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张冲

2020年3月5日 - 新蒲京棋牌手机下载

张冲字思约,吴郡吴人。父亲张柬,曾任通直郎。张冲过继给伯父侍中张景胤,景胤小名查,父亲张邵,小名梨。宋文帝开玩笑地对景胤说:“查怎及得上梨。”景胤回答:“梨是百果之王,查怎能及。”
张冲从小就有至情至性,被征为州主簿,跟随堂叔张永为将,出任绥远将军,盱眙太守。张永征讨彭城,遇大雪降温天气,兵士脚胫冻断的有十之七八,张冲脚趾都冻掉了。出任尚书驾部郎、桂阳王征南中兵、振威将军。被任命为骠骑太尉南中郎参军,不受。调任征西从事中郎、通直郎、武陵王北中郎直兵参军、长水校尉,授宁朔将军,本官仍旧。又调任左军将军,加授宁朔将军、辅国将军。张冲少年起投身军旅,朝廷视他为得力干将,因此历任军校之官,出外任马头太守,又调任盱眙太守,辅国将军不变。永明六年,调任西阳王冠军司马。永明八年,为假节、监青冀二州剌史事,将军职务不变。张冲父亲亡故,遗命说:“祭我一定要用家乡土产,不要用牲物。”张冲在镇所,四季回吴园中取果菜,痛哭流涕地进献到父亲灵前。又调任刺史。
郁林王即位,张冲进号冠军将军。明帝即位,用晋寿太守王洪范取代了张冲。授黄门郎,加授征虏将军。建武二年,敌虏进攻淮泗,任命张冲为假节,都督青、冀二州征北诸事,本官仍旧。敌人合兵攻打司州,朝廷下诏命青、徐二州出兵以牵制敌人力量。张冲派军队主帅桑系祖由渣口攻下敌人的建陵、驿马、厚丘三城,杀敌无数,获得许多战俘。又与洪范派大将崔季延袭击敌人的纪城,攻占了城池。张冲又派大将杜僧护攻克敌人虎坑、冯时、即丘三城,赶着牲口辎重凯旋,至溘沟时,敌人救兵到了,占据要道发起进攻,杜僧护率军力敌,击溃了敌人。
这年,张冲调任庐陵王北中郎司马、加授冠军将军,不受。丰城公萧遥昌为政豫州,皇上考虑到外敌未安,调派张冲为征虏长史、南梁郡太守。永泰元年,任江夏王前军长史。东昏侯即位,出外任建安王征虏长史、辅国将军、江夏内史,掌管郢州府州事务。永元元年,调任持节、都督豫州军事、豫州刺史,取代裴叔业。最后没有成行。第二年,调任都督南兖、兖、徐、青、冀五州、辅国将军、南兖州刺史,持节如故。正逢司州刺史申希祖亡故,任命张冲为督司州军事、冠军将军、司州刺史。裴叔业因他在寿春打胜仗,又任命他都督南兖、兖、徐、青、冀五州、南兖州刺史,持节、将军如故。都未受职。崔慧景事件平定后,诏征建安王萧宝夤还都,任命张冲为督郢、司二州、郢州刺史,持节、将军如故。一年之中,频授四州官职,这一次才受任。这一年冬天,进授征虏将军。加封定襄侯,食邑一千户。
梁王义师起事,东昏侯派骁骑将军薛元嗣、制局监暨荣伯领兵及粮草一百四十多船送与张冲,使之与西来义师抗衡。元嗣等受刘山阳战败的打击,疑心张冲不敢进攻,驻扎在夏口浦。闻听义师将至,元嗣、荣伯竞相逃入郢城。当时竟陵太守房僧寄被人取代职位回到郢,东昏侯命僧寄留守鲁山,任命他为骁骑将军。僧寄对张冲说:“我虽未受朝廷深恩,但得到过先帝的厚待。在树下乘过凉的不折这树的枝杈,我很想效微薄之力。”张冲很赞成这话,两人共结盟誓。于是分兵拒守。派大将孙乐祖率数千人帮助僧寄建堡垒据守鲁山。
第二年二月,梁王出兵沔口,围困鲁山城。派大将曹景宗等过江攻打郢城,未等全部过江,张冲派中兵参军陈光静等开城门出击,为义师击溃,光静战死,张冲在城中固守不出。曹景宗于是占据石桥浦,把军队绵延布成散兵线,下至加湖。东昏侯派大将巴西、梓潼二郡太守吴子阳、光子礻今、李文钊、陈虎牙等十三军救援郢郡,援军至加湖不能再前进,于是筑堡垒燃烽火,郢州城内也举火回应。但内外仅能自保不能相救。
张冲病死。元嗣、荣伯与张冲之子张孜及长史江夏内史程茂固守城池。东昏侯下诏追赠张冲散骑常侍、护军将军。假元嗣、子阳节杖。
江水暴涨,加湖城被淹,义师乘大船发起进攻,子阳等人大败而散,鲁山城粮草缺乏,军人在江边小石山捉小鱼吃,秘密地做了小船,准备逃奔夏口。梁王命偏军断其去路,以防他们逃掉。房僧寄病死,孙乐祖无计可施,举城投降。
郢城被围二百多天,士兵、百姓病死的有七八百家。鲁山战败后,程茂及元嗣等商议要投降,派张孜给梁王写信。张冲老部下青州治中房长瑜对张孜说:“前使君你父忠贯昊天,节操胜于松竹。郎君你应当坚持一致,以待时变。若天不佑我,我们这些人就听从你的安排,去追随使君。今若跟着这些人行事,不仅郢州百姓失掉对你家的景仰,恐怕敌人也看不起你啊。”鲁山被攻打两天后,元嗣等献城投降。
东昏侯任命程茂为督郢、司二州、辅国将军、郢州刺史,元嗣为督雍、梁、南、北秦四州、郢州的竟陵、司州的随郡、冠军将军、雍州刺史,二人并持节。当时郢、鲁二城已降,死者相积,竟没有叛逃的。时人以张冲及房僧寄来比况臧洪的被围。追赠僧寄益州刺史。
本史作者认为:当初石石昔弃子,发扬了大义灭亲的精神;鲍永后来投降了,明白了事奉新朝的节操。王奂忠诚无二,却身遭杀戮;张冲不知天意,在义军兴起时还糊涂守节。二人遭祸的情况虽不同,但都一样导致灭亡。

