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沈冲

2020年3月5日 - 澳门新蒲京赌场0044

沈冲字景绰,吴兴武康人。祖父沈宣,曾任新安太守。父亲沈怀文,曾任广陵太守。沈冲初为官任卫尉五官,调任扬州主簿。宋朝大明年间,沈怀文有文名,沈冲也涉猎文义。调任西阳王抚军法曹参军,不久举为秀才,还为抚军正佐,兼记室。及到怀文因罪被关押,沈冲兄弟求情,情状哀恳可怜,见到的人都怜悯他们。柳元景要救怀文,对帝说:“沈怀文三个儿子痛苦得目不忍睹,愿陛下从速判定他的罪责。”帝竟杀了他。元景为之叹息。沈冲兄弟因此知名。
泰始初年,沈冲因母亲年迈家里贫穷,向明帝上表求为永兴令。又调为巴陵王主簿,尚书殿中郎。元徽年间,他出任晋安王安西记室参军,不久任司徒主簿、山阴令,调为司徒录事参军。世祖为政江州,沈冲任征虏长史、寻阳太守,甚被重用。世祖还都,命沈冲管理府、州事。又调为领军长史。建元初年,调任骠骑谘议参军,领录事,未等到任,又调为黄门郎,继而为太子中庶子。世祖在东宫时,像旧时一样礼待他。及即位,调沈冲任御史中丞。侍中、冠军庐陵王萧子卿为政郢州,以沈冲为长史、辅国将军、江夏内史,行府、州事。后随府调任安西长史、南郡内史,管理荆州府事,将军如故。永明四年,被征为五兵尚书。
沈冲与其兄沈淡、沈渊名声好坏互异,世人称之为“腰鼓兄弟”。沈淡、沈渊都任过御史中丞,兄弟三人,都是司直,是晋、宋两朝都没有过的。中丞是考察裁夺的官职,被裁处的人多结下仇怨。沈渊永明中弹劾吴兴太守袁彖,建武年间,袁彖的堂弟袁昂做中丞,到任几天,就弹奏沈渊之子沈缋父亲在世就坐挂白幔的车子,免官禁锢。沈冲母亲孔氏在时,邻家失火,怀疑是有人放火,大喊道:“我三个儿子都作过御史中丞,岂能有人和他们友善!”
世祖正要提拔沈冲,沈冲西下到南州而亡故。终年五十一岁。皇上甚为惋惜。灵柩还京,诏书说:“沈冲丧柩到此,深为悲痛。因其亡在南蕃,更加悯悼。”皇上亲临沈冲葬礼,下诏说:“沈冲贞诚能干,作风正派,他的忠诚著于蕃朝,业绩彰明内外。不幸早逝,朕深为哀悼。”追赠太常,谥号“恭子”。

袁彖字伟才,是陈郡阳夏人。祖父袁洵,曾任吴郡太守。父亲袁觊,曾任武陵太守。
袁彖少年时便很有风采气质,喜欢写文章和讨论玄学。被举为秀才,历任诸王府参军,不能实现抱负。袁觊临终时写给其兄袁靑的信中说:“史公才识可嘉,足以光耀祖先呢。”史公是袁彖的小名。
服丧未满,袁靑在雍州谋反被杀,宋明帝令人将袁靑尸体投于江中,不许殓埋。袁彖和一个老仆换上平民服装夜里偷偷寻找尸体,找了四十多天终于找到。秘密地埋在石头后岗,亲自背土掩埋。身上总是带着他父亲的文集,没有离开过。明帝驾崩后,才改葬袁靑。堂叔司徒粲、舅舅征西将军蔡兴宗都很器重他。
被任为安成王征虏将军,主簿,尚书殿中郎,出外任庐陵内史,豫州治中,太祖太傅相国主簿,秘书丞。审议国史,檀超认为《天文志》记纬序位度,《五行志》记载当时吉凶预兆,二篇的记载,和实际情形有出入,日蚀属于灾异,应入《五行志》。檀超想设立处士传,袁彖说:“所作的事关系到国家大业和实用的人,才能被列入传记。而今隐遁之士,不把皇王放在眼里,凌驾于将相之上,这是偏介之行,不能让此风助长,败坏风俗,因而司马迁的书中没有为他们列传,班固的史里也没有编入这些人。不过只要有某方面优点,也不应忽略,应当把他们的姓名特长等附在别的简章里列具出来。”
不久迁任他为始兴王友,他坚决推辞。太祖派吏部尚书何戢宣旨命他就任,后调任中书郎,兼太子中庶子。又以中书兼御史中丞,调任黄门郎,仍然兼任中丞。由于弹劾谢超宗奏章模棱两可,被免官。不久补安西谘议、南平内史。升任黄门,未受职,便调任长史、南郡内史,统管荆州事务。又任太子中庶子,本州大中正。出任冠军将军,监管吴兴郡事务。
袁彖性格刚直,曾以微言冒犯过世祖,又与王晏关系不好。世祖在便殿,用金柄的刀子切瓜,王晏在旁边说:“外边有关于金刀的种种流言,恐怕用这个东西不合适。”世祖愕然,追问怎么回事。王晏说:“是袁彖向臣说的。”皇上生气很久。袁彖到郡后,因支取工资被治罪,免官发付到东冶。世祖游孙陵,眺望东冶,说:“这里有一位很尊贵的囚徒呢。”数日后,皇上与朝臣们驾临东冶,视察府库,赏赐酒肉给囚徒,皇上指示让袁彖来和他相见说话,第二天就放了他。不久以白衣身份升掌南徐州政事,又任司徒谘议,卫军长史,后迁任侍中。
袁彖形体丰满肥胖,和一般人很不同。每次跟着皇上到郊外打野鸡,要几个人推扶,才能走路。自幼丧母,伯母王氏养育他,他侍奉她如亲母一样。闺庭中也是很有孝义的称誉的。隆昌元年,去世,其时四十八岁。谥号“靖子”。

