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澳门新蒲京的官方网站蒙军中央突破――襄樊攻防战

2020年2月8日 - 澳门新蒲京的官方网站

张顺
南宋民兵将领,农民出身,绰号“矮张”。元兵围襄阳五年,京湖制置大使李庭芝督师进援,他与张贵应募为都统,率3000人赴援,于淳熙八年五月,发舟百艘,直奔襄阳,各舟置火枪、火炮、炽炭、巨斧、劲弩。当时元军舟师满布江面,他突破封锁,斩断铁索木桩数百处,转战百余里,黎明抵城下。身中四枪六箭,战死。

一、蒙古军筑城造船、宋军初创
既决意伐宋,途于至元四年,宋威淳三年11月,征诸路大兵,命都元帅阿术
与刘整进攻襄阳。阿术言于忽必烈日:“所领者蒙古兵,若遇山水砦栅,非汉军不可,宜令史枢率汉军协力进征。”从之。阿术驻马虎头山,顾汉东白河口(今襄阳东北白水入汉之口)曰:“若筑垒于此,以断宋粮道,襄阳易图也”。遽城其地。知襄阳吕文焕大惧:遣人以蜡书告其兄知鄂州
文德。文德以为襄樊城池坚深,兵储支十年。来春水发,即可往取之,不以为意。翌年9月刘整又与阿术计曰:“我精兵突骑,所当者破,惟水战不如宋耳!若夺彼
所长,造战船、习水军,则事济矣”!乃造船五千艘,日练水军,虽雨不能出,亦划地为船而习之。得练卒七万。遂筑围城,以逼襄阳。阿术又继筑台于汉水中,与
夹江堡相应。自是宋军援襄者,皆不能进。至元六年正月,蒙古重又括诸路兵,增兵襄阳,遣史天泽与宗王大臣往经画之。天泽汉军名将也,畏兀儿、
波斯、阿拉伯、钦察、阿速等部之人,皆乐为之用。天泽至襄阳,观其形势,见城坚可久守,须断其粮道,乃筑长围起自万山,包百丈山,令南北不相通。又筑岘山虎头山为一字城,聊亘诸堡以立久驻必取之基。3月,阿术自白河率兵开始围樊城,筑城于鹿门山。宋荆湖都统制张世杰将兵拒之,
战于赤滩浦,败绩。宋沿江制置鄙使夏贵,率师再援襄阳,乘春水涨,轻舟载粮至襄阳城下,惧蒙古军掩袭,仅能与守将吕文焕交语而还。及
秋7月大霖雨,汉水溢,夏贵分遗舟师出没于东岸林谷间。阿术谓诸将曰:“此虚形也!不可与战,宜整舟师,以备新拔(蒙古围襄阳,筑十城。此其一在襄阳东南
十里)”。明日夏贵果趋新城。军至虎尾州,为蒙古万户解汝楫等舟师所败,士卒溺汉水死者甚众,战舰五十艘皆没。殿前副都指挥使范文虎复以舟师援贵,进至灌予滩(今襄阳县鹿门山南,汉江西岸),亦为阿术所败,文虎以轻舟遁去。(上引见续通鉴卷百七十九)
12月,知鄂州吕文德以忧卒。文德以许蒙古置榷场为恨,每曰:“误国家者我也!”因疽发背,致仕,是月卒。
二、蒙军断襄樊粮道
威淳六年正月,宋以两淮制置大使兼知扬州李庭芝为京湖制置大使,督师援襄樊。时夏贵范文虎相继大败,恐李庭芝成功。范文虎依贾似道为内援,
书似道曰:“吾将兵数万,入襄阳,一战可平。但愿无使听命于京阃,事成则功归恩相矣。”似道即命文虎由朝廷直接指挥。庭芝屡约进兵,文虎但与妓妾嬖幸宴饮
为乐,以圣旨未至为辞。宋左丞相江万里屡请增兵援襄樊,贾似道不答,万里遂于是月求去?起居即王应麟亦以为言,贾似道欲逐之,应麟以忧去。2月,襄阳出步
骑万余人,兵船百余艘,攻蒙古万山堡,为万户张宏范所败。8月,宋度宗问贾似道曰:“襄阳围已三年,奈何?”对曰:“北兵已退,陛下何由
得此言?”帝曰:“适有女嫔言之。”似道诘其人,诬以他事赐死,由是边事虽日急,无政言者。12月,张宏范书于史天泽曰:“今规取襄阳,周于
围而缓于攻者,计待其自毙也!然夏贵乘江涨,送衣粮入城,我无御之者,而江陵归峡,行旅休卒,道出襄阳,南北相继电。宁有自毙之时乎?若筑万山,以断其
