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陈奉

2020年2月29日 - 典籍名著

当是时,帝所遣中官,无不播虐逞凶者。

陈奉,御马监奉御也。万历八十七年三月命徵大梁店税,兼采兴国州矿洞丹砂及钱厂鼓铸事。奉兼领数使,恣行威虐。每托巡历,鞭策官吏,剽劫行旅。商民恨刺骨,伺奉自武昌抵广陵,聚数千人噪于涂,竞掷瓦石击之。奉走免,遂诬临沂节度使李商畊黄州教头赵文炜、凉州推官华钰、林芝知州高则巽、黄州经历车任重先生等煽乱。帝为逮钰、任重(rèn zhòng卡塔尔国,而谪商畊等官。兴国州奸人漆有光,讦城里人徐鼎等掘唐相王斌甫妻杨氏墓,得白金巨万。腾骧卫百户仇世亨奏之,帝命奉括进内库。奉因毒拷责偿,且悉发境内诸墓。巡按里正王立贤言所掘墓乃元吕文德妻,非林甫妻。奸人讦奏,语多不仇,请罢不治,而停他处开挖,不报。

李戴,字仁夫,延津人。隆庆二年举人。除信阳知县,有惠政。擢户科给事中。河南以军兴故,增民间税。至万历初乱定,戴奏正之。累迁礼科都给事中。出为江苏右参与行政事务,进按察使。张叔大尚名法,四方大吏承风刻核,戴独行之以宽。由江西左布政使擢右副都太师,太守辽宁。岁凶,累请蠲振。入为刑部军机大臣。累进南京户部参知政事,召拜工部都尉,以继母忧去。

湖口税监李道劾降威海府经历樊圃充,又劾逮南康节度使吴宝秀、星子知县吴一元,来临江经略使顾起淹。

八十二年十二月,武昌民变。卢布尔雅那吏部主事吴中明奏言:“奉吓诈官民,僭称千岁。其党至直入民家,奸淫妇女,或掠入税监署中。王生之女、沈生之妻,皆被逼辱。导致士民公愤,万余名甘与奉同死,抚按三司护之数日,仅而得全。而都督支可大,曲为掩盖。天下祸乱,将何所底!”高校士沈一直亦言:“陈奉入楚,始而武昌一变,继之汉口、黄州、阜阳、武昌、宝庆、德安、海口等处,变经十起,几成大乱。立乞撤回,以收楚民之心。”帝皆置不问。

三十一年,吏部里胥蔡国珍罢。廷推代者五个人,戴居末,帝特擢用之。当是时,赵志皋、沈一贯辅政,虽不敢挠部权,然大僚缺人,九卿及科道掌印者咸得自举听上裁,而吏部诸曹郎亦由九卿推举,长史不得自择其属,在外府佐及州县正、佐官则尽用掣签法,部权日轻。戴视事,谨守新令,幸无罪而已。

湖南税监孙朝劾降阳高县知县韩薰。给事中等射程绍以救薰镌一流,给事中李应策等复救之,遂削绍、薰职。提辖魏允贞以阻滞罢去。

奉复令人开谷城矿,不获,胁其库金,为县所逐。武昌兵备佥事冯应京劾奉十大罪,奉随诬奏,降应京杂职。奉又开南漳矿,知县王之翰以静陵近,执不可。奉劾之翰及新乡御史邸宅、推官何栋如,缇骑逮讯,并追逮应京。应素有惠政,民号哭送之。奉又榜列应京罪状于衢。民切齿恨,复相聚围奉署,誓必杀奉。奉走避楚王府,众乃投奉党耿文登等十几个人于江,以太师可大护奉,焚其辕门。事闻,平素及给事中姚文蔚等请撤奉,不报。而御马监监丞李道方监督管理湖口船税,亦奏奉水沮商舟,陆截贩贾,徵三解一,病国剥民。帝始召奉归,而用平素请,革可大职。奉在湖广二年,惨毒备至。及去,金宝财物巨万计,可大惧为民所掠,多与徒卫,导之出疆,楚民无不毒恨者。奉至上海,给事中陈维春、郭如星复极言其罪。帝不怿,降二个人杂职。二十四年始释应京归,之翰卒瘐死。

翌年,京察。编修刘纲、中书舍人丁元荐、瓜亚基尔评事龙起雷尝以言事忤当路,咸置察中,时议颇不直戴。而是时根本未定,皇长子冠婚久稽,戴每倡廷臣直谏。及矿税害剧,戴率九卿言:“陈增开矿湖南,知县吴宗尧逮。李道抽分湖口,节度使吴宝秀等又逮。天下为增、道者何限,有司安所措手足?且今水田和旱地频繁,田里萧耗,重以东征增兵益饷,而西事又见告矣。水深火热,奸宄方窃发,奈何反为发其机,速其变哉!”不报。