王奂 张冲

王奂,字彦孙,琅邪临沂人也。祖僧朗,宋左光禄、仪同。父粹,黄门郎。奂
出继从祖中书令球,故字彦孙。解褐著作佐郎,太子舍人,安陆王冠军主簿,太子
洗马,本州别驾,中书郎,桂阳王司空谘议,黄门郎。元徽元年为晋熙王征虏长史、
江夏内史,迁侍中,领步兵校尉。复出为晋熙王镇西长史,加冠军将军、江夏武昌
太守。征祠部尚书,转掌吏部。

升明初,迁冠军将军、丹阳尹。

初,王晏父普曜为沈攸之长史,常虑攸之举事,不得还。时奂为吏部,转普曜
为内职,晏深德之。及晏仕世祖府,奂从弟蕴反,世祖谓晏曰:“王奂宋家外戚,
王蕴亲同逆党,既其群从,岂能无异意。我欲具以启闻。”晏叩头曰:“王奂修谨,
保无异志。晏父母在都,请以为质。”世祖乃止。

出为吴兴太守,秩中二千石,将军如故。寻进号征虏将军。建元元年,进号左
将军。明年,迁太常,领鄱阳王师,仍转侍中,秘书监,领骁骑将军。又迁征虏将
军、临川王镇西长史、领南蛮校尉、南郡内史。奂一岁三迁,上表固让南蛮曰:
“今天地初辟,万物载新,刑蛮来威,巴濮不扰。但使边民乐业,有司修务,本府
旧州,日就殷阜。臣昔游西土,较见盈虚,兼日者戎烬之后,痍毁难复。虽复缉以
善政,未及来苏。今复割撤大府,制置偏校,崇望不足以助强,语实安能以相弊?
且资力既分,职司增广,众劳务倍,文案滋烦。非独臣见其难,窃以为国计非允。”
见许。于是罢南蛮校尉官。进号前将军。

世祖即位,征右仆射。仍转使持节、监湘州军事、前将军、湘州刺史。永明二
年,徙为散骑常侍、江州刺史。初省江州军府。四年,迁右仆射,本州中正。奂无
学术,以事干见处。迁尚书仆射,中正如故。校籍郎王植属吏部郎孔琇之以校籍令
史俞公喜求进署,矫称奂意,植坐免官。

