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

康植简介和故事

2020年2月7日 - 典籍名著

朱元龙(1193—1252),字景云,又字冠之,号厉志。南宋婺州义乌县西门人。历任温州平阳、池州青阳县尉,宗正寺丞、权左司郎官,国史院编修,实录院检讨等职。一生刚直不阿,为官清廉公正,不畏权贵,深得世人赞誉。
家族身世
朱元龙生于绍熙四年。时值南宋晚期,-、政治矛盾突出,社会动荡不安。宋宁宗开禧三年,权相韩侂胄因对金用兵失败而被杀,继任宰相的史弥远一贯采取对金屈服妥协的政策。对当时的-置之不理,把全部精力都集中在如何掠夺人民的财富上面,致使南宋晚期物价飞涨,民生憔悴。到理宗绍定年间(1228—1233),处在求生不得困境中的农民,便在福建、江西等地相继起义。
从父亲朱适之开始,朱家才迁到义乌稠城西门居住。朱元龙兄弟两人,弟弟朱桂发,曾任宋王府主簿,加赠奉政大夫。因为兄弟俩都有出息,父亲朱适之也因子贵赠承议郎。朱元龙的大儿子朱幼学,曾任临安府推官。朱元龙的大侄子朱杰是宋淳祐年间进士,历官秘书少监兼金部侍郎,至朝请大夫告老还乡。朱适之及其兄弟的子孙辈两代中,中举的和当官的计有8人,因此,南宋后期,这个家庭人才济济,是这个家族的鼎盛时期。宋末元初,这一家庭由盛转衰。至于朱适之为何要迁来义乌稠城西门居住,家境如何,已无史料可查。但从朱元龙的曾孙辈开始朱家由盛转衰,开始大迁徙这一态势来推测,朱适之是在原地待不下去时才不得不迁居的。迁居后的朱适之特别重视对下一辈的文化教育,因此朱元龙兄弟俩才有可能从科举考试中脱颖而出,进人官场。
朱元龙年轻时除诵读《四书》、《五经》等科举必考的功课外,还曾拜徐侨为师,以后又跟从四明的袁燮学习。徐侨是义乌本地人,他是一个有才有识的清官,不满现状,正直敢言。在任宋理宗侍讲学士时,曾冒着生命危险,借题发挥劝谏皇帝。袁燮,象山陆氏的门人,有德有才。所以朱元龙吸取了两家学派的长处,并融会贯通,从中学到了做人的道理。
清廉一生
宋宁宗嘉定十六年,朱元龙30岁时,登进士第。以后,曾任温州平阳,池州青阳两县县尉,后又调信州分管选拔读书人工作的校文;又调饶州任司理参军。端平三年,调处州缙云当县令,这一时期,是他功绩卓著的时期,因此不久被提升为干办公事,在诸司粮料院任职。后又被授予宗正寺主簿,升宗正丞并任代理左司郎官,国史院编修,实录院检讨。
朱元龙为官时间虽然只有10年,但他为民做主,实事求是,爱惜人才,不畏权贵,体现了义乌人刚正、勇为的凛然正气,留下了许多佳话。
朱元龙办案一向实事求是,决不冤枉好人。在他任饶州司理参军时,有一个姓程的人,因为坚持某种政见,关在牢里10年还没有判决,按照当时的刑律,当死。朱元龙深入民间,查得程氏的真实案情,认定他是无辜的,经过努力,把他放了出来。德兴县令诬陷董氏把县里的公差淹死了。董氏兄弟5个受到株连都被抓进牢里关了起来,经刑讯逼供,已准备按县里的审讯结果往上报。朱元龙知道此事后,查明他们是冤枉的,就令属下暂时把他们关押在牢里,以待追证。不久,果然在军队中找到了这个公差,兄弟5人才幸免于难。在朱元龙任司理参军的几年中,他所平反的冤假错案比他办的平常案子还要多。为此,朝廷特派官员袁由全力举荐他到朝廷任职,丞相乔行简也想把朱元龙拉到自己身边,都被朱元龙毅然地推辞了。
朱元龙非常爱惜人才。他在信州考核读书人时,提拔了徐元杰为第一名。后来,徐元杰参加省试、殿试,果然都得第一。徐元杰到地方赴任后,也不负众望,深得民心。
