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顾觊之

2020年3月5日 - 澳门新蒲京的官方网站

顾觊之字伟仁,吴郡吴县人。高祖顾谦字公让,是晋代平原内史陆机的姐夫。祖父顾崇,官至大司农。父亲顾黄老,官至司徒左西掾。
顾觊之最开始做吴郡主簿,谢晦任荆州刺史时,让顾觊之当他的南蛮功曹,同时兼任他的卫军参军。谢晦欣赏他的朴素而高雅的风度,对他倍加重视。王弘请顾觊之当扬州主簿,同时兼任他的卫军参军和盐官令,再当衡阳王刘义季右军主簿、尚书都官郎,护军司马。当时大将军彭城王刘义康当权,殷景仁和刘湛的矛盾已显露,顾觊之不想和殷景仁过多接触,于是以脚病的借口辞官回家。在家时每天晚上常在床上走来走去,家里其他人都非常惊异,但不知他为什么这样。后来刘义康被贬谪和废去官爵,朝廷中很多人因为受牵连而遭到惩罚。而顾觊之却再当东迁县令和山阴县令。山阴县有百姓三万户,是海内大县,前后到任的长官,即使日夜不停地奔波,事情仍然处理不好。顾觊之用简单的办法对付繁杂的问题,县里因此没什么麻烦,他白天把县衙门门帘放下来,门外寂寞无声。在宋朝建国以来的所有山阴政务中,这时的事务最少而政绩最突出,没有第二个人能赶上。
接着顾觊之回京城当扬州治中从事史,然后是庐陵王刘诞、庐陵王刘绍北中郎左军司马、扬州别驾从事史,尚书吏部郎。在宋文帝主持的座谈酒会上评论江南人物,谈到顾荣时,袁淑对顾觊之说:“你们南方人胆小怕事,怎么能对付谋反的事。”顾觊之严肃回答:“您怎么能因您的忠诚道义而讽刺别人。”袁淑顿时面带惭愧之色。元凶刘邵杀文帝自立为皇帝。朝廷人物无不迁官,只有顾觊之没有变动。孝武帝当了皇帝,顾觊之升为御史中丞。孝建元年,外出当义阳王刘昶东中郎长史、宁朔将军,且代管会稽郡事务。不久又调为右卫将军,兼领本郡中正。第二年,出外当湘州刺史,他善于管理老百姓,政绩斐然。大明元年,调为度支尚书,兼任本州中正。大明二年,转任吏部尚书,大明四年,顾觊之要辞官退休,皇帝没有同意。
当时沛郡相县人唐赐到邻村人朱起的母亲彭氏家里喝酒,回来便病了,吐下蛊虫十多条。死前对他的妻子张氏说:他死后要把他的肚子剖开弄清病的原因。之后张氏亲手剖开她丈夫的肚子察看,唐赐的五脏都弄成了碎片。沛郡相县的官员认为张氏竟做出剖开丈夫的肚子的事情,唐赐的儿子唐副又不阻拦,因为这事发生在大赦之前,法官们不能判决。当时法律规定:伤害死人,判徒刑四年;妻子伤害丈夫,判徒刑五年;儿子不孝顺父母,判死刑,都不符合本案的条例。三公郎刘勰认为:“唐赐的妻子悲痛地按丈夫的话去做,他的儿子懂得逊让也懂得大理,细细体会这事的前后,他们没有伤害丈夫和父亲的动机,我认为应该原谅。”顾觊之认为:“法律规定移动路头的尸体,也属不合法,况且是自己的妻子儿女,竟然忍心做一般人所不敢做的事情,对他们不应顾及小的情面,应该按照法律处理,判定唐副的罪行是不孝,张氏是犯法。”诏书同意顾觊之的判决。
接着顾觊之升任左军将军,出外当吴郡太守。大明八年,再当吏部尚书,加官给事中,还未就任,孝武帝想让顾觊之当会稽郡太守,没有实行,仍是当吴郡太守。当时恩幸大臣戴法兴权力几乎盖过了皇帝,而顾觊之并没有屈从他。左光禄大夫蔡兴宗和顾觊之关系很好,觉得顾觊之的性格太过严峻。顾觊之说:“三国时辛毗曾说过:孙资、刘放不过叫我做不成三公而已。”孝武帝去世时,戴法兴便让顾觊之当光禄大夫,加赏金章紫绶。
明帝太始初年,四方各镇同时反叛。顾觊之家在寻阳,寻阳王刘子房给顾觊之授予爵位名号,顾觊之拒绝了,说:“礼规定年到六十不穿军装,只因精力衰退,不再能习惯军事生活。况且我年将八十,余年不多,在家里等死而已,我不敢接受您的任命。”孔觊等人不能说服他。当时全国同时造反,几乎没有哪个人不受影响。只有顾觊之立场坚正纯贞,叛逆一个也不支持。明帝非常赞赏他。东方平定后,让他当左将军,吴郡太守,加官散骑常侍。泰始二年,再当湘州刺史,常侍照旧。泰始三年去世,享年七十六岁。死后被追赠为镇军将军,常侍、刺史照旧。谥号称为简子。
顾觊之家庭和睦平静,深为本州本乡所称道。他的五个儿子顾约、顾缉、顾绰、顾镇、顾绲。顾绰的家财非常多,乡亲父老亲戚子弟很多人欠他的债,顾觊之每每劝他不要这样作,但没有效果。在顾觊之第二次当吴郡太守时,顾觊之骗他的儿子顾绰说:“我经常不许你放债,细细想一想,贫穷也确实不是滋味,和你有关的乡亲中还有几多人的债没有还清?趁我在太守任上,为你讨回债务。等我退休了就讨不回来了。那些债券在哪里!”顾绰大喜,把他的所有一大柜债券送给顾觊之,顾觊之将这些债券全部烧掉,并且告诉乡亲们:“凡是欠我家老三的债务,都不需要偿还,所有的债券文约我全部烧掉了。”顾绰悔恨哀叹了一整天。
顾觊之常常觉得人生一切都是命中注定,不是个人的智慧能力可改变的。只能恭谨做人,遵循道德、信仰天命、顺从运气,但是愚蠢的人不明白这道理,胡乱地祈求幸运,只不过徒劳而已,甚至会败坏真正的大道,对于成败得失没有帮助。于是把他的这些想法告诉他的弟弟的儿子顾愿,叫他写了一篇文章《定命论》,文章是这样写的:

通常以为,欧洲医学界最早对人体进行病理解剖。16世纪30年代,当时欧洲医学界仍沿袭被医学史上称为“猴子解剖学家”的盖仑统治了一千多年的医学权威学说,解剖学讲的内容都是以动物为实例,从来没有用人的尸体来证实过盖仑所说的内容。当时,巴黎大学反叛型学生安德烈亚斯·维萨里一次居然从绞刑架上搞到了一具罪犯的整个骨头架子,上面的肌肉几乎被乌鸦吃光,骨头架子掉在地上摔散了。他迅速从地上捡起一块块尸骨,装在口袋里拖回家。然后,用容器把尸骨煮过,刮干净,晾干,漂白,再重新拼组成一具骨头架子,这就是世界上第一个人体骨骼标本。后来,维萨里又得到了一具人的尸体,他马上对尸体进行解剖,最终无可辩驳地证明,盖仑从猴子尸体上解剖获得的知识移用到人体上的内容是错误的。因此,维萨里成为人体解剖学的创建人,被称为“解剖学之父”。

本 名:邓琬

不过,世界上最早的病理解剖实例并不在欧洲,而在我国。早在两千多年前,《黄帝内经》中已经有“其死解剖而视之”的记载。而且,我国史籍中最早对人体病理解剖的实际记载距今已有一千四五百年的历史。

字 号:字元琬

我国正史典籍《南史》第35卷《顾觊之传》,记录了南朝宋孝武帝大明年间,顾觊之任吏部尚书时,沛郡相县有一个叫唐赐的人,平时嗜酒,一天他到邻村彭家喝酒回家,得了急病,嘴里吐出二十多条虫,且腹痛难忍,请医生诊治服药后,仍不见效。生命垂危之际,再三叮嘱妻子,要她在他去世后剖开腹部,看看肚里究竟有什么东西作怪,唐赐去世后,张氏根据丈夫的遗嘱,对丈夫的尸体进行了解剖。经过对五脏的翻检观察,发现内脏都已糜烂。现代有人推测,这是一例类似急性弥漫性腹膜炎致死的古代病例。

所处时代:南朝宋

张氏敢于进行解剖是对封建礼教教义的挑战,她忠实于丈夫,实现了丈夫的遗愿。但当地郡县官府得知此事后十分震惊,他们认为妻子对丈夫剖腹,儿子不制止,是违反三纲五常的大逆不道行为。于是,立即拘捕了张氏及其儿子唐副,并呈报刑部。当时刑部虽然有人认为张氏乃遵夫之嘱,与其子本意上并非有心残害唐赐。但是,吏部尚书顾觊之认为,张氏及其子唐副的行为,违反伦理,大逆不道。最后,皇帝下令按照顾觊之的意见处死了张氏母子俩人。

民族族群:汉族

上述记载,在《宋书》第81卷里也可见。这两部正史典籍,记载了我国最早、也是世界上最早的一起病理解剖实例。

出生地:豫章南昌

www.lishixinzhi.com

出生时间:407年

去世时间:466年

主要成就:拥戴刘子勋称帝

邓琬——南朝宋大臣,拥戴刘子勋称帝

邓琬,字元琬,豫章南昌人。南朝宋大臣,光禄勋邓胤之之子。高祖邓混、曾祖邓玄,并为晋尚书吏部郎。祖邓潜之,镇南将军长史。父邓胤之,世祖征虏长史,吏部郎,彭城王刘义康大将军长史、豫章太守,光禄勋。

邓琬初为主簿,后封辅国将军,任南海太守。大明八年,为晋安王镇军长史、寻阳内史,行江州刺史事。
前废帝刘子业无道,皇族诸王夺位斗争剧烈。邓琬统帅九江部众,拥戴刘子勋进攻建康。宋明帝夺得皇位后,邓琬拥立刘子勋寻阳称帝,改元义嘉,自封左将军、尚书右仆射。同年八月,兵败被杀。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