六年,迁散骑常侍,领军将军。奂欲请车驾幸府。上晚信佛法,御膳不宰牲。
使王晏谓奂曰:“吾前去年为断杀事,不复幸诣大臣已判,无容欻尔也。”王俭卒,
上用奂为尚书令,以问王晏。晏位遇已重,与奂不能相推,答上曰:“柳世隆有重
望,恐不宜在奂后。”乃转为左仆射,加给事中,出为使持节、散骑常侍、都督雍
梁南北秦四州郢州之竟陵司州之随郡军事、镇北将军、雍州刺史。上谓王晏曰:
“奂于释氏,实自专至。其在镇或以此妨务,卿相见言次及之,勿道吾意也。”上
以行北诸戍士卒多褴缕,送袴褶三千具,令奂分赋之。

十一年,奂辄杀宁蛮长史刘兴祖,上大怒,使御史中丞孔稚珪奏其事曰:

雍州刺史王奂启录小府长史刘兴祖,虚称“兴祖扇动山蛮,规生逆谋,诳言诽
谤,言辞不逊”。敕使送兴祖下都,奂虑所启欺妄,于狱打杀兴祖,诈启称自经死。
止今体伤楗苍,事暴闻听。

摄兴祖门生刘倪到台辨问,列“兴祖与奂共事,不能相和。自去年朱公恩领军
征蛮失利,兴祖启闻,以启呈奂,奂因此便相嫌恨。若云兴祖有罪,便应事在民间;
民间恬然,都无事迹。去十年九月十八日,奂使仗身三十人来,称敕录兴祖付狱。
安定郡蛮先在郡赃私,兴祖既知其取与,即牒启,奂不问。兴祖后执录,奂仍令蛮
领仗身于狱守视。兴祖未死之前,于狱以物画漆柈子中出密报家,道无罪,令启乞
出都一辨,万死无恨。”又云:“奂驻兴祖严禁信使,欲作方便,杀以除口舌。”
又云:“奂意乃可。奂第三息彪随奂在州,凡事是非皆干豫,扇构密除兴祖。”又
云:“兴祖家饷糜,中下药,食两口便觉,回乞狱子,食者皆大利。兴祖大叫道:
‘糜中有药!’近狱之家,无人不闻。”又云:“奂治著兴祖日急,判无济理。十
一月二十一日,奂使狱吏来报兴祖家,道兴祖于狱自经死。尸出,家人共洗浴之,
见兴祖颈下有伤,肩胛乌,阴下破碎,实非兴祖自经死。家人及门义共见,非是一
人。”重摄检雍州都留田文喜,列与倪符同状。

兴祖在狱,嗛苦望下,既蒙降旨,欣愿始遂,岂容于此,方复自经?敕以十九
日至,兴祖以二十一日死,推理检迹,灼然矫假。寻敕使送下,奂辄拒诏,所谤诸
条,悉出奂意。毁故丞相若陈显达,诽讪朝事,莫此之深。彪私随父之镇,敢乱王
法,罪并合穷戮。

上遣中书舍人吕文显、直阁将军曹道刚领斋仗五百人收奂。敕镇西司马曹虎从
江陵步道会襄阳。

奂子彪素凶剽,奂不能制。女婿殷叡惧祸,谓奂曰:“曹、吕今来,既不见真
敕,恐为奸变,政宜录取,驰启闻耳。”奂纳之。彪辄令率州内得千余人,开镇库,
取仗,配衣甲,出南堂陈兵,闭门拒守。奂门生郑羽叩头启奂,乞出城迎台使。奂
曰:“我不作贼,欲先遣启自申。政恐曹、吕辈小人相陵藉,故且闭门自守耳。”
彪遂出与虎军战,其党范虎领二百人降台军,彪败走归。土人起义攻州西门,彪登
门拒战,却之。奂司马黄瑶起、宁蛮长史裴叔业于城内起兵攻奂。奂闻兵入,还内
礼佛,未及起,军人遂斩之。年五十九,执彪及弟爽、弼、殷叡,皆伏诛。

诏曰:“逆贼王奂,险诐之性,自少及长。外饰廉勤,内怀凶慝,贻戾乡伍,
取弃衣冠。拔其文笔之用,擢以显任,出牧樊阿,政刑弛乱。第三息彪矫弄威权,
父子均势。故宁蛮长史刘兴祖忠于奉国,每事匡执,奂忿其异己,诬以讪谤,肆怒
囚录,然后奏闻。朕察奂愚诈,诏送兴祖还都,乃惧奸谋发露,潜加杀害。欺罔既
彰,中使辩核,遂授兵登陴,逆捍王命。天威电扫,义夫咸奋,曾未浃辰,罪人斯
获,方隅克殄,汉南肃清。自非犯官兼预同逆谋,为一时所驱逼者,悉无所问。”