王谌字仲和,东海郯县人。祖父王万庆,曾为员外常侍。父亲王元闵,做过护军司马。
宋朝大明中期,沈昙庆为政徐州,任用王谌为迎主簿,又为州迎南齐书从事,湘东王国常侍,镇北行参军,州、国、府主都是宋明帝。任义阳王征北行参军,又转任明帝卫军府。王谌有学义,多次被任命为皇帝蕃佐。及明帝即位,他任司徒参军,带薛县县令,兼中书舍人,被宠信,常在帝左右。王谌见明帝行事残酷古怪,屡次劝谏不听,请求辞官,因此惹怒皇上被囚于尚方,不久放出来。随后任尚书殿中郎,调为记室参军,正员郎,薛令如故。又兼任中书郎,晋平王骠骑板谘议,出任湘东太守,俸禄二千石,未拜任,后因公事免官。复职任桂阳王骠骑府谘议参军,中书郎。
明帝喜欢下围棋,设置围棋州邑,用建安王刘休仁做围棋州都大中正,王谌与太子右率沈勃、尚书水部郎庾王圭之、彭城丞王抗四人为小中正,朝请褚思庄、傅楚之为清定访问。
出任临川内史,还京任尚书左丞。不久以本官领东观祭酒,即明帝所设置的总明观。调任黄门,转任正员常侍,辅国将军,江夏王右军长史,冠军将军。调任给事中,廷尉卿,未拜受。建元中期,武陵王萧晔为政会稽,任用王谌为征虏长史行事,冠军如故。永明初期,调任豫章王太尉司马,将军如故。
世祖与王谌在宋明时期就有来往,打算委以重任,他为辅国将军、晋安王南中郎长史、淮南太守,管理府、州事务。永明五年,任黄门郎,领骁骑将军,又调为太子中庶子,骁骑如故。王谌坚定和谨,朝廷称之为善人,对他很厚待。永明八年,调任冠军将军、长沙王车骑长史,又迁为庐陵王中军长史,将军如故。西阳王萧子明在南兖州时,长史沈宪辞职,皇上又调王谌为征虏长史,管理南兖府、州事务,将军如故。
王谌少时贫穷,曾自己纺线,到后来显贵以后,常常和人说起,世人称道他有出息。永明九年,去世。终年六十九岁。
本史作者认为:人类大约在文明未开之际,就已树立官长了;在民众还没分化出等级来时,就产生了户口,因此爱养之义是深远的,救民之意重大。衰世以来,统治者剥尽民力,征财收赋,为自己享用。下层穷困上层不管,世风浇漓而征求更急。因而有冒牌官吏,敲骨吸髓,不管人民死活,不顾国家法纪。积弊难除已几十年,上欺下瞒,官民都这样,从治国之道说来,这些都得革除。如能优役轻徭,则这种欺诈自然消失;如能严格管好官吏,则这类伪骗也不会出现。光靠空头文件,老百姓得不到实利。所以崔琰讥讽魏武,谢安讨论京师,管理民众之不易,岂只是遥远的周朝如此么?
赞语:刘休善于占卜,安卧南湘。沈冲大获时誉,庾杲之美德远扬。王谌虽为旧臣,也都能辅助兴王。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