西,立栅灌子滩,以绝其东,则庶几毙之之道也。”史天泽从之,遂筑城于万山,徙张宏范军于鹿门。自是襄樊道绝,而粮不继矣!
三、宋军两度援襄失败
范文虎赴援:是年10月,宋廷诏范文虎总中外诸军救襄樊。明年4月25日戊午,范文虎统率两淮诸军赴援,与阿术
等战于湍滩军败,统制宋胜等百余人,为蒙军所擒。5月,元世祖忽必烈诏东道兵围襄阳,西道宜进兵以牵制之(淮东方面,因宋水军绝对优势,故未
发动)。于是秦蜀行省平章政事赛典赤瞻恩丁率诸将水陆并进;郑鼎出嘉定,汪良臣出重庆,北剌不花出泸州,所至顺流纵,断浮桥,获将卒战舰甚众。6月范文
虎再将殿前司卫卒及两淮舟师十万,进至鹿门,时汉水溢,阿术夹江东西为阵,别令一军趋会舟滩,犯其前锋,诸将顺流鼓噪,文虎军逆战不利,
弃旗鼓钟仗,乘夜遁去,蒙古俘其军,获战舰甲仗不可胜计。7月,襄阳遣将米兴国,攻蒙军百丈水蕾,为阿术所败,进至湍滩,杀伤宋军二千余人。
李庭芝赴援:至元九年3月,元将(去年11月改蒙古国号曰大元)阿术刘整,攻破樊城外郭,守将犹守内城,阿术等增筑重围以困之。5月,襄阳被围已五年,
援兵不得至,吕文焕竭力拒守,幸城中稍有积栗,所乏者盐薪布帛耳,张汉英守樊城,募善泅者,置蜡书于髻,隐积草下,浮水而出。谓鹿门既筑,势须自荆郢救
援,至溢口,元守卒见积草,多钩致,欲为焚衅之用,泅者遂被获。于是荆郢之路亦绝。至是宋廷诏荆湖制置使李庭芝移屯郢州、,将帅悉驻新郢及均州河口,以守要津。庭芝侦知襄阳西北一水曰清泥河,源出均房,即其地造轻舟百艘,以三舟联为一舫,一舟装敏,左右两舟则虚其庄而掩覆之;出重
实募死士,得襄邓山西民兵之骁悍善战者三千人,又求得民兵部辖张顺张贵二人俱智勇,素为诸将所服,使为都统,号张贵曰矮张,张顺曰竹围张。
出令曰:“此行有死而已,汝辈或非本心,宜亟出,毋败吾事”。人人感奋。是时汉水方涨,乘顺流发舟百艘,稍进团山下,又进高头港口,结方阵,各船置火枪
火炮炽炭。巨斧劲弩,夜漏下三刻起碇出江,以红灯为号,贵先登,顺殿之,,迳犯重围,至磨洪滩,元兵布舟蔽江,无隙可入,顺等乘锐断铁攒数
亘,转战百二十里,元兵皆披靡以避其锋。黎明抵襄阳城下,城中久援绝,闻顺等至,勇气百倍,及收军独失顺。越数日,有浮户逆流而上,被甲胄、执弓矢,直抵
浮梁,视之顺也。身中四枪六箭。张贵入襄阳,吕文焕固留共守。
贵恃其骁勇。欲还郢,乃募得死土二人,能伏水中,数日不食。持蜡书赴
郢,求援于花文虎,时元兵增守益密,水路连镇数十里、列撒星椿,虽鱼虾不能过,二人遇椿即锯断之,竟达郢还报。范文虎许发兵五千驻龙尾州(今襄阳东南汉江
中)以助夹击。刻日既定,9月初9日甲子,贵乃别文焕东下,点视所部军,洎登舟,帐前一人亡去,乃有过被挞者。贵惊曰:“吾事泄矣!亟行,或彼未即知”。
复不能衔枚隐迹,乃举炮鼓噪发舟,乘夜顺流断,破围冒进二元兵皆辟易,既出险地,夜半天黑,至小新河,阿术刘整分率战舰邀击,贵以死拒战,沿岸束荻列
炬,火光烛天如白画,至勿林滩,渐近龙尾洲,遥望军船旗帜后撤,贵以为郢兵来会,喜而进,举流星火示之,军船见火即前迎,及势近欲合,则来舟元军也,盖
郢兵前2日以风水惊疑,退屯三十里,而元军得逃卒之报,先据龙尾州,以逸待劳,贵力困,且出不意,与之战,所部杀伤殆尽,贵身被数十创,力不能支,遂被
执,阿术欲降之,贵誓不屉,乃见杀二兀令降卒四人,畀贵尸至襄阳城下曰:“识矮张都统乎?此是也”?守陴者皆哭,城中丧气,文焕斩四卒,以贵附葬顺冢,立
双庙祀之。(续通鉴卷一七九、一八○)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