朱元龙不畏权贵,坚持按原则办事。他在代理左司郎官的时候,有的京局官(中央机构各部门的官员)凭借权势想为亲友谋个一官半职,朱元龙就斥骂他们:“朝廷的官职是可以凭势力谋取的吗?”宦官陈恂益想谋个节度使,朱元龙就召集属下商议,指出国家大事并非儿戏,应按规章制度办事。认为陈恂益并不适合担任这一高阶。此事传到了皇上那里,于是宰臣传来皇帝的旨意,要朱元龙修改一下规章。朱元龙据理抗争:“我的职务可以罢免,已定的规章是不能改的。”
宋理宗的时候,皇叔皇弟为圩田与老百姓发生诉讼,事关皇家,满朝的文武大臣态度暧昧,唯唯诺诺,生怕得罪了权贵。朱元龙挺身而出,面无惧色的陈述:“按照法律,朝廷的官员不许占有佃民的田产,难道皇上的亲属就可以与百姓争田产吗?”一语既出,满朝愕然。
朱元龙办事遵循自然规律和经济规律,这在封建社会尤为难能可贵。有一年,天大旱,朝廷官员请求皇上到明庆寺去拜佛,祈求上天赐雨。朱元龙说:“在泥菩萨面前叩头号哭,一般的老百姓都不愿做这事,你们难道要我们的皇上干这种事么?”理宗皇帝称赞曰:“元龙好台谏”。
南宋一代,朝廷曾禁止民间的食盐买卖,规定食盐官卖。而官卖的食盐价格高,运盐的船户又都在途中大为奸弊,把大量灰土掺杂盐中,致使民户虽付高价,买到的却是不堪食用的劣质盐。因此,南宋末期民间买卖私盐盛行。朱元龙在朝期间,正是朝廷约束民间买卖私盐的时期,于是朱元龙就写信给执政者,认为朝廷去经营私盐买卖,约束民间的食盐流通,很是不好。他又两次给主管部门写信,说:“如果朝廷再不开放民间的食盐买卖,如果官盐的质量还是一味的这样差下去,那么,无论是朝廷的百官还是平民百姓都将会为吃不到质量好的食盐而痛哭流涕。”
朱元龙的清正、直言,得罪了朝廷的不少官员。绍定年间,史嵩之任刑部侍郎,朱元龙曾弹劾他误杀富民王伦。后来,史嵩之拜相,排斥异己,他痛恨朱元龙的直言,于是让弹劾官弹劾朱元龙,把他赶出京城。嘉熙二年以后,朱元龙任衢州、吉州的知州,淳祐二年卸任后,又调至台州府,因为父亲的去世没有赴任。服丧期满后,又遭到史嵩之的同乡鄞县人郑清之的排挤,郑清之尤其讨厌并且害怕朱元龙的直言,于是朱元龙只得以朝奉大夫告老还乡。
告老还乡后,朱元龙在自己的寓所前,题了一块匾,上
书“厉志斋”。当时有人劝朱元龙说,只要如此如此,就可以让宰相消消气,你就可以重回官场。朱元龙说:“我生是一个全人,死也是一个正鬼,有必要如此吗?”
闲居家中10年后,朱元龙于淳祐十二年谢世,享年59岁。 世人评价
朱元龙的正直敢言,清正廉明,给当时的许多官员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也为世人所赞誉。朱元龙被弹劾出京后,曾经当过弹劾官的古史郭磊卿闻听后,长叹一声道:“朱左司这样的好人都遭到了如此不公的待遇,这个世道可见一斑了。”不久,竟忧愤而死。后学者,元末明初名震域中的文史学家、曾主编《元史》的王袆也曾撰文纪念说:我小时候便听说过前辈的为人,在我的心目中,他是一个严厉的、受人尊敬的人。等我长大后,读到前辈的文章,才真正看到前辈的刚直与浩然正气。他的正直人格,简直是与世间那些虚伪奸诈、欺世盗名者不可同日而语的。
曾任国子祭酒、权兵部尚书的袁甫在《处州缙云县重修鼓楼记》一文中,曾对朱元龙的人品大加赞赏。文章说:“冠之天资耿直,为人正直,不会阿谀奉承。”“缙云这地方地势高低不平,人民较贫闲,赋敛繁重。冠之宽厚待人,勤于政业,广得民心,秉公执法,理顺冤假错案,体恤贫弱百姓,善于以理服人,有一种凛然的正气,有古代良吏的作风。我们为有这样的好官而感到暗自庆幸……”
朱元龙谢世后,王袆与朱元龙的曾孙朱烈把朱元龙生前的文章若干订定编次出版,名为《朱左司集》,王袆为之作序,并有遗稿10卷及《读骚集》问世,可惜这些文稿现都已遗失,无从查考了。
主要参考资料: 《王忠文公集》,[明]澳门新蒲京赌场0044,王袆著,清咸丰刻本
