打算让司徒辞去祭酒给张绪来担任,外面有什么议论?”萧子良到底没有接受此职。张绪便任国子祭酒,光禄、师、中正等职务仍旧。
张绪从来不谈利禄问题,一有钱财就散给他人。往往是清言端坐,有时一天都不吃饭,门生们看张绪饿了,就给他准备膳食,但他从来不要求。去世时六十八岁。遗嘱只要求用芦葭作丧车,灵上放一杯水一柱香火,不设祭奠。从弟张融敬重张绪,拿他当亲兄一样看待,这时拿了酒来到张绪灵前酌饮,恸哭道:“阿兄风流顿尽!”朝廷追赠张绪为散骑常侍、特进、金紫光禄大夫。谥号为“简子”。
本史作者认为:王僧虔有大音希声的气量,又兼长艺术。能够警戒骄盈保守满足,委屈自己以求安全,和诸公相比照,的确是和平时期的良相。张绪衿怀充实气质清洁,风范自然,是官员们的模范,在朝廷和民众中受到普遍的敬重和钦仰。像张绪这般风流人物,难道不应该称为名臣么!
赞语:简穆有长者之德,他的节义广大宽阔。他对声律草隶无不精通,还能把中央工作治理得井井有条。思曼性情廉洁闲静,仿佛和世俗无关。对《周易》潜心钻研,他的才情真是清澹。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