吉林税监李凤劾逮乡官通判吴应鸿等。凤与珠池监李敬相仇,巡按李时华恃敬援劾凤。给事中宋一韩言凤乾没三千余万,他宝物称是。吏院长史李戴等言凤酿祸,致潮阳鼓噪,粤中人争欲杀之。帝不问。而敬恶亦不减于凤,采珠七七年,岁得珠近万两。其后珠池盗起,敬乃请罢采。

当奉劾商畊等时,临清民亦噪而逐马堂。马堂者,巴拿马城税监也,兼辖临清。始至,诸亡命从者数百人,白昼手锒铛夺人产,抗者辄以违犯禁令罪之。僮告主者,畀以十之三,中人之家破者大半,远近为罢市。州民万余纵火焚堂署,毙其党叁十八位,皆黥臂诸偷也。事闻,诏捕首恶,株连甚众。有王朝佐者,素仗义,慨然出曰:“首难者,作者也。”临刑,神色不改变。校尉李士登恤其母妻,临清民立祠以祀。后十余年,堂擅往柳州,巡盐里胥徐缙芳劾其九罪,不问。

广东税使毕建华奏调霍州市知县韩薰简僻。戴以内官不当擅举刺,疏争之。湖广陈奉屡奏逮有司,戴等又极论,且言:“奉及辽东高淮擅募劲卒横民间,尤不可不问。”帝亦弗听。已,复偕同列言:“自去夏一月不雨于今,路殣相望,军机章京汪应蛟所奏饥民十五万人。加以频值寇警,屡兴讨伐之师,按丁增调,履亩加租,赋额视三十年前不啻倍之矣。疮痍未起,而采榷之害又生。无论矿税有无,概勒取之民间,此何理也。天下富室无几,奸人肆虐何极。指其屋而恐之曰‘彼有矿’,则家立破矣;‘彼漏税’,则橐立罄矣。持无可究诘之说,用无所顾畏之人,蚩蚩小民,安得不穷且乱也。湖广激变已数告,而近期武昌尤甚。此辈宁不爱性命哉?变亦死,不改变亦死,与其吞声独死,毋宁与对头俱糜。故一发不可遏耳。天子可说是细故耶?”亦不报。

江苏矿监李映辉劾降阳曲县知县袁应春,又劾逮西城兵马戴文龙。

七十年八月,帝有疾,诏罢矿税、释系监犯、录建言谴谪诸臣。越日,帝稍愈,命矿税采榷依然。戴率同官力谏。时释罪、起废二事,犹令阁臣议行,戴即欲疏名上请,而刑部军机大臣萧大亨谓释罪必当奏闻。方具疏上,太仆卿南企仲以二事久稽,劾戴等不可能将顺。帝怒,并停前诏。戴引罪求罢,帝不准。自是请起废者再,率九卿乞停矿税者四,皆不省。稽勋先生赵邦清素刚介,为给事中张凤翔所劾,疑出文选御史邓光祚、验封太师侯执躬意,辨疏侵之。都尉沈正隆、给事中田大益交章劾邦清。邦清愤,尽发光祚、执躬私事。光祚亦腾疏力攻,部中大哄,戴无所裁抑。太师左宗郢、李培遂劾戴范例无状,戴引疾乞去。帝谕留,为贬邦清三秩,允光祚执躬归,群嚣乃息。

浙江矿监潘相激浮梁金昌民变,焚烧厂房。饶州都尉陈奇可谕散之,相反劾逮奇可。相檄新干县勘矿洞,知县李鸿戒邑人敢以食物市者死。相竟日饥渴,惫而归,乃螫鸿,罢其官。

二〇二〇年冬,妖书事起。锦衣官王之桢等与同官周嘉庆有隙,言妖书清仁宗所为,下诏狱穷治。嘉庆帝,戴甥也,比会鞫,戴引避。帝闻而恶之。会王士骐通书事发,下部议。士骐奏辨。帝谓士骐不宜辨,责戴不可能钳属官。戴引罪,而疏纸误用印,复被谯让,罪其司属。戴疏谢,用印还是。帝怒,令致仕,夺上卿以下俸。

横岭矿监王虎以广昌民变,劾降易州知州孙逸仙大学祚。

戴秉铨七年,温然长者,然威望出陆光祖诸人下。赵志皋、沈一向柄政,戴不敢为异,以是久于其位,而铨政益消沉矣。卒赠大将军。

苏、杭织造太监兼管税务孙隆激民变,遍焚诸札委税官家,隆急走青岛免于。

安徽税监高寀荐布政使陈性学,立擢太傅。居闽十余年,广肆毒害。六十八年10月,万众汹汹欲杀寀,寀率甲士二百余名入尚书袁一骥署,露刃劫之,令谕众退。复挟副使李思诚、佥事吕纯如等至私署要盟,始释一骥。复拘同知陈豸于署者久之。事闻,帝召寀还,命出豸,而一骥由此罢。

他若山西张晔、新疆鲁坤、广西丘乘云辈,皆为民害。迨帝崩,始下遗诏罢矿税,撤诸中使还京。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