《宋元学案补遗》,[清]黄宗义撰,[清]王梓材、冯云濠辑,清刻本
《蒙斋集》卷十三,袁甫著,钦定四库全书
《中国史纲要》,翦伯赞主编,1983年版
义乌《梅溪朱氏宗谱》,民国己巳重修本

康植(1196—1250),字子厚。南宋婺州义乌县稠岩(今义乌市后宅镇曹村)人。南宋理学家徐侨的高足,为人刚正不阿、直言时事,触怒权臣,险遭死罪。他勤政为民,卒于赴任途中。
康植祖居金华含香。父亲康仲颖,字蕴之,和徐侨有同年之谊,又是淳熙十四年的同科进士,故私交甚厚。康仲颖考中进士后复试中教官,迁居义乌稠岩。南宋庆元二年,康植出生于稠岩。年稍长,正值徐侨讲学于东岩书舍,康植奉父命投师徐侨门下受教三年。康植聪明颖悟、学习刻苦用功,是徐侨颇为得意的门生,与王世杰并称为徐侨的高足。
嘉定七年,康植进士及第,授职奉化县主簿。官阶在县远之下,给知县办理日常公务。
嘉定十七年,宁宗赵扩驾崩,由赵昀接位,于次年改元宝庆,即历史上的理宗。理宗一心求治,很想有所作为。端平元年,召徐侨任职太常少卿,为帝侍讲经筵。康植伴师同行。徐侨在侍讲时说起秦时孝子颜乌事亲至孝,父丧自己负土埋葬,感动天上的乌鸦来衔土相助,以至喙伤。并说忠孝乃治国之本。右丞相乔行简奏请理宗给孝子颜乌立庙。理宗亲赐“永慕庙”匾额一块,命康植携回义乌,并饬义乌知县蒋祀嘉在孝子坟旁择地建造永慕庙,供奉孝子颜乌牌位,永享香火。永慕庙开光以后,康植回京复命,右丞相乔行简有心举荐康植在京任职,康植辞谢而任武安军节度掌书记。
理宗初年,蒙古王窝阔台汗遣使臣王楫南下京、湖,与宋京、湖制置使史嵩之商议协同攻金。许诺成功后把河南之地归宋所有。史嵩之奏报朝廷,廷议均以为机不可失,应从蒙古所请,乘此以雪靖康之耻。理宗命史嵩之回复蒙使,愿出师夹攻金国。谁知金亡之后,理宗虽然献俘太庙,但蒙古却不践前约,反而调兵前来与宋相争。窝阔台汗派兵两路进攻南宋。一路派温不花为将军,连攻蕲、舒、光三州,前锋直指黄州;另一路在阔端率领下攻入武休、兴元、直入阳平关。武安地处战争的前哨。理宗命史嵩之为淮西制置使,进援光州,沿江统制陈靴进驻和州。史嵩之闻知蒙古派将军忒木觫进攻江陵,飞檄孟珙往援。孟珙派部将张顺为先锋,连破蒙古军24寨,救出被掳难民2万余人。温不花进攻黄州,史嵩之又檄孟珙自江陵往援,把温不花击退。连胜两仗,朝野振奋。仗是孟珙率军打的,而功劳却记在史嵩之头上。理宗擢史嵩之参知政事,督视京湖、江西军马,开府鄂州。
史嵩之大权在握,在筹划前哨江防时,迫令征集渔舟。康植反对说:“令征渔舟,渔民无以为生,万万不可。”因此被史嵩之劾奏贬为江陵酒官。康植心中不服,遂奏请奉祠(只发俸禄,不授职权的挂名寺观虚职)。后经刑部尚书赵以夫举荐,任刑工部架阁文字,办理刑部案牍。在任期间,康植请诏释大理寺、三衙、临安府和两浙路、州、县囚徒,囹圄为之一空。未几,迁国子监正、通直郎。
淳祐元年,史弥远去世。按丧礼常规:父死,子应居庐守孝3年。但史嵩之居丧没有几天,就请旨谋求起复。糊涂皇帝理宗颁诏命史嵩之为右丞相兼枢密使。将作监徐元杰上疏乞请理宗收回成命,理宗不从。康植将史嵩之居丧未满阴谋起复之事公诸国子监,引起了太学生黄恺伯等144人-。
理宗览书不理。武学生翁日善等67人,京学生刘时举、王元野等94人又接连上
书。经康植等人的极力反对,终于迫使理宗收回成命,令史嵩之守孝至丧终,并改任杜范为右丞相兼枢密使。
在康植的带领下,以国子监学生为主的反对史嵩之居丧起复虽然取得了胜利,但康植本人却因直言时事与左丞相乔行简意见不合,被贬为广德军通判,协助州军长官处理公务。广德地处安徽东南,为苏、浙、皖三省要冲。山多田少连年旱灾,群众生活贫困。康植劝民广种玉米、栗谷等耐旱作物,收成大为好转。因此被埋宗褒奖进秩一级,擢升为广德知军。后调入大宗正寺任大宗正丞。不久又调任兵部郎官。