奂长子太子中庶子融,融弟司徒从事中郎琛,于都弃市。余孙皆原宥。

殷睿字文子,陈郡人,晋太常融七世孙也。宋元嘉末,祖元素坐染太初事诛。
睿遗腹亦当从戮,外曾祖王僧朗启孝武救之,得免。睿解文义,有口才,司徒褚渊
甚重之,谓之曰:“诸殷自荆州以来,无出卿右者。”睿敛容答曰:“殷族衰悴,
诚不如昔,若此旨为虚,故不足降;此旨为实,弥不可闻。”奂为雍州,启睿为府
长史。

睿族父恒,字昭度,与睿同承融后。宋司空景仁孙也。恒及父道矜,并有古风,
以是见蚩于世,其事非一。恒,宋泰始初为度支尚书,坐属父疾及身疾多,为有司
所奏。明帝诏曰:“殷道矜有生便病,比更无横疾。恒因愚习惰,久妨清叙。左迁
散骑常侍,领校尉。”恒历官清显,至金紫光禄大夫。建武中卒。

奂弟伷女为长沙王晃妃,世祖诏曰:“奂自陷逆节,长沙王妃男女并长,且奂
又出继,前代或当有准,可特不离绝。”奂从弟缋。

缋字叔素,宋车骑将军景文子也。弱冠,为秘书郎,太子舍人,转中书舍人。
景文以此授超阶,令缋经年乃受。景文封江安侯,缋袭其本爵,为始平县五等男。
迁秘书丞,司徒右长史。元徽末,除宁朔将军、建平王征北长史、南东海太守,黄
门郎,宁朔将军、东阳太守。世祖为抚军,吏部尚书张岱选缋为长史,呈选牒。太
祖笑谓岱曰:“此可谓素望。”迁散骑常侍,骁骑将军。出补义兴太守,辄录郡吏
陈伯喜付阳羡狱,欲杀之。县令孔逭不知何罪,不受缋教,为有司所奏,缋坐白衣
领职。迁太子中庶子,领骁骑,转长史兼侍中。世祖出射雉,缋信佛法,称疾不从
驾。转左民尚书,以母老乞解职,改授宁朔将军、大司马长史、淮陵太守。出为宣
城太守,秩中二千石。隆昌元年,迁辅国将军、太傅长史,不拜。仍为冠军将军、
豫章内史。进号征虏。又坐事免官。除冠军将军,司徒左长史,散骑常侍,随王师。
除征虏将军,骠骑长史,迁散骑常侍,太常。永元元年卒,年五十三。谥靖子。

缋女适安陆王子敬,世祖宠子。永明三年纳妃,修外舅姑之敬。世祖遣文惠太
子相随往缋家置酒设乐,公卿皆冠冕而至,当世荣之。

张冲,字思约,吴郡吴人。父柬,通直郎。冲出继从伯侍中景胤,小名查;父
邵,小名梨。宋文帝戏景胤曰:“查何如梨?”景胤答曰:“梨是百果之宗,查何
敢及。”

冲亦少有至性,辟州主簿,随从叔永为将帅,除绥远将军、盱眙太守。永征彭
城,遇寒雪,军人足胫冻断者十七八,冲足指皆堕。除尚书驾部郎,桂阳王征南中
兵,振威将军。历骠骑太尉南中郎参军,不拜。迁征西从事中郎,通直郎,武陵王
北中郎直兵参军,长水校尉,除宁朔将军,本官如故。迁左军将军,加宁朔将军,
辅国将军。冲少从戎事,朝廷以干力相待,故历处军校之官。出为马头太守,徙盱
眙太守,辅国将军如故。永明六年,迁西阳王冠军司马。八年,为假节、监青冀二
州刺史事,将军如故。冲父初卒,遗命曰:“祭我必以乡土所产,无用牲物。”冲
在镇,四时还吴园中取果菜,流涕荐焉。仍转刺史。

郁林即位,进号冠军将军。明帝即位,以晋寿太守王洪范代冲。除黄门郎,加
征虏将军。建武二年,虏寇淮泗,假冲节,都督青冀二州北讨诸军事,本官如故。
虏并兵攻司州青徐,诏出军分其兵势。冲遣军主桑系祖由渣口攻拔虏建陵、驿马、
厚丘三城,多所杀获。又与洪轨范遣军主崔季延袭虏纪城,据之。冲又遣军主杜僧
护攻拔虏虎坑、冯时、即丘三城,驱生口辎重还。至溘沟,虏救兵至,缘道要击,
僧护力战,大破之。

其年,迁庐陵王北中郎司马、加冠军将军,未拜,丰城公遥昌为豫州,上虑寇
难未已,徙冲为征虏长史、南梁郡太守。永泰元年,除江夏王前军长史。东昏即位,
出为建安王征虏长史、辅国将军、江夏内史,行郢州府州事。永元元年,迁持节、
督豫州军事、豫州刺史,代裴叔业。竟不行。明年,迁督南兖兖徐青冀五州、辅国
将军、南兖州刺史,持节如故。会司州刺史申希祖卒,以冲为督司州军事、冠军将
军、司州刺史。裴叔业以寿春降虏,又迁冲为督南兖兖徐青冀五州、南兖州刺史,
持节、将军如故。并未拜。崔慧景事平,征建安王宝夤还都,以冲为督郢司二州、
郢州刺史,持节、将军如故。一岁之中,频授四州,至此受任。其冬,进征虏将军。
封定襄侯,食邑千户。

梁王义师起,东昏遣骁骑将军薛元嗣、制局监暨荣伯领兵及粮运百四十余船送
冲,使拒西师。元嗣等惩刘山阳之败,疑冲不敢进,停住夏口浦。闻义师将至,元
嗣、荣伯相率入郢城。时竟陵太守房僧寄被代还至郢,东昏敕僧寄留守鲁山,除骁
骑将军。僧寄谓冲曰:“臣虽未荷朝廷深恩,实蒙先帝厚泽。荫其树者不折其枝,
实欲微立尘效。”冲深相许诺,共结盟誓。乃分部拒守,遣军主孙乐祖数千人助僧
寄据鲁山岸立城垒。

明年二月,梁王出沔口,围鲁山城。遣军主曹景宗等过江攻郢城,未及尽济,
冲遣中兵参军陈光静等开门出击,为义师所破,光静战死,冲固守不出。景宗于是
据石桥浦,连军相续,下至加湖。东昏遣军主巴西梓潼二郡太守吴子阳、光子衿、
李文钊、陈虎牙等十三军援郢,至加湖不得进,乃筑城举烽,城内亦举火应之。而
内外各自保,不能相救。

冲病死,元嗣、荣伯与冲子孜及长史江夏内史程茂固守。东昏诏赠冲散骑常侍、
护军将军。假元嗣、子阳节。江水暴长,加湖城淹渍,义师乘高舰攻之,子阳等大
败散。鲁山城乏粮,军人于矶头捕细鱼供食,密治轻船,将奔夏口。梁王命偏军断
其取路,防备越逸。房僧寄病死,孙乐祖窘,以城降。

郢城被围二百余日,士庶病死者七八百家。鲁山既败,程茂及元嗣等议降,使
孜为书与梁王。冲故吏青州治中房长瑜谓孜曰:“前使君忠贯昊天,操逾松竹。郎
君但当端坐画一,以荷析薪。若天运不与,幅巾待命,以下从使君。今若随诸人之
计,非唯郢州士女失高山之望,亦恐彼所不取也。”鲁山陷后二日,元嗣等以郢城
降。

东昏以程茂为督郢司二州、辅国将军、郢州刺史,元嗣为督雍梁南北秦四州郢
州之竟陵司州之随郡、冠军将军、雍州刺史,并持节。时郢鲁二城已降,死者相积,
竟无叛散。时以冲及房僧寄比臧洪之被围也。赠僧寄益州刺史。

时新蔡太守席谦,永明中为中书郎王融所荐。父恭穆,镇西司马,为鱼复侯所
害。至是谦镇盆城,闻义师东下,曰:“我家世忠贞,殒死不二。”为陈伯之所杀。

史臣曰:石碏弃子,弘灭亲之戒;鲍永晚降,知事新之节。王奂诚在靡贰,迹
允严科;张冲未达天心,守迷义运。致危之理异,为亡之事一也。

赞曰:王居北牧,子未克家。终成干纪,覆此胄华。张垒穷守,死如乱麻。为
悟既晚,辩见方赊。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