在兵部,他掌管的是兵籍。自淳祐纪元之后,京、湖有孟珙,巴、蜀有余玠,淮西有招抚使吕文德,均能安排守备,无懈可击。蒙古兵虽屯留境外,虎视眈眈,却未敢南侵。宋室内外相安无事,康植在兵部也就成了一个闲官。
淳祐四年,康植奉命调任浙西路提点刑狱。浙西路下辖润、苏、常、杭、湖、睦六州,责在主管各州司法、刑狱和监察,兼管农桑。到任不久,巡按吴县,查知平江知府史宅之贪赃枉法,鱼肉百姓,民愤连天,遂上疏劾奏。史宅之和史嵩之是兄弟,终丧起复后史嵩之已任左丞相。
康植上疏曰:
宅之不思掩前人之愆,专务聚敛,以事贡献,是以小忠而成其大不忠也。嵩之不知而使之不智,知而使之不仁。其上罔陛下,又不忠之大者也。群臣明知其罪而不言.,皆道陛下之意,而不敢婴其锋,是逢君之恶,亦不忠之徒也。
理宗览奏大怒,说康植谤毁廷臣,要交大理寺治罪。幸亏右丞相杜范当庭面谏说:“宪臣言事不采纳,反而加罪,还有谁敢向陛下弹劾-污吏呢?”理宗听了,怒气稍平,将史宅之调往隆兴府,调康植提刑福建,知宁国府兼管江南东路提举茶盐、义仓。
康植在巡按苏、湖、常一带时发现土豪劣绅大量兼并土地,贫苦农民流离失所的情况很严重,就下令各州、县推行经界法,抑制土豪劣绅兼并土地,保护广大贫苦农民的利益。经界法的内容是:由县令设经界局,派员往各都、隅清理丈量土地,核实整理地籍。原来土豪劣绅从农民手中兼併了田地,而地籍上依旧挂着农民的名字。因此造成农民无地有税,而土豪劣绅有地却反而无税。绍兴十四年,户部侍郎李椿年就已提出了经界法。设置经界局按图核地以来,时断时续,由于土豪劣绅反对,未能贯彻始终。康植在江南东路推行经界法,在他管辖的范围内抑制了土豪劣绅的土地兼併风。
康植为了保护广大贫苦农民的利益,又奏请免除和籴。和籴是官府强制向农民征购粮食的措施。始自北魏孝明帝,隋、唐承袭下来,至宋更加名目繁多,有“推置”,“对籴”、“结籴”,“寄籴”’“均籴”,“抟籴”,“兑籴”,“括籴”等,比赋税还要苛刻扰民。农民叫苦连天,怨声载道。康植在他管辖的江南东路推行经界法和奏免和籴,都是帮助贫困农民安居乐业、恢复生产的有力措施。
淳祐九年,康植出知吉州。州南永和镇窑民精于制瓷,生产出来的黑、白瓷器被列为贡品。当地有两大窑主,一个是生产黑瓷的建窑主;另一个是生产白瓷的邢窑主。他们为了争夺制瓷用的瓷石经常聚众持械相斗,致使地方不得安宁。康植把两大窑主叫到一起进行调解,在康植的规劝下,两窑主才握手言和,相安无事。
不久,康植调任福建路转运判官兼摄建宁府。冬十月,得知郡邑间有水患,灾民流落街头。他诏令各处出义仓粮食,斟酌水灾的轻重给予贩恤,务在实惠均及,不使灾民因水患而流离失所。并请减免水患的田租。同时又呈请尚书省提领盐务所,增加食盐转运数量,从严缉拿私盐贩子,平抑盐价。由于康植采取了赈水灾、除盐弊等措施,建宁府内虽遭水灾,而人心安定,全力投入抗灾和恢复生产之中。
淳祐十年春,康植调任临安。在上任途中因突发急病而卒于建溪驿(闽江上游南浦溪与祟溪汇合处),享年55岁。宋代理学家王柏称康植“操尚之坚,风力之劲,有文清之遗风”。
主要参考资料: 《续资治通鉴》,[清]毕沅著,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年9月版
《宋史演义》,蔡东藩著,上海文化出版社1983年版
《[嘉庆]义乌县志》,义乌市地方志办公室整理,1997年10月
义乌《曹村曹氏宗谱》

返回目录

返回目录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